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顯靈,從死神手中返回人間


 2016/8/9    熱度:2881    下載DOC文檔    

  早就想將此事寫出來,顧忌到二子的感受沒有動筆。昨日大家聚會,她主動要求我寫出來,讓這個真實的事例能有益於見聞者,度化到更多的有緣人。至此也讓我深深體會到,佛度有緣人,她有此善念,說明她與佛菩薩定有深緣,在危難之際觀世音菩薩顯靈,是必然的了。

  茫茫人海,滾滾紅塵,無不是緣,無不是業。真的是無緣者不來,無緣者不聚。話說近期所遇一事,驚心動魄,事隔數日之後,哪怕稍微再次回想,還會頓感渾身顫栗,一種後怕、一種對生死無常的切身體會,依舊會油然而生。為了讓見者能明了菩薩之威德,先說說事情的緣起,後說詳情。

  因為愛好也為強身健體之故,與夫人經常去一個小廣場跳休閒舞。時間長了,在一起玩的人都成為名符其實的舞友。有一小我們很多歲的程姓舞友,名玉鋼,很男性化的名字,我們只是習慣性地稱其小名:“二子”,時間長了,口順耳熟,總是二子二子的叫著。或許是我們先學舞,而且二子經常請教我的原故,二子總是客氣地叫我“師傅”。

  2013年夏天,舞間休息時,二子與我聊天,因為我與旁邊的人說起放生的事情,二子告訴我一件她自己的往事。說是多年之前,她與幾個朋友相約去九華山拜佛,雖去拜佛,對佛法只是懵懵懂懂,並不解佛法之宏大與深遠。只是見廟就進,見佛就拜。在一間並不大的小廟,許多拜佛的人在佛像前陸續虔誠而過,二子被一僧人攔下,非常鄭重的告訴她:“你與觀世音菩薩有很深的因緣。”,並當場無償送她一掛件作為禮物,希望她經常攜帶不要離身。令同行的朋友甚為羨慕,朋友慫恿她再要一條,僧人不無神奇地答道:“此物只送有緣之人”。她問我此是何故,答:“你與觀世音菩薩有宿世的善緣,是好事。以後你會體驗到菩薩的威德之力”。

  僅過數月,在12月29日,幾個舞友在本地一家鵝館聚會,聚會的人中也有“二子”,並且就她年齡最小。當時歌星費翔正在本地演出,席間二子手舞足蹈模仿歌迷呼叫,甚是熱鬧,其快樂之情仿佛是個熱情而又調皮的孩子。僅僅幾分鐘之後,我看見她打個哈欠(打哈欠,是個顯著的症狀,一些老年人會說這種現象是撞著鬼了或者是鬼上身了),突然不說話了。

  很能喝酒的她,那天並沒有過量,我感覺異常,就端起酒杯,向她敬酒。她臉色突然變白用顫微微的聲音說:“我要回家”。我當即體感到一種非常不好的氣息,也許是長期食素,很久前就練過氣功的原故,體感比較靈敏。二子晃晃悠悠從座位上站起來了,夫人即攙扶她。她剛剛繞過我座後,身體一個擰轉,即癱軟在地,臉色剎那間從一貫性的紅潤,突然變得剎白,更為令人恐懼的是,臉色瞬間開始出現鐵青之色,口唇已經發紫。旁邊的幾個朋友,全都嚇慌了,大家手忙腳亂之間,劉女士提示我趕緊打“120”,一切異常看來是有備而來,“120”打不通。夫人用極度恐懼之聲呼叫我,我一看二子已經近於停止呼吸了。我趕緊死掐她的人中,顫抖的從身上摸索出應急用的“救心丸”,這個藥瓶已經扔家裡許多天了,這天出於習慣將它裝進口袋。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如此做了,也許這是天意,也許是命中注定我這個“師傅”要履行"師傅”之職。

