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曾文教授:佛教戒律與道德

佛教戒律與道德
       
五戒雖是為佛教在家信徒制定的,但實際也包含在出家比丘、比丘尼的具足戒中,也包含在大乘戒的“十重戒”之中。因此可以說五戒是一切佛教信徒的戒條,也是他們用以指導自己行為的道德規范。在佛教中國化的過程中,佛教學者將五戒比附於儒家的五常――仁、義、禮、智、信,正是看到它們內涵中所具有的道德意義。他們有意將佛教的五戒、十善與儒家的倫理會通和融合,從而擴大了傳統的五戒與十善的內涵,這有利於佛教向社會各階層傳播,擴大佛教對民眾的影響。

一、 佛教戒律與道德
戒,梵文Sila的意譯,音譯為屍羅,意為慣行,轉為行為、習慣。雖然“戒通善惡”,但在一般的情況下,多從善的意義對“戒”進行解釋,所以在有場合也譯道德、性善、虔敬等。《大智度論》卷十三記載:“好行善道,不自放逸,是名屍羅。或受戒行善,或不受戒行善,皆名屍羅。”

釋迦牟尼創立佛教之後,隨著弟子和信徒的不斷增加,為了協調教團內部僧眾之間、僧俗信徒之間的關系,以及協調教團與社會民眾之間的關系,並且為了適應傳教的需要,除從教義方面提出引導弟子和信徒修行的目標、理論和理念外,還針對教團內部發生的問題陸續制定了許多制約他們行為的規矩、規范和禁條,佛教稱之為禁戒、戒條或學處,用以防非止惡。在釋迦牟尼去世之後,佛教在傳播發展過程中對戒律又有所發展,然而任何戒條仍然是以佛的名義制定的。根據僧(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俗(男居士、女居士)信徒不同的情況,制定有五戒、八戒、十戒和具足戒等。這些戒規除散見於諸部《阿含經》之外,在部派佛教時期編集成書的所謂小乘戒律《摩诃僧祇律》、《四分律》、《十誦律》、《五分律》等書之中,系統地記載了從原始佛教以來不斷增補形成的佛教戒律,雖然戒律來自不同部派的傳承,戒條多寡也不一樣,然而它們的基本內容是一致的。在公元前後大乘佛教產生之後,又相繼產生了大乘戒律,相關經典中著名的有《梵網經》、《瑜伽師地論•菩薩戒品》等,在一般情況下與前述小乘戒律是相輔並行的。
從佛教戒律的內容可以看出,佛教制定戒律主要有以下兩種情況:

一是從當時社會通行的道德乃至法律條規中選擇適用於自己的內容,使之成為佛教的戒條,例如僧俗信徒共同的戒條“不殺生”中包含的“不殺人”的內容和“不偷盜”,實際是取自任何國家法律中都有的條款;而“不妄語”(不說謊話)及在家信徒的“不邪淫”(不發生不正當的性關系)等戒條,實際是取自社會公德的行為規范。佛教將這類戒規稱之為“性戒”,亦稱“性重戒”,意為對重罪的禁戒。

另一種情況是佛教為了貫徹自己的教義主張,維護教團正常的存在和發展,從佛教教義中引伸制定出一些戒條,例如五戒中的不飲酒,八戒、十戒中都有的不塗飾香鬘,不睡不坐高廣大床、不觀看歌舞、不非時(過正午)食,十戒中的不畜金銀寶戒,以及比丘、比丘尼具足戒、大乘戒中的大量限制衣物過量,禁止語言和行為不檢點等的戒條,都是為了貫徹佛教的“少欲知足”,斷除貪愛等欲望和清淨修行的教義,以利於引導教徒達到擺脫生死煩惱的目的而制定的。這些禁戒與前述“性戒”相對,被稱為“遮戒”,也稱“息世譏嫌戒”,是對輕罪的戒條,為的是防止世人的譏諷批評。


