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殺生現報錄(二)


 2007/5/5    熱度:11386    下載DOC文檔    

赤蛇識盜
有個姓方的,從京城考試回來,在路上雇來一個僕人,剛剛到家。母親劉老太太夜裡夢見一條赤練蛇,學作人語,說道:“我長年住在深洞裡,很感激您這位太夫人的慈愛,滾湯熱水從來不潑到地上;一些小毛蟲類、來來往往都不受害,都感戴你不好殺生的恩德。今天,您家的相公,在從京城回家的路上,雇來的僕人,可不是個好人呀,他實是個大強盜。以後,您家一定要受他害的。五天後,僕人的父親要來您家探看僕人。您要把這僕人還給他父親,來斷絕以後的禍患。”方的母親劉老太嚇醒了,沒與任何人說這件事。過了五天,僕人的父親真的來到方家。劉老太因此和兒子說出了在夢中赤練蛇告訴她的那番話。於是,劉老太給僕人的父親二兩銀子,打發僕人去了。這個僕人離開方家後約半年左右,鄰近的縣城發生了強盜大案。那個僕人父子是同夥,都被斬首在市上了。方家沒受任何牽連的害處。

虎避仁人
常熱有個催索官糧的差役,到農村去要糧,住在一個旅館裡,聽到鄰居有個老太太的口音,囑咐她的兒女們說:“明天主人要殺我煮了給差官吃。我死後,你們都要小心,不要在門檻的裡頭外邊停留:主人的腳下不可以去呀!”第二天,那個差按家催索官糧,正碰到鄰居給他做飯,將要烹殺母雞請他,一群小雞叫的很悲哀。差役心被感動,制止了這件事,說道:“不要殺母雞了,和那一群小雞都交給我放生吧。我替你繳納官糧。”那家高興地把母雞和一群小雞都交給他了。這個差役在這件事上很受感觸,於是到“三峰寺”去出家;寺裡的當家和尚說:“你真的誠心剃發出家,必須要求本寺裡的所有和尚斷絕伙食三天,才能留下你。”差役聽了,向年有的和尚懇切要求,答應這件事,和尚們看他很誠心,就答應了。三天已到,差役到門外去取“火種”,好燒柴做飯。忽然碰上一只凶猛的老虎擋住了門,出晃去了,和尚們都埋怨他,差役說;“大家已經為了我出家。忍餓了三天,今天我寧可被虎吃了,也得出外取“火種”,於是走出了門,那虎竟沒有加害於他。差役出家後很用功,悟了佛法。

雞衛恩主
衢州地方鄉鎮的一個差役到鄉間督促錢糧。有一個農民窮得沒法給差役准備飯菜。打算殺正在孵蛋的母雞做菜。差役恍惚中,見到桑樹下邊有個穿黃衣裳的人,向他請求饒命,還說:“我死了倒不可憐;可憐的是我的兒女們還沒出世。”差役很驚訝而又不忍心,詳細地一看,屋子傍邊有個母雞正在孵蛋。那家的人要過來捉雞,被差役制止住了。過一時期,差役又來到那家來了,那只母雞領著一群小雞蹦蹦跳跳地來到差役前面表示既高興又謝意,差役離開他家,走到幾百步遠的地方,有只老虎來了。這時,忽然有只雞飛來,撲向虎眼,虎不能張目,差役得免被虎傷。從這以後,這一村人沒有吃雞的。

止殺免橫死
嘉善有個姓孔的到一親戚家,親戚留他吃飯。將要殺雞給他吃,這個姓孔的極力勸阻;親戚不聽勸,他急著說:“這已立誓戒殺放生,絕不吃雞”這才勸止住了。
這天晚上,他住在親戚家裡,他家白天正在搗米,夜裡把大石杵懸掛在朽爛的屋梁上。他正睡在下邊。夜裡一更多了,他在夢中忽然看到有只雞來啄他的頭,拂去又來。這樣驅了好幾次,還沒有停止。他受不了雞的干擾。於是就點火驅雞。剛離開臥席,,那個大石杵掉了下來,落在他放腦袋的枕上。他於是明白了雞來報恩,經常用這件事勸告人,人萬不要殺生。