  旁邊的稽平、陳平一邊掐合谷,一邊用手硬是將二子咬得緊緊的牙掰開,將“救心丸”塞進一粒,平時孱弱的幾個女舞友,在那個極為關鍵的時刻,用超乎尋常的勇氣去拯救一個小朋友、一個小妹妹的寶貴生命。但是仍然沒有效果,二子臉色依舊鐵青,見過許多生死場景的我,此時真真體會到死神的存在了,死神似乎就站在我們的身邊,用冷漠的眼光在戲弄著我們。更叫人膽顫的是二子臉部開始發涼,口中已經接近沒有呼吸了。情形異常窘迫,緊急之中,我自己都感覺自己的呼叫聲有“顫音”了,並且腿不由自主有發抖的感覺。

  真正令我感覺恐懼的是同時參加聚會的二子的小姑子唐曉燕,在現場帶著哭聲告訴我:二子的母親就是因為心髒病突發而離開了人世。各種可能如同電影般瞬間閃現在眼前,或許是出於自私,也或是出於責任,我真得擔心如果出現那種最壞結果,我們如何面對她的親人,如何面對社會輿論呢?有誰會相信一個並沒有過多飲酒的人突然離開人世是正常的呢?我始終在掐二子人中的手也開始出現顫抖,既是用勁過猛,也有莫名的恐懼的因素。

  就在我感覺到手下二子之臉已經完全變涼如同冰冷的木頭的時候,情急之中突然間一段經文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我再次使勁掐二子的人中,並在她耳邊大聲疾呼:“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然後是疾呼“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

  神奇一幕,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了,觀世音菩薩似乎聽見了我的呼救聲。只見二子發紫的口唇瞬間變紅了,青紫的臉色如同變戲法似的紅潤了。她慢慢站了起來。近二十分鐘後,救護車才姗姗而來,指望他們護人天命,履行什麼救死扶傷職責,做夢吧。此時的二子竟然不需要別人攙扶,自己走上了車。神奇不?真的神奇!真的很神奇!事後幾個在場的女士分別告訴我:“感受到現場有一種真正的生離死別的氣息”、“有陰森森的感覺”、“有發冷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老人們常說的“撞邪”“撞鬼”)。

  在救護車載著二子及護送朋友離去的時候,我與夫人急匆匆地趕回家,取了幾千塊錢迅即趕到醫院。再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紅光滿面地在CT室外的長椅上躺在一個朋友身上,只是稍微顯得疲憊倦怠。幾個聚會的朋友都陪伴在她的身旁,體現出一種家庭的溫暖,情如姐妹。短短一小時,她經歷了一次從生到死,再從死神手中返回人間,從死亡的邊緣上被硬生生再拉了回來。眼前的情景讓我感覺到緊張、恐懼之後的放松,眼角甚至出現了濕意。我從頸上摘下帶有自己體溫的不銹鋼《楞嚴咒》掛件,像兄長一樣將它戴在二子的脖子上。祈祝她從此平安,遠離一切苦難。

  也許有朋友會問,彼時飄過你腦海的經文是什麼內容?是《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其第二十八中有文曰:“佛言:一名觀世音,一名大勢至。此二菩薩,於娑婆界,修菩薩行,往生彼國。常在阿彌陀佛左右。欲至十方無量佛所,隨心則到。現居此界,作大利樂。世間善男子、善女人,若有急難恐怖,但自歸命觀世音菩薩,無不得解脫者。”

  此時此刻我的電腦邊就擺放一本《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這是我承諾送給二子的,一會我到廣場時會鄭重地送給她,願她永遠感恩觀世音菩薩的救命之恩。祈願觀世音保佑二子,保佑世間所有眾生。為什麼在極難中,觀世音會如此神奇,會有如此威德之力呢?《普門品》有偈曰:“或遇惡羅剎,毒龍諸鬼等,念彼觀音力,時悉不敢害。”

  春節期間,給二子一條短信,是藥師佛的《延生贊》:“佛光注照,本命元辰,災星退度福星臨,九曜保長生,運限和平,福壽永康寧。”(完)

  寫於2014年2月26日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转载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