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四種方法來改變面相,扭轉改造命運


 2019/9/20    熱度:20816    下載DOC文檔    

  人之長相分:體、貌和心靈。五官之美如花開艷陽,直接;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動,需依托,靠修養方能呈現。

  顏值可以美容,但掩蓋不了本色;氣質可以塑造,但脫離不了本性。心有境界行則正,腹有詩書氣自華。

  精神長相,是一種看不到的能力,這個能力決定了一個人的精神力量。

  會說話是一門學問

  有分寸是一種修養

  語言最能暴露一個人,恰當的時候說話是智慧,沉默的恰當也是一種智慧。知道怎麼說話,知道何時說話,知道不亂說話,是一種了不得的軟實力。

  子禽問墨子:“多說話有好處嗎?”

  墨子答道:“蒼蠅、青蛙,白天黑夜叫個不停,叫得口干舌疲,然而沒有人去聽它的。

  但你看那雄雞,在黎明按時啼叫,天下震動,人們早早起身。多說話有什麼好處呢?重要的是話要說得切合時機。”

  我們常常評價一個人情商高,很會說話,其實正是因為他懂得在適當的時機說適當的話,既不讓他人難堪,也顯得自己大方得體。

  你越會說話,別人就越快樂,別人越快樂,就會越喜歡你;別人越喜歡你,你得到的幫助就越多,你會越快樂。

  人生是由你的一言一行沉澱組成的,你怎麼說話,決定你是誰,甚至決定你過得好與不好。

  口為禍福之門,懂得謹言慎行,照顧他人感受,才是智慧之舉。

  以貌取人有時候真的很公平

  在朋友圈曾看到過這樣一個段子:

  性格寫在唇邊,幸福露在眼角。

  站姿看出才華氣度,步態可見自我認知。

  表情裡有近來心境,眉宇間是過往歲月。

  衣著顯審美,發型表個性。職業看手,修養看腳。

  一系列的觀點看起來有些絕對化,卻也頗有道理。

  到了一定年紀,你的形象裡就帶著你走過的路,讀過的書,愛過的人,歷過的事,哭過的淚和灑下的汗。

  這世上,總有人好看,總有人越來越好看,為什麼不能是你?好看,不止是膚淺的漂亮,更是舉止端莊,待人謙卑、談吐優雅……所有的驚艷,都來自長久的准備。

  很久以前,有一個手藝人,手藝娴熟,很多人上門買雕塑。但他又和其他人不一樣,喜好雕塑妖魔鬼怪。有一天,他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相貌變得很丑:不是五官發生了改變,而是整個面相凶惡、丑陋、古怪。

  後來,他到一個寺廟裡,找方丈求助,方丈說:“我可以給你治療,但你必須先幫我雕刻100尊觀音像。”

  於是,手藝人就開始不斷研究觀音的神情,德性和表情,有時甚至到了忘我而代入的境界。半年之後,當他把富有善良、慈悲、寬容形像的觀音雕塑出來後,他急忙去寺廟找方丈,對方丈說:“請您務必幫我治病。”

  方丈沒說話,從背後拿出鏡子,笑了笑說:“你的病已經好了”。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相貌也已經變得正氣、端莊了。

  一個人若是熱情洋溢,總是面帶微笑,到老了,臉上的紋路也都是慈眉善目的。如果一個人長期不笑,面目表情僵化,越老顯得越可怕,越沒有親和力。

  這就是所謂的“相由心生”。

  到了40歲,你就會具備與你的年齡、身份、社會地位相適應的言談舉止和精神面貌。

  日本文學家大宅壯一說:“一個人的臉就是一張履歷表。”

  你內在的素質、內在的修養決定了你外在的形象和風貌,這句話一點也不假。你前半生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學到的知識懂得的經歷,無形中都在改變你後半生的長相。

  善良的人,根本不會吃虧

  《六祖壇經》上說:一切福田,都離不開心地。心田上播下善良的種子,總有一天,會開花結果。

  曾子曾說:“人而好善,福雖未至,禍其遠矣”。

  從前,在一個邊遠的山村學校,食堂的伙食糟透了,不是白菜蘿卜就是蘿卜白菜,而女老師的身體很弱,於是,她經常到學校旁邊的一個小山村去買雞蛋。

  賣主是個年過花甲的老太太,女老師便定了5毛錢一個,其實,女老師暗中提高了5分錢,女老師家鄉的雞蛋4角5分要多少有多少。

  女老師看老人可憐,沒兒沒女,只靠幾只雞養活自己,於是每個蛋多給5分錢,這老太太可憐,女老師就做一個小施主吧。奇怪的是老太太既不討價,也不還價,這樁買賣就這麼定了。

  買過一段時間,女老師覺得老太太實在可憐,便單方面又提高了5分錢,一個雞蛋5角5分。這回老太太作聲了,堅持不肯提價,但女老師堅持要單方面提價,僵持了很久,老太太終於接受了。

  那天,女老師照舊去老太太那兒買蛋,正碰上一個蛋販子跟老太太講價。

  蛋販子出6角一個的價要把蛋全收走,老太太不肯。蛋販子說,這個價夠高了。山裡都是這個價。

  老太太說,不是因為這個價,而是這些蛋要賣給那位瘦老師,人家那麼遠到我們這裡來教書,又那麼瘦,我希望她胖起來,在這個小學裡長期待下去,孩子們需要她。

  女老師頓時呆了,原以為自己是個施主,想不到真正的施主倒是老太太……

  凡你對別人所做的,就是對自己所做的。所以,凡事你希望自己得到的,你必須先讓別人得到。

  生命是一種回聲,你把善良給了別人,終會從別人那收獲善意。無論你對誰好,從長遠來看,都是對自己好。

  一直善良下去,只問自心,不問得失,一路芬芳,已在你的身後跟隨。

  知世故而不世故

  歷圓滑而留天真

  《菜根譚》中有句話:“勢利紛華,不近者為潔,近之而不染者尤潔。”