二、五戒、十善及其現代诠釋
在佛教的戒律中最具有道德色彩的是五戒和作為佛教道德觀念的十善。從二者關系來說,十善不僅大致包含了五戒的內容,而且應當說它也是五戒的基礎,具有比五戒更深廣的內涵。在《阿含經》等很多佛經中都有關於十善的說明,特別是隋瞿昙法智譯《業報差別經》、唐實叉難陀譯《十善業道經》有比較集中的論述。關於五戒與十善的關系,請看下表:
十 善 五 戒
不殺生 不殺生
不偷盜 三身善業 不偷盜
不邪淫 不邪淫
不妄語 不妄語
不兩舌(不挑撥是非)
不惡口(不罵人、說人壞話) 四口善業
不绮語(不花言巧語)
不貪欲
不嗔恚 三意善業
不邪見(不違背佛教的教理)
不飲酒

十善中的三意善業――不貪欲、不嗔恚、不邪見,是對治佛教所說的造成人生輪回生死的根本煩惱――貪、嗔、癡的,應當說既是佛教所追求的精神目標,也是佛教道德的總觀念,是一切戒律得以制定的總出發點。這三點自然體現在一切戒條和五戒之中。其三身善業與五戒的前三戒全同。十善的四口善業――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绮語是從不同的角度禁止用語言表達欺騙人、傷害人、擾亂社會環境和人際關系的內容的。五戒中雖只有“不妄語”,但其內容是可以涵蓋其它三口業的。至於五戒中的不飲酒,嚴格說來不屬於道德的規范,是佛教關於禁止飲酒的規定。因為飲酒能夠使人精神麻醉,失去自我約制,做出違犯戒律,違背道德的行為,所以也要嚴加禁止。

五戒雖是為佛教在家信徒制定的,但實際也包含在出家比丘、比丘尼的具足戒中,也包含在大乘戒的“十重戒”之中。因此可以說五戒是一切佛教信徒的戒條,也是他們用以指導自己行為的道德規范。在佛教中國化的過程中,佛教學者將五戒比附於儒家的五常――仁、義、禮、智、信,正是看到它們內涵中所具有的道德意義。他們有意將佛教的五戒、十善與儒家的倫理會通和融合,從而擴大了傳統的五戒與十善的內涵,這有利於佛教向社會各階層傳播,擴大佛教對民眾的影響。

在當今世界,人類社會面臨種種問題。然而在高度發展工農業和科技的同時必須提高人們自身的文化修養和道德素質的問題,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的人共識。在這裡我只是想說,應當發揮宗教在提高人們的道德修養和道德情操中的作用。宗教具有歷史悠久的為信徒熟悉的道德說教,完全可以適應時代的特點對這些道德作出新的解釋,以便於為現代人接受,推進人類文明健康發展。

佛教道德如何適應現代社會,為現代社會做出新的貢獻?我想不妨從五戒、十善的闡釋和現代诠釋開始,然後向信徒、社會廣大民眾宣傳和普及。例如:五戒的不殺生,不僅包含不殺人的意義,也要愛護動物,並且提倡仁慈之心,做到尊重生命,愛護世界上的各個國家和民族的民眾,反對民族歧視和迫害,制止戰爭,維護和平;不偷盜,不僅意味著不偷盜別人的東西,也不用不正當手段騙取別人的財物,並且反對強國以不公正的貿易乃至其它強制手段掠奪貧弱國家的財富,致力建立公正的國際政治經濟的新秩序;不邪淫,不只是禁止個人發生非正當的兩性關系,也應當制止各種危害婦女、兒童和青年的色情買賣的丑惡現象;不妄語,不僅包含個人之間不說謊話,不進行欺騙,提倡人際之間的誠信關系,而且也應反對國際間制造謊言,以訛詐和恐嚇的手段達到政治企圖的做法;不飲酒,對於一般人是提倡適量飲酒,並且提倡節制吸煙,還要制止危害公眾衛生健康的污染、公害和販毒吸毒的現象。至於十善中的不貪、不嗔、不邪見,包含方面廣泛,可以與現代社會的提倡的“公正無私”、“服務於社會大眾”、“寬容”、“謙和”、“追求與堅持真理”等加以會通,在不同場合廣加宣傳和提倡,對於建設現代社會的道德文明是十分有利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