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何如參禅(2)


 2020/2/1    熱度:5291    下載DOC文檔    

  如何參禅 (2)

  二、關於參話頭

  以毒攻毒,以妄制妄

  參禅要參話頭。話頭,即是話語剛開頭,不是話尾。即是一念未生之前的一個預兆。最普的話頭,是“念佛是誰?”這個“誰?”字,要把它拉長來參,細玩其味,就像一把金剛鑽,要往心裡頭鑽出一個窟窿來。找到是誰便開悟,但這不能靠想像揣測,或在心意識上參,而是要細細探索到你從未到過,從未知道的領域上。一旦破本參,豁然悟,虛空粉碎,五蘊皆空。此即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上所說的,“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捨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參到了這個境界,五蘊皆空,六塵不染,才是成佛的第一步,但必須要下一番苦功。又要知道,參禅不同拼命念佛,不是拼命口念“念佛是誰?念佛是誰?念佛是誰?”好像叫救命似的。參話頭,是要慢條斯理,細心在自性上摸索。所謂“參悟”,參即是悟,悟必要參。其實“念佛是誰?”也是一個妄想,但這是以毒攻毒,以一妄制諸妄,以一念息萬念的法門。

  不可一日著魔

  參話頭是一個妄想,雜念是多個妄想。用以毒攻毒的辦法,所以用參話頭的妄想來控制多個妄想,慢慢將妄想一個一個消滅,不再起作用。這時,無論什麼境界來了,都不會迷惑,分析清楚,就不會走火入魔。古德說,“寧可千生不悟,不可一日著魔。”修禅定要謹慎小心,不可偏差,正大光明,不要給魔找機會。雜念是替魔開門,而參話頭即是驅魔的法寶。

  一個話頭專心參究

  參禅可以參“念佛是誰?”或“父母未生我前本來面目”或“什麼是不能沒有?”這幾個話頭,你們能專心一致參究,必能得到好處。

  一念不生念茲在茲

  “參”好像用錐子來錐木頭一樣,不透不停止,不可半途而廢,前功盡棄。參禅第一要忍耐,忍耐到最高峰,就能一念不生;一念不生,就能開悟。所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在百尺竿頭上,再向前邁進一步,這時,十方世界現全身。但是這個法門要念茲在茲才有效,不能放松,不能放逸。

  參禅如貓捕鼠、龍養珠

  參禅這個“參”,就好像用這麼一個錐子錐窟窿似的,錐不透一定要錐,錐透了這叫破本參;把這窟窿錐透了,露出光明來了。在這個黑暗的屋子裡邊,窗戶門都沒有,就用這個錐子鑽窟窿,鑽出來一個窟窿,就透進來光明了。這就是你在一個愚癡人的時候,什麼也不明白,就等於在一個黑暗的屋子裡一樣,沒有窗戶也沒有門。你用這個參禅的功夫,參透了就透進光明來了,這是參禅。

  又有一比喻,就像“如貓捕鼠”,像貓捉老鼠似的,在那兒看著,看著,瞪著眼睛看進那個老鼠洞,這麼看著,看著,老鼠一出來,上去一爪把這老鼠給叼住了,老鼠沒有法子跑了。什麼叫老鼠?就是你那個無明。你透出光明了,把老鼠給捉住了,這如貓捕鼠。

  又有一個比喻,好像“龍養珠”似的。龍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一粒珠。兩個龍搶那一粒珠子。這個龍珠比它生命還寶貴,所以它總要想方法保護這個珠子。參禅的人,也就這樣子,好像龍保養那個珠子一樣,念茲在茲,這就是觀自在。你若能觀自在,這就念茲在茲;你若不能觀自在,那就跑了!什麼叫跑了?就是打妄想。你一打妄想,就不自在了;你不打妄想,那個時候就是自在。