  在這個紛雜的社會,我們要生存,就必須要和人、和事打交道,這個過程中,把握好尺度的同時也要保留真實的自我,也就是所謂的知世故,而不世故。

  這不是輕而易舉做到的,而是走過千山萬水去感悟和修煉的結果。蘇轼在63歲窮困潦倒之時,還寫下這樣的詩句:

  寂寂東坡一病翁,白須蕭散滿霜風。

  小兒誤喜朱顏在,一笑哪知是酒紅。

  先說自己衰老,又借小孩子之口調侃,酒後的潮紅被誤認為臉色紅潤,用自嘲來排解晚景淒涼的失意。

  周國平在《靈魂只能獨行》裡說:許多人所謂的成熟,不過是被習俗磨去了稜角,變得世故而實際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個性的消亡。

  真正的成熟,應當是獨特個性的形成,真實自我的發現,精神上的結果和豐收。

  讓人舒服,是一種頂級的魅力

  《菜根譚》中還有句話:“處世讓一步為高,退步即進步的張本;待人寬一分是福,利人實利己的根基。”

  為人處事,以遇事都要讓一步的態度,才是高明的人,因為讓一步就等於是為日後進一步留下了余地;

  待人接物,以抱寬厚態度對人,才是有福的人,因為給人家方便就是日後給自己留下方便的基礎。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才華橫溢,智慧過人,可當人們贊歎他的學識淵博時,他卻謙虛的說:“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無知。”

  著名文學家馬克·吐溫有一次去一個小城,臨行前別人告訴他,那裡的蚊子特別厲害。當天晚上旅館全體職員一齊出動,驅趕蚊子,免得這位受人歡迎的大作家遭受蚊蟲叮咬。

  到了之後,正當他在旅店登記房間時,一只蚊子在馬克·吐溫眼前盤旋,這使得職員尴尬萬分。

  馬克·吐溫卻滿不在乎地說:“貴地蚊子比傳說中的不知聰明多少倍,它竟會預先看好我的房間號碼,以便夜晚光顧、飽餐一頓。”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他們也許貌不驚人、也許才不出眾,卻在無形中有著一股別樣的魅力,讓你想要接近、放下心防,傾訴心中的秘密?

  君子如玉,讓人舒服的人就好像一塊溫潤的美玉。

  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就像聽一曲舒緩的音樂、品一杯醇厚的熱茶、看一朵花靜靜的開放、讓時光如流水般恬淡素淨。

  奧黛麗·赫本被譽為女神,不僅僅因其貌美,貌美的很多,並不能被全世界的人記住,也不是因為學歷,比她學歷高的比比皆是。

  但她用她的一生诠釋了“精神長相”這個詞,她在遺言裡這樣說:

  若要優美的嘴唇,就要講親切的話;

  若要可愛的眼睛,就要看到別人的好處;

  若要苗條的身材,就要把你的食物分享給饑餓的人;

  若要美麗的秀發,在於每天有孩子的手指穿過它;

  若要優雅的姿態,走路時要記住行人不只你一個。

  這就是對“精神長相”最好的解讀。

  一個人真正的資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錢,更不是學問,而是自帶的,不會隨著歲月變遷而消失的“精神長相”。

  其實,文中所說的“精神長相”指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美好品質。

  在人與人的初次交往時,我們或許會被對方的長相所吸引,但長久、深入的交往一定被對方的性格與品行所吸引。

  “教育和尚”寂靜法師曾開示:

  以前有人說某人喜歡我們,我說你搞錯了,沒有人會喜歡我們,別人喜歡我們的根本是因為我們身上有美德。當我們的美德丟了,對方馬上就不喜歡了;當我們美德一旦變成缺德的時候,對方馬上討厭。

  從這裡我們就知道,當有更多的人喜歡我們時,就證明我們身上有更多的美德。從人喜歡我們,就可以放大到整個世界,當我們身上的美德越來越多的時候,老天爺都會喜歡我們。

  若老天爺喜歡我們,那我們做一件事情就容易了。因為,成大業者必有天助,天助之者必有天德!

  所以,我們要透過現象看本質,不斷地提升內在的智慧、慈悲、胸懷與境界,這樣我們的命運一定會越來越好!

  消災免難: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第一功德!學佛為成佛,一心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不懷疑不夾雜,乘佛大願力決定往生淨土!

  我們要忏悔所犯的一切惡念惡口惡行,忏悔所犯的一切重罪;平時要多念經、抄經、念咒、念佛、供僧、拜忏、印經、放生、施食、建寺修廟、侍奉父母、禅修、道場做義工,多誦佛菩薩佛號和大悲咒和楞嚴咒,多誦大乘經典《心經》《金剛經》《阿彌陀經》《地藏經》《普門品》《藥師經》《法華經》《無量壽經》《楞嚴經》《僧伽吒經》《華嚴經》等,這些實修都能快速消業滅罪、避災免禍,提升福報、改變命運。

台灣學佛網首頁幸福人生为人处事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