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只要能聽見此佛名號,就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2020/2/1    熱度:16761    下載DOC文檔    

  只要能聽見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

  他就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宣化上人慈悲開示:

  “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好喜乖離。更相斗訟。惱亂自他。以身語意。造作增長。種種惡業。展轉常為不饒益事。互相謀害。告召山林。樹冢等神。殺諸眾生。取其血肉。祭祀藥叉羅剎婆等。書怨人名。作其形像。以惡咒術而咒詛之。魇魅蠱道。咒起屍鬼。令斷彼命。及壞其身。是諸有情。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彼諸惡事。悉不能害。一切展轉皆起慈心。利益安樂。無損惱意及嫌恨心。各各歡悅。於自所受。生於喜足。不相侵陵。互為饒益。”

  這一段經文說的是以正勝邪,以真息妄,所以說“復次,曼殊室利”:釋迦牟尼佛說:文殊師利,我再給你說一次,更詳細一點。

  “若諸有情”:假設世上所有一切的有情眾生,“好喜乖離”:乖,就是違背一切的真理;離,也就是違背真理,就是不合理的事情。就是以是為非,以非為是,以白作黑,以黑作白,無理取鬧,強詞奪理,這都叫乖離。因為他拿不是當理講,強詞奪理,以這種勢力來壓迫沒有勢力的人。

  “更相斗訟”:斗訟,就是到法院那兒去打官司。法院本來是一個最公平的地方,結果他到那個地方強詞奪理──沒有理,他也講出個理由來;應該犯法的,就變成不犯了,變成合法了。所以這樣子就顛倒是非,泯滅真理,把真理泯滅了,沒有了,這叫更相斗訟。斗就是在這個法院輸了,他又上高等法院再去上訴;高等法院又輸了,又到最高法院去上訴。上訴究竟輸了、贏了,這都在兩可之間;可是他就要這樣去斗去,斗到死他也不罷休,這叫更相斗訟。

  “惱亂自他”:他令自己不安樂,也令其他人不安樂。“以身語意,造作增長”:以自己這個身來造殺、盜、淫;以這個意念來犯貪、瞋、癡;以這個口就犯惡口、妄言、绮語、兩舌這四惡。十惡都犯了,身殺、盜、淫他也犯了,意貪、瞋、癡也犯了,口裡绮語、妄言、惡口、兩舌都犯了,這叫造作增長。那麼本來是很小的一件事,他弄得很大的,以這個身語意就造作增長“種種惡業”:不是一種,這包括世界上所有種種的事情,他都來造惡業。

  “展轉”:就是互相這麼郵遞,你傳給我,我傳給你;你又傳給我,我又傳給你,這麼互相輾轉流動,這也就是個輪回。“常為不饒益事”:饒就是饒恕,益就是利益。對於人有什麼事情犯過,應該饒恕,他不饒恕;對人有利益,他不去利益人,專門想著利益自己,不利益其他人,是這樣的。

  “互相謀害”:又互相你害我,我害你。你害我,沒害了,我害你又害不到,這互相謀害不已,沒有完的時候。沒有完的時候怎麼樣呢?就想辦法求諸鬼神,所以就“告召山林,樹冢等神”:去拜拜山神、拜拜土地、拜拜貓神、拜拜狗神,各處去,什麼都要拜了!甚至於拜拜那個大便神啊!拜拜那個小便神啊!哦!這個神可就多了,因為他邋邋遢遢的,所以也就拜這些個邋遢神;到那個地方去禱告。禱告什麼呢?就說:“你這個樹神哪!顯顯靈啊!教某人快點死啦!我真討厭他,你快顯靈啦!你若顯靈啊!我就殺一個小雞子給你吃啊!我藏一只老鼠供養你啊!”就這些個牛鬼蛇神,他都去拜,蛤蟆、老鼠的神他都拜。他拜拜為什麼呢?就因為想要把其他的人害死,教這個神來給他做個幫凶,來幫著他害人,所以這就叫告召山林、樹冢等神。

  那個冢,就是一個墳墓,那個墳墓裡頭的孤魂野鬼,他也去禱告,說:“你呀!保佑著我呀!你不要保佑他呀!他真是個?,哎!你要保佑著我,若教他死了,我就送一只雞來給你吃。”這個邪神想:“哦!我本來不想幫你,你這一只雞,喔!這個雞這麼香,這麼好吃,好了!”所以啊,不好的事情也要干一趟了。於是乎,就把他這個神通、鬼通、魔通都用出了,就教你頭痛,教你嘴痛,教你汗毛梢上痛,頭發也痛,喔!痛得你受不了了,然後就死了。就這麼厲害!這叫樹冢等神。

  那樹上有的時候,有那個樹神以大樹為鬼神村,小樹不是,那要有幾百年的老樹。說:“那個樹成精了!”不是那個樹成精,因為有一個精靈附到那個樹上,以樹為它的家,為它的房捨,為它的地盤。所以你到那兒一求那個樹,喔!就很靈感的!你一求那個樹,說:“你保護著我中條馬票啊!我給你造個廟啊!”這個妖怪一聽,這好啊!我何樂而不為呢?就教你中了頭獎,結果就錯因果了。那麼就都是這一類的,大同小異都是這樣子的,來求這些個神。

