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利法師:印光大師人生思想過程(上)


 2020/9/5    熱度:3036    下載DOC文檔    

印光大師人生思想過程(上)

內容提要:本文以《印光大師全集》為中心,其中以《印光大師文集》為重點。論文以時間為軸、以思想為線索,對淨宗士十三祖印光大師的生平作了簡要描述。本文的重心在於闡明大師學佛、修行、弘法的過程,對大師如何由儒轉佛、為何獨依淨宗等問題作了探討。 關鍵詞:印光大師、人生、思想

一 目疾與學儒
大師俗名趙紹伊,字子任,系陝西省郃陽趙氏之子。師生於清鹹豐十一年(1861年)臘月十二日。其家世在當地皆有所稱道,雲有舊德[1]。父名秉綱,母張氏。有三子,長子名從龍,次子名攀龍,師行三,其父與長兄皆飽讀儒書之人,而二兄則可能因家庭的勞動需要而從事農業的生產和家庭事務之中。

師出生六個月後,即患目疾,長哭一百八十天,大師在文鈔中常提及此事。

光宿業深重,生甫六月,後遂病目,一百八十日,未開一目,除食息外,晝夜常哭。在老人料來皆不能得見天日,而幸承宿善根,好而仍見天日,實為萬幸。[2]

但眼疾雖愈,視力還是有損傷,如果長時用眼,眼睛就會發紅,而不能視物了,待眼睛休息好後才能再看。從大師的相片上看,眼睛並沒有什麼異常,大師自己也這麼說[3],這樣很難斷定師患何種眼疾。有人認為大師所患急性結膜炎[4],筆者認為不可,因為大師此病在一般情況下並不妨事,也無病症。且在求戒時由於長時寫字,用眼過度而又發紅如血灌,如果是急性炎症,其病性何以存二十多年;再,大師在普陀時仍然是目有微疾[5],所以是為何病,尚難斷定。

目疾對於大師來說相伴一生,也與大師擇法弘法息息相關:生甫即患,長哭六月之久,雖愈而仍有損;至受戒時,又因目疾,發心念佛且愈,得以深深體會淨土法門之殊勝,此亦為大師力弘淨土因緣之一[6];至晚年法道大弘之後,正信的念佛法門已在各地響應,文鈔、增廣文鈔、及各種善書佛書普及廣泛,由於十方信眾不斷來信請示、或諸方之討教、討論,甚至诘難之函頻頻而至,又因大師長夜在電燈下校對經書,勤奮之極,因字過小而眼大傷(1934年冬)。當此之時,大師亦兼於時勢,遂有隱退之意,於是廣發告示(1935年二月)[7],力勸不要再來函了。師常雲及目疾,不但忏悔自己宿業,也勸人不要造壞他人眼睛之因[8]。有人認為大師一生弘法,幼而目疾,少而目疾,老而目疾,卻總不失眠,實為異事。而諸多斷人善根之名人,卻老而不見天日,是為常事[9]。當然,此僅為一說而已。

師從幼小就隨其長兄在家中讀儒書,稍長後亦幫家中干些農活。少年後又隨長兄移至長安繼續讀書。師能一直讀書的原因有三:其一,師身體素質不好;其二,家庭的希望。大師學名紹伊,即是此意。郃陽在商朝時出了一個名相,名叫伊尹。師之此名即是希望他能求得功名,並能象伊尹一樣名傳千古;其三,師特聰慧故。這從大師的文鈔中可以看出來,特別是文鈔正編(增廣),其用詞遣句之文字功底極高(有的甚至是翩體文)[10],讀起來也朗朗上口;又從大師對佛教義理圓融無礙的辯辭,其智慧亦實令人景仰。例如,有人提出,“只要心好,何須持齋”的言論時,大師是這樣批駁的:

今試論曰:只要心好,何必持齋。殺彼之身,悅己之口,是好心耶?非好心耶?且兵劫之時,賊來殺人,亦當皆是好心。設殺汝時,為感恩乎?為懷恨乎?……(則)汝之行為,原是眾生,何可未得言得?[11]

正是由於大師的聰慧,對儒學義理的熟練,以及師處之於眾多儒學者之中,則儒生相傳的破斥佛教的習氣,師亦效之破佛,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師每談及儒,必提到自己破佛之事。

光本生處諸讀書人,畢生不聞佛名,而只知韓歐程朱辟佛之說,群盲奉為圭臬。光更狂妄過彼百倍,幸十余歲厭厭多病,後方知前人所說不足為法。[12]