悍僕就刑
吳江的南倉橋有個世世代代當大官姓沈的,家裡有很多收租船。這家的主人命令僕人們坐船到鄉下去要租糧。有個安徽的商人順路搭船。商人看到岸上有個屠夫捆綁一條狗將要殺,就打開了皮箱,拿出銀子,買了這條狗放生了。可是在開箱取銀時。皮箱裡的銀子都被僕人們看到了。僕人們於是就把商人捆綁了起來,裝入放租谷用的大麻袋,扔進河裡。然後,這條船一直就開走了。可是放了的那條狗,在河岸上先發出痛苦的叫聲,然後退宿數十步遠,一縱身跳進了河的中間,鑽入水裡,用嘴銜住那條大麻袋,向岸邊拖,再跑向岸邊喘息。這樣來回好幾次。麻袋漸漸接近河岸。往來船上的人們,看到非常驚訝,有的用長搞一探索便知道麻袋裡有人,即打撈上來,打開麻袋,倒了水人漸漸活了。麻袋上有“沈府”兩個字。人們都知道是當大官的沈家的東西。大家就帶著商人領著狗拿著麻袋交給了沈府。主人一看這件慘事。命令家人把商人和狗以麻袋都隱藏到秘密的屋子裡去。等著所有收租谷的船都回來,一查點麻袋,唯有一條船少了一條麻袋,主人命令家人把院門關閉了,叫商人和狗都出來露面。共同圖謀搶銀子的那條船上的六個僕人,一看商人和狗,都認罪了。於是沈府把這件事向官府報案。經官府審明判決。把六個僕人判刑了。

海龜助戰
武昌的熊元乘,考上了功名之後當上“兵備道”的武官,被調到蘇州防御日寇的侵擾。有個大海龜隨著潮水游到了海口岸邊,擱淺在沙灘上。姓楊的總戒官看到了,便捉住了這個大龜放在“天妃宮”裡要殺它。這時熊元乘經過這裡看見大龜口吐雲氣,感覺很奇怪,說道:“這是神物呀,怎能殺呢!”就勸告楊總戒這位大將把它送到海口,放到水裡去。不過,從蘇州“天妃宮”到海口,相距四十裡,而熊元乘一定要親自把大龜送去。那楊總也欣然同意了放生,於是楊總到船上擺設了酒席,與元乘同船共往送龜。兩個人都看在把大龜放進水裡時,那龜悠然自得地游進水裡去了。這時,海上的風大大地刮起來了,浪頭掀起很高。那大龜出沒在水裡,有好幾次還回頭來向楊、熊二人表現著朝拜的答謝姿態。

犬救大災
桐鄉的烏鎮有個人,家中飼養一條狗。這條狗可真奇怪,每到夜裡,從河北游到河南的一家去守夜。有一天,主人把狗叫到跟前,斥責它說:“我飼養你。你卻給別人家去守夜、看院;明天,我一定要找殺狗的人來,把你賣給他殺了”這天夜裡,主人夢見狗對他說::“我曾經欠河南那家的錢。所以我每天夜裡必過河到那家去守夜,用這個勞役來還人家的錢。現在我僅僅還欠十三吊錢,還完就不渡河去了。到那時,我一定報答主人的恩德。”第二天主人把那條狗叫到跟前,把串好了的十三吊錢拴在狗脖子上說道:“昨天夢裡,你向我說了那番話。現在你到河南的那家還債去,免得你每夜過河了。”那條狗低下了頭,接受了主人的訓告。於是用嘴銜著銅錢過到河的南岸,到了那家,把十三吊錢扔下,就回到北岸主人家來了,從此再也不去了。
不多時,主人去探看女兒,喝醉了酒,深夜才回家,搖搖晃晃地摔倒在魚池裡,那條狗得知趕來,立即號叫,還銜著主人的衣服,拖到魚池的岸上;然後跑到主人家的門前,用頭撞門。女主人驚醒起來,開門看見狗在池邊跑來跑去,就像用手指引著一樣。女主人提著燈籠沿著狗跑的方向,仔細地一看,她的丈夫還醉倒在池邊沒有醒。於是攙扶著丈夫回到家裡,丈夫醒後,才對妻子說了那條狗還債的故事。丈夫說前些日子,夜夢咱家那條狗說,要報答我對它的大恩,這就是它報答我的大恩呀。又過了好幾個月,主人家不注意失火了。全家人都睡得很香甜,可是那條狗又用頭撞門了,一邊撞一邊狂叫。夫婦倆都驚醒了,起來一看灶門前起火了,眼看就要燒到屋頂,急救才滅。主人從這兩件事情以後,很好地飼養那條狗,一直到它死,還用棺材來埋葬它。這是清代康熙年間的實事。


絕宗再續
江西人汪君弼,平常是不殺生的,但是宴請客人時,經常要殺生做菜,這和不守不殺生戒一樣。一夜裡,他夢見灶神告訴他說:“你殺生太多了。你的兒子要遭到橫死,斷絕香煙!”可是汪君弼沒有因灶神的告誡而停止殺業。不多時,強盜撞入他家裡。殺死了他的兒子。君弼非常悲痛而又感到後悔。於是咬破了手指,對天明誓“永遠不教活物進廚房(不殺生做菜,待客)。”還買動物放生。救活了無數生靈。他五十多歲時生了一個兒子,七十多歲又添了一個孫子