  “殺諸眾生,取其血肉”:於是乎他來這禱告,又一想:“咦!這個打老鼠都得要有只餌啊!我教這個神幫著我把他害死,我不要等著靈感了,我再送雞來,送鴨來!我打上契,我去求的時候,就先要給行點賄賂,先要殺只雞,拿一條魚,打半斤燒酒來供養供養這個樹神。”那麼這個住到大樹的牛鬼蛇神,看著有酒了,哦!趕快就喝。一喝醉酒了,什麼也不怕了,就去殺人放火,什麼都干出了,就是降災到對方了。你看!所以難怪世間上有貪官污吏,這個牛鬼蛇神也是這麼貪便宜,貪人供養。

  “祭祀藥叉”:來祭祀,就是殺這個畜生,用這個血、肉來供養這個藥叉。藥叉又叫夜叉,又叫飛行鬼,又叫疾速鬼,又叫要命鬼,又叫守財鬼,這個鬼的名字多了。“羅剎婆等”:羅剎也是鬼的名字,他能吃人,能以想干什麼,他都有這麼大的本事,所以這個羅剎也很厲害的。

  “書怨人名,作其形像”:就是把他這個敵人,也不一定是他的敵人,就是他所不高興的這個人,把他名字給寫上,生日八字都給寫上,又造一個他的假形象,“以惡咒術,而咒詛之”:用最惡的這個殺人的咒術,就給他念咒,咒他說:“你快點死,快點死,明天就死,不等到後天!”就這麼用這個咒。什麼叫咒呢?咒就是真言,就是你的心裡真了,他有靈感了,這就叫咒術。

  那麼因為牛鬼蛇神這一些個邋遢神、邋遢鬼,一貪你這個供養,有酒喝了,他們就興風作浪,就去到那兒顯靈去了。所以你們各位啊!不要以為學密宗有什麼靈感,這就是不得了了!你沒有睜開天眼,你不知道他那兒都是一些個污濁邋遢的神,又喝酒,又吃肉,那很不守規矩的!你到那兒,啊!可撞鬼了!所以這個就用種種的惡咒術而咒詛之。

  “魇魅蠱道”:魇魅就是有那個鸠槃茶鬼,他咒詛這個鸠槃茶鬼,你晚上一睡覺的時候,覺得有個東西,就把你壓住了,想說話也說不出來,想動彈也動彈不來,想叫也叫不出來,就在這個時候,這就叫做魇魅。把你弄得,喔!越著急越不會動彈,越想跑越跑不了!這個時候這就叫魇魅鬼在那兒作怪,就是那個鸠槃茶鬼。

  什麼叫鸠槃茶鬼呢?就是那個甕形鬼。什麼叫甕形鬼呢?就像一個冬瓜似的,又叫冬瓜鬼。所以你們若不知道什麼叫鸠槃茶鬼,你就想一想那個大冬瓜;又叫甕形鬼,那種鬼又像一個大缸似的。所以你睡著了,那種鬼壓到你身上,就不會動彈了,有的時候都會給魇魅死,這是很厲害的。

  蠱道,就是落降頭,廣東人都知道有落降頭;又叫放蠱,就是放出一種蠱毒。這種蠱毒,你中了,就要受他的控制,受他的操縱;你不聽他的話,他就給你一個魇障帶,教你發作這蠱毒,你就受不了,所以這叫蠱道。蠱道,就是一種毒之類的。

  “咒起屍鬼”:真有這種的邪術,在中國雲南、廣西呀,聽說就有這個咒起屍鬼。一念這個咒,本來是個死人,就可以站起來,就可以走路。可是要晚間走路,白天就要休息,因為他見不得光,晚上就靈,白天就不靈了,一見到太陽他就不行了,所以這叫咒起屍鬼。

  “令斷彼命”:使令這個起屍鬼去到那兒,教這個人死,教這個人受他來控制,所以這叫令斷彼命,教起屍鬼把他的命給奪去了;“及壞其身”:或者令他身上啊,肚子裡生一肚子蟲,醫生也治不好;或者眼睛裡頭,就長出來很多石頭,也看不見東西,你看奇怪不奇怪?所以就破壞他的身體。

  “是諸有情”:這一類的有情,被人家來暗害、來謀害的這種眾生,“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若能聽見這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彼諸惡事,悉不能害”:這個前邊所說的,無論是魇魅、蠱毒,或者是爭訟、纏訟,或者是用種種的方法來暗害,或者他告召山林、樹冢鬼神等等,都沒有功效了,都沒有用了,都不能有靈感了;只要能聽見藥師琉璃光如來這個名號,他就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一切的災障就化為塵了,什麼禍害也都沒有了,所以不能害。

  “一切展轉皆起慈心”:所有那一些個用蠱毒,或者是咒術的,都會生出一種慈悲心了,“利益安樂”:也能得到利益了,也能得到安樂了。“無損惱意”:就是那一些個惡鬼、牛鬼蛇神,那一些個旁門左道、妖魔鬼怪,也都把煩惱自然就沒有了,蠲除他們的煩惱了,“及嫌恨心”:和這個嫌疑、恨怨的心都沒有了。“各各歡悅”:每一個那惡的,也都改惡向善了,都歡喜了。

  “於自所受”:被人家放蠱,或者魇魅,這一切一切的邪法,自己所要受的這個魔法,都不需要受了。“生於喜足”:這一些個邪鬼啊、邋遢神啊,也都各生滿足了,也都沒有貪心了,不會害人了。“不相侵陵”:也不那麼互相侵陵,就是你害我,我害你。“互為饒益”:就互相原諒,互相諒解,互相幫助,互相利益,能以大家都和平共處了。

  恭錄自《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淺釋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