師因病而深自悔悟,知受韓歐程朱之學誤,而讀佛經,遂發出世之願[13]。

文鈔中涉及大師未出家前之事極少,其中原因一是大師自己幾乎不提,一是不願別人講(別人往往講錯,或添油加醋[14])。僅有一次,師在普陀山時,曾因彭孟菴(1937年因盧溝橋事變而避難普陀山)之幼子與別家小孩打鬧,講過一段大師少時之事。對此二子講了一段自己幼時之事來訓導他們。師家鄉每年秋收後,必演戲酬神,一日大師提早去並置一椅子於戲台前之佳位,遭一強少年之重打而忍之且不記仇之經過:“村中同姓某,粗而暴,向予厲聲曰:此椅誰置?予答曰我。語聲未絕,彼即掴我兩耳光,將椅拋出數尺之外,予登時頭痛欲昏,眼花亂燦,忍痛吞聲,不敢聞於父母,恐父愛子心切,釀成口角也。從此益知自厲,不敢稍有疏忽。越數年長成,薄得村眾垂青。暴者遇吾於途,迎而笑曰:請至吾家。予亦一笑諾之。此事平常未告人知,予固示弱,弱亦何妨?不可以新名詞競爭二字奉為神聖不可侵犯也。[15]”是知大師少時即非為常兒之態及長成後學業之進取之優。

正是由於大師對儒學有透徹的了解,以及儒學對社會的巨大影響,所以在弘揚佛法時,站在更深一層來闡明、宏揚儒學,說明儒學對在為人、家庭和睦、社會安定的巨大功用,且影響了不少鴻儒學佛、念佛。

二 出家及參學
1882年(光緒八年),師21歲時,隨長兄在長安念書,出家的念頭在腦子中瑩繞已久,此時趁長兄回家之際(家離長安240裡),獨自往終南山出家,禮蓮花洞道純禅師披剃,賜法名聖量,法號印光。寺院中條件十分辛苦,師曾自述:

光師意光總有蓄積,雲出家則可,衣服須自備。只與光一件大衫,一只鞋,不過住房吃飯不要錢耳(此地苦寒,燒飯種地皆親任)![16]

師在作務之余,也學習功課、怡山發願文,知有禅淨之功夫,且有意於淨土,純公也不強使之同[17]。師此時由學《佛說阿彌陀經》而對淨土法門生信,師在《與謝融脫書》中雲:

所幸淨土一法,於出家學彌陀經時已生信心,實未蒙知識開示,以當時業師,與諸知識,皆主參究,所有開示,皆破淨土,吾則自量己力,不隨人轉。[18]

雖大師學修以淨土為主,有基於此,大師在潛修、閱經時也注意禅及禅淨關系,弘法時多論及禅宗之事,是始之於此,也是大師力揚淨土、護禅宗之源。

不到三個月,長兄終於覓至,並托口“回家辭母,再來修行”。師知為籍詞,也不得不隨之而回了。歸途中兄命大師脫去僧裝,否則定要打死[19]。回家後,母親並無恙,且對師之出家的態度是“無可無不可”。但長兄從龍卻是十分反對,次日即嚴厲訓斥“從今放下,否則定行痛則”。並對大師嚴加看管。後來,師隨長兄從龍到親戚家作客,席間大師故意大啖豬肉,從龍十分高興,也因之對大師的防備較前疏松一些。

家中住了八十多天後,由於長兄到別處探親,二兄也在曬埸中守谷子,防雞踐踏。機會難得,於是大師找到僧服,並偷了二百文錢,再逃至終南山蓮花洞師父處。又害怕兄追來,第二天就不得不離去,純公僅送師一圓洋錢。就這樣一路行腳雲游到湖北省竹溪境內的蓮花寺討了一個單,作苦行僧,每天打煤炭、挑水燒四十多人的開水。

次年二月(1883年,師23歲),寺內庫頭生病,住持見師誠實可靠,命師代理庫頭。在庫房中大師見“楊枝燈盞明千古,寶壽生姜辣萬年”對聯及沙彌律中述盜常住物之報,“心甚凜凜,凡整理糖食,手有粘及氣味者,均不敢用口舌添食,但以紙揩而已 [20]。又在任照客之職時曬經,偶讀殘本《龍舒淨土文》,悟解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實是了生脫死之捷徑,從而更堅定了大師對淨土的信念。

同年,師於陝西省興安縣雙溪寺印海定律師下受具足戒。戒期中,由於大師擅長寫毛筆字,故戒壇中所有寫法之事,均由大師代作。由於寫字過多,眼睛充血發紅如血灌,甚為嚴重,因悟身即是苦,又憶及《龍舒淨土文》之說,遂發心念佛。“即於閒時,專念佛號;夜眾睡後,復起坐念佛;即寫字時,亦不離佛。故雖力疾書寫,仍能勉強支持,及寫事竟,而目亦全愈。由是深解念佛功德不可思義”[21]。師由此感應,從此益信奉淨土法門。這也對大師後來參學(如選擇撤悟祖師之紅螺寺)、閱藏研經、弘揚淨土有相當大的關系。大師自已也這樣說:“印光之於淨土法門生信,由於《龍舒淨土文》下卷”[22],並有雲:“光初出家,即以淨土為歸依”[23]。