  我現在再給你舉一個例子,像什麼呢?“如雞孵卵”,像雞菢小雞子那樣子的。雞菢小雞子就這麼想:“我在這兒啊,這小雞子到時候一定會出來的,一定會有一個小的小雞子現出來。”你參禅也是這樣子,就像那個老母雞菢小雞子似的。你看,“喔!有一天我會開悟的。我用一天功,我自性就會現出一點光明;我天天用功,天天就會現出智慧光明來。總有一天我要和佛是一樣的,無二無別的。”你這麼參來參去,就像那個老母雞菢小雞子一樣的,你有一天就會成功啦!這是參禅。

  參話頭是緊箍咒

  坐禅要抓著小猴子,人心像野馬,意像猿猴;若不把他抓回來,他就時時到處跑,精神分散,將能源耗費。自性的能源很寶貴,若無緣無故被小猴子浪費了,很不值得。現在要令野馬不再不守規矩,令小猴子老老實實,要將心馬意猿猴管著他。如何管呢?要用金箍拴著它,給它念緊箍咒,如〈西游記〉裡,唐僧一給孫悟空念上緊箍咒,猴子便老實了。

  什麼是我們的緊箍咒?就是參話頭“念佛是誰?”想找找“誰”?小猴子便老實了。因為它不知道是“誰”,故它便專心致志去找,既能心平氣和注目凝神去找,它就不到處跑。你若能抓著猴子,使它老實了,你的功夫就差不多啦!

  離了這個便是錯過

  參禅,不是單單坐禅時才用功,而是行住坐臥都要用功,只不過坐禅期間更要專一。行,也參“念佛是誰”;住,也參“念佛是誰”;坐、臥,也是參“念佛是誰”。所謂“行住坐臥,不離這個。離了這個,便是錯過”。“這個”,是什麼呢?即是“念佛是誰”,要參這個話頭。

  掃一切法離一切相

  參禅這法門你若不認識,不明白,而像念佛號似的,以為念得越多越好,這是錯誤。不需要念得多,最好能拉長長聲,念幾個鐘頭也念不完,甚至參八萬大劫也不間斷,這才是真正參禅。

  為什麼要參“念佛是誰?”這“誰”字本來也是多余,但因為我們人就像猴子,總要找事做,找東找西。若有個“誰”字擋著,那些妄想也就沒有了,這是以毒攻毒的法門,沒有妄想才是“時時勤拂拭”,參禅就是勤拂拭。為什麼要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是“掃一切法,離一切相”的法門。

  若沒有擇法眼,不認識真法,就不會參,不會參就是白費功夫。若不認識正法,就會跟邪法跑,故擇法眼是最重要的。

  觀自在是天堂

  參禅的“參”,就是觀。觀什麼?觀照般若。教你念茲在茲觀自在,不是觀他在。觀觀自己在不在?自己在,就能參禅打坐,用功修行;若是不在,在那兒打妄想,想入非非,那就身在禅堂,心跑到紐約去觀光,或是到意大利去旅行,到處去攀緣,所以就不自在了觀自在就是菩薩,觀不自在就是凡夫;觀自在是天堂,觀不自在是地獄。如果觀自在,心未跑出,才能行深般若波羅蜜。此身在參禅的時候,繼續不斷的參,綿綿密密的參,這才算是行深般若,找到智慧。得到大智慧,才能到達彼岸。

  參禅的密訣,就是朝也思,夕也思,思什麼?思“念佛是誰?”今天也參,明天也參,天天在禅堂裡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不是在短期能嘗到禅的味道。要經過長時間才可以。有了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的功夫,才能照見五蘊皆空。

  得一萬事畢

  參禅,秘訣在專一其心,所謂“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人得一以聖。萬物得一,各正性命”,故“一”為萬物之始,但還不是究竟法。雖雲“得一萬事畢”,但若在這個一生出執著,便落二、落三,猶不是真空。什麼是真空?就是零。這個零,像個圓圈,是無大無小、非內非外、無始無終,不落於數,但所有數目都未曾離開它。修行,要從一修回到零。從這個零,能發生無量無邊的作用,雖雲“得一萬事畢”;但到了這個零,連一事也無,這時,“一法不立,萬慮皆空”,是究竟解脫!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