存女育兒
休寧的胡應全又名德昌,小時候死了父親,對守節的母親很孝敬,待奉得非常周到。更一向禮敬三寶,喜好放生。在松江的三團鎮做生意。到了四十歲還沒有兒子,只生了五個女孩,有人勸他,生女孩就用水淹死,他沒有這樣做,一夜,他做夢到城隍廟去,看到城隍神穿便服,坐廟裡,便跪下禮拜。城惶神站起來,扶起他,讓他坐下說:“你本來沒有兒子,因為你放生積累了功德,還好做善事。現在有個姓陶的第七子有善根,給你當兒子。”醒了,正是初一的早晨,他到廟上去焚香,看見廟中坐著的神像和夢中所見的一樣,過了三天,妻子程氏也得了個奇怪的徵兆,於是,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叫繼陶。



放生脫癡
有位很有錢的人,生了一個兒子,很蠢笨,和癡子沒有什麼兩樣。這富翁很發愁,一天有個道人到他家來他齋,用手摩了摩傻孩子的頭頂,說:“乖乖好一副相貌。可惜這孩子前生殺業太重,不開竅呀。”這位富翁聽了這話,吃一驚,心想:從現在起,要戒殺放生,消除孩子過去殺業,或可是使孩子聰明起來。因此規定,活生生的動物不許拿進廚房(不殺生)。有一次,他到外邊去,見到乞丐手提一條花蛇叫賣。他身邊沒帶錢,就勸請一個綢緞鋪的熟人,買了花蛇放生了。這天夜裡,富翁夢見一個穿花衣裳的人前來道謝,說:“蒙你救命,特意來您家,幫助您的公子念書,成就功名。”以後富翁的那個傻兒子忽然間從口裡吐出好幾斗的黑水,從此,非常聰明了。入場考試,列名第一。

感動大士
五代的時候,有個永明延壽禅師,是丹陽人。未出家前,當余杭縣的小官吏,把庫裡的錢,差不多都用在買物放生上了。司法官審問他,他說僅僅用在放生上罷了。於是,司法官把他判為”監守自盜”(偷盜自已所管的東西)的罪名,應當處死刑.當時吳越王,錢信佛,知道他喜好放生.命令執行死刑的人,看他的面色和聽他說些什麼話,然後告訴我.到了要執行死刑時,壽禅師一點也沒有愁苦,而且還對著觀眾說:"我救活了億萬條生命,今天我被處死,一直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很快樂的事嗎?”吳越王知道了,就命令執刑的人,把他釋放了。壽禅師於是出家做和尚了,夜夢觀世音菩薩用甘露灌入他嘴裡;從此,智慧一天比一天增長。他著有《宗鏡錄》、《萬善同歸》等書,好幾百卷。他住在永明寺,活到九十八歲,朝西坐著往生了。


暴怒傷子
四川的李紹,最愛吃狗肉,殺了好幾百條狗。後來,得以一條黑狗,疼愛沒殺,飼養起來了。一天,李紹在外邊喝了大醉,夜裡搖搖晃晃回到家裡。剛到院門,那條黑狗沖著他狂嚎起來。李紹便大怒,拿起斧頭向狗擲去,正巧兒子從門裡向外走出來,斧頭正好砍在兒子的腦袋上死了。全家人都驚怕,急急忙忙地去捉狗,可是不知這條黑狗跑到那裡去了。後來李紹不知怎的得了怪病,專作狗叫,不久死了。

罪重成豬
余姚有一家人家,世世代代殺豬,這家有個兒子殺豬更是能手,娶的妻子多年沒生兒子。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漸漸肥胖起來。脖子也天天縮短,兩只眼睛也都陷進去了,完全象個豬形。他得了傷寒病,時時刻刻作豬的吼叫,完全象個豬形。爬到江橋上,大叫三聲,投進了水裡,隨著水流走了,連屍體也沒找到。

母子尋仇
做了虔州司馬官的楊舜臣對他屬下的官員劉知元說:“買肉吃,必須吃懷胎的畜生肉,因為又肥又嫩又脆,其它瘦畜生的肉不好吃。”於是,知元揀選懷孕的牛、豬、羊、驢等來殺。剖開肚子,胎還在顫動(多殘忍!),很長時間胎才死了。不多日,舜臣有個傭人死了,可是心胸還溫暖,到了第七天又活了,說;“我看到一頭水牛,小牛跟在後邊,見到閻王便說:“我懷胎剛五個月,我們母子不明不白地被殺了。”不一會兒,又看到豬、羊、驢等都帶著小豬、小羊、小驢來控告。”看到劉知元所寫的供狀,牽邊到我家的司馬,都要受到處分的了。三天之後,劉知元死了;又過五天楊舜臣也死了。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转载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