受戒後,師仍住終南山太乙峰大頂寺,潛心研究、念佛。

1887年(光緒十二年,師26歲)師因久修淨土,聞北京紅螺資福寺為淨宗專修道埸,遂辭師前往,十月入念頭佛堂,後歷任上客堂香燈、寮元、藏主等職。特別是身為藏主時,得以深入經藏。師後讀徹悟禅師遺教,頗有悟入:徹祖以禅宗大德的身份而廢參念佛,將其半生開示宗乘語錄盡付一炬。所以大師由此更對禅淨之界線分清十分明了,及以後對禅淨異同及何以揀別禅之開示,就十分精辟了。自此以後,師便以徹悟語錄為功課,老而不辍。師於此住四年,期間朝五台山一次。

1891年(光緒十六年,師30歲),至北京龍泉寺,作行堂。

次年,移單於北京圓廣寺,住兩年。期間有一事值得一提:一日,師與另一僧於西直門外緩步,遇一丐童,向師乞錢。師曰:念一句阿彌陀佛,給你一錢。丐童不念,師又雲:念十句,給十錢。仍不念,再雲:念佛一聲給一錢,盡此一袋錢給完為止。丐童大哭,師遂給一錢而去[24]。可見人之善根各有不同。

1894年(光緒十九年,師33歲),普陀山法雨寺化聞和尚,進京請大藏經,身邊無人,請師幫助檢閱料理,見師作事精慎,又觀大師道行甚嚴,回普陀山時,便邀師伴行,這樣大師就進普陀山了。


----------------------------------------

本文發表於:廣東省佛教協會會刊:廣東佛教 2006年第4期(總第110期)

 

--------------------------------------------------------------------------------

注 釋:

[1] 言行錄P1,全五P2265,《大師史傳》;又朱子橋曾經在大師家鄉辦過赈。

[2] 文鈔續卷上書P266《致廣慧和尚書》。

[3] 文鈔三卷下P509,《復張覺明女居士書》。

[4] 見《當代佛門人物》陳慧劍著,宗教出版社。

[5] 文鈔三卷下P1011,《復卓智立居士書》,大師在1922年(民國十一年)回卓智立居士書中雲:“光近年來直是日不暇給,因目力不給,二十年來夜不用目,以夜若用目,次日便不能用。”

[6] 文鈔三卷上P314,《復郭漢儒居士書》。

[7] 文鈔三卷下P900,《謝絕函件啟事》。

[8] 文鈔三卷上P66,《復丁福保居士書四》;又文鈔三卷上P86,《復丁福保居士書九》;文鈔正、續、三編各處屢有提及,不必一一列舉。

[9] 永思集續P42,全五P2672,德森《追念導師溯前緣》文中,德森師雲,有江西大儒黎端甫(也學佛)及江蘇大儒某皆斥古人,後黎五十余歲便瞎了眼,江蘇某也瞎了眼。

又,文鈔三卷上P293,《復謝慧霖居士書十二》,羅鴻濤在文鈔三編謄寫時有編者按雲:“朱子晚歲失眠,豈非報應乎?”

[10] 紀念文集即全七P249,羅鴻濤《印公之人難企及》。

[11] 文鈔正卷一書P34,《與林枝芬書二》。

[12] 文鈔三卷下P499,《復邵慧圓居士書一》。

[13] 文鈔正卷一書P43,《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14] 例如,文鈔續卷下P212,《復袁德常居士書其三》,大師曾論及,無錫報載大師曾在縣學中讀書,師斥之雲,縣城都沒有去,何況縣學。又如文鈔續卷上P47,大師在《復吳滄州居士書二》中,有憨師從陳大心處聽得一些關於大師的生平之事,作一史傳,寄予大師,大師雲:“然光一向不與人說從前諸事,彼所說者,或近事,若出家前事,均屬附會。近有因放赈至吾村,吾村中人抄與彼之歷史,亦不的確。以光離家五十二年,後生由傳聞而知一二。彼令光補,光以死期在即,不願留此空名於,故不補”。

[15] 永思集P101,全五P2455,彭孟菴《印光大師轶事二》。

[16] 文鈔三卷上499,《復邵慧圓居士書一》。

[17] 言行錄P3,全五P2267,《大師史傳》。

[18] 文鈔正卷二書P23,《與謝融脫居士書》;又,文鈔續卷上書P266,《致廣慧和尚書》,大師嘗雲:“光師以參究提命,則曰弟子無此善根,願專念佛,以期帶業往生耳!”。

[19] 永思集P101,全五P2455,竹如《印光大師轶事一》。

[20] 文鈔三卷上P500,《復邵慧圓居士書一》。

[21] 文鈔三卷下P1132,妙真、德森等《印光大師行業記》。

[22] 文鈔三卷下P992,《復李觐丹居士書》。

[23] 文鈔續卷上書P175,《復南通張海橋居士書》。

[24] 永思集P101,全五P2455,竹如《印光大師轶事一》;又文鈔三P511,《復張覺明女居士書》。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