揭秘生活中的因果:因果觀念與社會底線

  前兩年,一位同事出了一次輕微車禍,摔倒後昏迷了一會兒。被送到醫院後,兩天花了五、六千元,還什麼名目都沒有。後來拿了片子出來,醫院說是顱骨骨折,需要植入人造顱骨(寫這篇文章時,我再次了解了一下當時的情況),必須當天手術,否則後果自負,讓家屬馬上預交幾萬元手術費用。因為開顱手術風險太大,後遺症很多,於是家屬有點遲疑不決。

  家屬通過另一位同事找到在另一家大醫院當醫生的朋友,那朋友看了一下病人及片子,明顯沒有任何顱骨骨折的跡象,於是建議他轉院。那家醫院說什麼都不答應,換著人來,幾輪軟硬兼施、威脅利誘,就是不願放人。家屬強行轉院後,到朋友的醫院一查,腦震蕩導致短暫休克而已。休息兩天,花了400多元搞定。

  為了個“利”字,腦震蕩也能給人整個開顱,置病人高風險及終身後遺症於不顧,這家醫院真是令人無語。也許有人可以解釋為誤診,但要求轉院時醫院的表演實在是太過赤祼裸,完全置斯文於不顧,讓當事人不能不以惡意推測他們的意圖。

  記得是07年左右,我的一位遠房叔叔是一家醫院的退休醫師,想發揮點余熱,想到我當時所在的城市來開一家診所。我隨他找診所的一段時間裡,算是掀開了黑幕的一角,開了眼界。三、五元錢一瓶的點滴進過來,賣人一百多的事就不細說了,畢竟還是真藥,能治病——雖然患者多花費了點。舉一個例子,有一個不懂醫術的女人開了一家診所,請了一位醫生坐診。但那位醫生不懂婦產科,所以不會做人流等婦科治療。這個老板哪裡能讓到手的錢不掙的?自己挽上袖子就上了,給人做人流,全然不懂或不顧這個手術的高風險。因為只是以前見過,所以她根本就做不干淨。做完手術後需要打消炎藥,她給人打的是葡萄糖水,一點消炎藥都沒加——連幾角錢進的抗菌素都不給人下一點。那女孩子就算過了這關,幾乎可以肯定是終身不孕了。為了那麼一點蠅頭小利,毀了人家一生。她洋洋得意地描述這件事時,我當時忽然覺得她那風韻猶存的臉變得如此邪惡與猙獰,也深為那些在社會底層掙扎的女孩子痛心。她們因為沒錢,只能去小診所,一不小心就踏進陷阱,毀了一生。而且毀得不明不白,至死都不可能知道,起因是診所的黑心老板為了多掙區區幾元錢的蠅頭小利。

  也是07年那次,與我叔到一家小醫院談事,正好趕上醫院的老板訓斥手下的一位醫生。因為認為我們是業內人,所以老板沒有避諱我們。那位老板問婦產科醫生做一次人流能收入多少錢,那位醫生遲遲疑疑地說低的四五百,高的七八百。老板立即翻臉,開始罵人,說某某某做一個人流手術,想出辦法收人六千多,人家還高高興興地感謝她。

  還有對那些長期鋪天蓋地做廣告的醫院,我建議慎重著點,你想想那麼高昂的廣告費用從何而來?我知道不少這類的黑幕。我們在找診所的過程中,諸如此類的事見得很多。

  現在的社會,類似的黑幕比比皆是,曝光出來的僅僅是冰山一角。走到菜市場,有幾樣放心食品?都是為了一點點蠅頭微利,置萬萬千千人的生命健康於不顧。看到新新鮮鮮的干魚一個蒼蠅都不招,十有八九是加了農藥當防蟲劑,前幾年就不止一次曝光這類事。青菜葉子上一個蟲眼都沒有,恐怕也是打多了農藥的結果。西紅柿的頭兒尖尖的,那是打了激素的,很多人的各種器質性的病變就是這樣吃出來的。紫砂鍋裡根本沒紫砂,是黃土加工業原料的,用久之後有沒有危害,只有天知道。電視購物中,許多產品假得實在憨態可掬,電視台為了利益,照播不誤。就在上星期,酒吧裡的洋酒將我朋友一桌子的人全部送進了醫院,因為原料用的是工業酒精。賣幾百元一瓶的假洋酒,做假至少也應當用食用酒精吧?當然也可以理解他們,因為一瓶酒下來,用工業酒精至少便宜好幾分錢。

  以前的絕大部分人都相信因果,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做事多少有點忌憚。現在缺失了這根底線,靠制度、靠人去監督,幾乎沒有達到預計目的的可能性。以子女教育為例,你們兩口子,加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老師、班干部都在監督著你那寶貝兒子,可這小祖宗給你闖的禍還少嗎?就在你眼皮底下,他都隨時有可能給你整點事出來。妻子一對一地死死盯著老公,可只要他有那個賊心,一不留神就會在外面偷了腥。這說明起作用的不單是監督,更重要的是出於自覺。一對一的盡心盡力的監督尚且如此,有哪個政府能做到一對一或幾對一的監督?經常有人說西方國家社會的穩定與富裕源於制度監督,恐怕失之偏頗。法制監督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人心的約束。請問那些文明國家,哪一個不是宗教盛行的國度?姑且不論這種宗教如何,但其對社會人心的約束力卻是不可否定的。

  經常有人很反感別人談因果,說自己的行善是源於道德感。當然,我相信你的道德感,也很敬重你的道德感。但憑你的道德感就可以代替整個社會的約束力嗎?那個診所的老板娘的道德感又在哪裡?那個將腦震蕩整成開顱的醫院的道德感又在哪裡?那些往干魚裡加農藥的人的道德感又在哪裡?這些人若是相信一點因果,至少會有所忌憚。因果觀念的缺失對社會是利是弊,不言自明。

  道德感是條靠不住的線,面對現實情況,壓力、機會、合理化的想法就能讓這根線隨時降低,隨時消失。現在社會上,挑戰社會底線的人越來越多,將其合理化的人更多。網上鋪天蓋地的誨淫誨盜的帖子,各種媒體錯誤的理念宣揚,就是在強化別人挑戰底線的合理化理由。前幾年雲大的馬加爵殺死幾位無辜大學生的報道一出來,網上不乏同情與支持,馬加爵一時俨然成了反抗命運的英雄,全然不顧及逝者家屬徹心徹肺的傷痛與絕望。這些帖子,都是在為殺害無辜者找合理化理由。受此觀念影響的人,以後只要不爽,就可以隨時制造任何恐怖事件,禍及無辜。由此引發的種種惡業,該不該也由在網上推波助瀾、煽風點火的你承擔一部分?資訊社會,積福易,造惡亦易。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