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舜法師:魏源輯《淨土四經》校點說明


 2020/10/17    熱度:40    下載DOC文檔    

魏源輯《淨土四經》校點說明

宗舜法師 

  魏源所輯之《淨土四經》自鹹豐六年(1856)編成,迄今共有三個版本行世:
  第一,周詒樸原刻本(下文簡稱原刻本)。
  周詒樸,又作周贻樸,湖南湘潭人,生年不詳,卒於同治年間。曾負責兩淮鹽務,後專修淨土,是魏源學佛的道友。《修西聞見錄》雲:

  周贻樸,官兩淮鹽大使。性笃雅,深明佛意。蓄內典千卷,日以淨業為事。嘗與龔舫、趙煦諸居士相往還。棲心淨土,臨終安祥,親見三聖而逝。(同治年中)

  魏源編成《淨土四經》後,因老病,已無力印行此書,故將書稿寄給周詒樸,在信中囑咐他“若能刊刻流布,利益非小。子其力行毋怠。”因“底本為默深病中所錄,頗有魚豕之訛。”周詒樸用了兩年的時間,“屢刻屢改,兩易寒暑,始克竣事。”鹹豐六年周詒樸刻本,是《淨土四經》的第一個刻本。此本今尚未發現有傳世者,故其書內容,只能就金陵本了解。
  第二,楊文會金陵刻經處本(下文簡稱金陵本)。
  楊文會(1837~1911),號仁山,池州石埭(今安徽石台)人,清末之著名居士。同治五年(1866),在南京創辦“金陵刻經處”,成為中國近現代第一個編校、刻印、流通佛典的佛教文化機構。金陵刻經處之首刊即為魏源《淨土四經》。楊文會《重刊淨土四經跋》後有一則說明:“原本湘潭信士周詒樸偕室佘氏捐資敬刊”。可知,金陵本所據的底本,就是周詒樸的原刻本。
  金陵本收錄《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普賢行願品》四種,書前有魏源《淨土四經總敘》、周詒樸《原刻淨土四經敘》,每經前面,又分別有“敘”一篇,《阿彌陀經》和《觀無量壽佛經》後,各有一段附記。書後有楊文會《重刊淨土四經跋》,並“捐資重刊姓氏”。
  1981年,金陵刻經處整理舊版,重新印經,首先印行的就是《淨土四經》和《百喻經》、《楊仁山居士遺著》三種。趙樸初《金陵刻經處重印經書因緣略記》指出:“余意支谶譯彌陀經法,為中土大乘盛宏之始;仁山居士刊印《淨土四經》,為近世佛教重光之始;今刻經處繼志述事,復首印此冊,其亦法運更新之始欤!”此本今有金陵刻經處之線裝方冊本流通。
  第三,日本卍續藏經本(下文簡稱《卍續藏經》本)。
  《卍續藏經》又稱《大日本續藏經》、《卍續藏》、《續藏經》等。日本明治三十八年至大正元年(1905~1912)間,由日本學者前田慧雲、中野達慧等編集收錄《大日本校訂藏經》(卍大藏經、卍正藏)所未收者而成,京都藏經書院刊行。其書廣泛搜集中國和日本歷代未入藏的佛教典籍匯編成書,內容上至六朝遺編和唐宋章疏,下迄清代著述之阙帙,且絕大部份系中國佛教著述,故為研究中國佛教者所特別重視,常被單獨刊行。在編纂過程中,曾得到中國佛教界的大力支持,楊文會曾為之在中國廣泛收集佛學著作,供其選用。日本藏經書院也將楊文會所著《大宗地玄文本論略注》等收入《卍續藏經》。魏源之《淨土四經》就是在這個時候由楊文會送到日本,刻入《卍續藏經》的。因為《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普賢行願品》這三種,歷代大藏經均有收錄,魏源《淨土四經》僅僅依照原譯錄出,故與《卍續藏經》編纂體例不合,《卍續藏經》未予收錄。而《淨土四經》中的《無量壽經》,乃是魏源依據後漢·支婁迦谶譯《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吳·支謙譯《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二卷)、曹魏·康僧铠譯《無量壽經》、唐·菩提流志譯《無量壽如來會》(即《大寶積經》第五會,二卷)、宋·法賢譯《大乘無量壽莊嚴經》(三卷)這五種原譯重新編輯而成,其自稱:

  蓮池大師捨大本《彌陀》及《觀經》,而專宗小本《彌陀》,固已偏而不全矣。及《雲棲法匯》刊大本《彌陀經》,又專用魏譯,且謂“四十八願,古今流通”。夫天親菩薩《無量壽偈》,已言“誓二十四章”,是西域古本如是,故漢、吳二譯宗之為二十四願。自魏譯敷衍加倍,重復沓冗,前後雷同。是以唐譯省之,為四十六願;宋譯省之,為三十六願。是古不流通,今亦不流通也。加之“五痛五燒”,冗復相等,惟《寶積經》唐譯無之。故《無量壽經》,至今叢林不列於日課;使我佛世尊,因該果海,果徹因源之大願,不章於世,豈非淨土教之大憾哉!謹會數譯,以成是經。無一字不有來歷,庶幾補雲棲之缺憾,為法門之善本矣。

  所以,魏源在《淨土四經》裡所刊之《無量壽經》,已經不是五種原譯,而是自己的創作。宋·王日休(龍舒)也曾就《無量壽經》四種原譯(缺唐譯本),會集成《大阿彌陀經》(二卷),明代開始單獨入藏(首見洪武南藏,“寧”字),日本《大正藏》也有收錄,均署名為“王日休校集”。因此,《卍續藏經》也將此“會譯本”作為魏源著作予以收錄。除此會譯本《無量壽經》外,還收錄周詒樸《原刻淨土四經敘》、魏源《淨土四經》總敘、《無量壽經》會譯敘、《觀無量壽佛經》敘、《阿彌陀經》敘及附記、《普賢行願品》敘及附記,並收錄楊文會《重刊淨土四經跋》。
  《卍續藏經》本雖據金陵本重排,但文字顯然經過了校改。如金陵本“道場樹一段,未譯無之。用魏、唐譯本”一句,其中“未譯”乃“宋譯”之訛,《卍續藏經》本則不誤。又如金陵本“即《十六觀經》之下品往生,石得見佛也”一句,其中“石得”乃“不得”之訛,《卍續藏經》本亦不誤。
  除這三個版本外,涉及魏源會譯《無量壽經》的,還有清·王耕心依據魏源會譯本所作《摩诃阿彌陀經衷論》(一卷),但其中引用的魏源會譯本《無量壽經》字句與流通本多有不同,原因在於經過了王蔭福(梅叔)的校訂。王蔭福之“記”雲:

  其馀字句,亦多未安。是皆後學所宜審,無取依違也。今蔭福再事校讎,俾歸嚴整。

  故《衷論》中引魏源會譯本《無量壽經》的文句,已非原貌,不足取校。但其所錄魏源“《無量壽經》會譯敘”及會譯本夾注之文,乃是原文,可資校勘。
  中華書局1976年3月編輯出版《魏源集》(第一版),整理收錄魏源佛學論著五種,計:《淨土四經》總敘、《無量壽經》會譯敘、《觀無量壽佛經》敘、《阿彌陀經》敘、《普賢行願品》敘。至1983年10月,中華書局出版增訂本,增收“《觀無量壽佛經》後記”一篇。而《阿彌陀經》後記未收,殊不可解。此本雖然經過整理,但標點錯誤甚多,今略舉數例如下:
  如清世宗(胤祯,即雍正)所編《御選語錄》,原名如此,不當作“御選《語錄》”。
  又如“《徹悟禅師語錄》曰:‘觀經是心作佛,是心即佛。’”其中“觀經”乃是《觀無量壽佛經》之省稱,此處漏標書名號,故當補足。
  再如“蕅益大師《彌陀要解》:‘自《十方佛贊》以後,即判為流通。’良為直捷,可以並行。”其中《十方佛贊》乃杜撰之書名,當去掉書名號。
  其它如“真珠、寶樹、璎珞、天樂”一句中,“寶樹”下脫“樓閣”二字。“而自《下法界品》下”一句中,“《下法界品》”當作“《入法界品》”。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另外,《魏源集》據周詒樸之敘補輯魏源書信一則,其中有一句雲:

  惟此橫出三界之法,乃我佛願力所成,但辦一心,終登九品。

  《魏源集》的校點者誤將“但辦一心”改作“但瓣一心”,以後引用者習而不察,均沿其誤。從版本角度看,無論是金陵本還是《卍續藏經》本,均作“但辦一心”,並無異文。從文義來看,所謂“辦”,是成就、成功的意思。“一心”,指的是“一心不亂”,即持誦“阿彌陀佛”名號之心專一不亂。“九品”,即往生西方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九種品類,有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品,語出《觀無量壽佛經》;故淨土宗多用“九品往生”、“九品淨土”、“九品蓮花”等語。姚秦·鸠摩羅什譯《阿彌陀經》說: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所以魏源說,只要成就(獲得)一心不亂,命終之後就能夠往生西方,登上九品中的某一品。校點者顯然是將其與“一瓣心香”之類的說法弄混了。

  從上述幾個版本來看,我們認為《卍續藏經》的編輯方法最為合理,所以此次編輯《魏源全集》之“淨土四經”部分,沿用《卍續藏經》之例,收錄魏源的著作(包括編著)八種:
  一、《淨土四經》總敘
  二、《無量壽經》會譯敘
  三、《無量壽經》(會譯本)
  四、《觀無量壽佛經》敘、
  五、《觀無量壽佛經》附記
  六、《阿彌陀經》敘
  七、《阿彌陀經》附記
  八、《普賢行願品》敘
  並將周詒樸《原刻淨土四經敘》、楊文會《重刊淨土四經跋》作為附錄收錄在最後,以資參考。
  本書校勘體例,完全依據《魏源全集》的要求。另有數端補充如下:
  一、因金陵本為目前能見到的最早刻本,最能反映《淨土四經》原貌,故以金陵本作為工作底本。
  二、以《卍續藏經》本、《摩诃阿彌陀經衷論》本(簡稱《衷論》本)為校本。
  三、凡底本有脫訛的,據校本補改,並出校記說明。凡底本不誤,校本誤的,則不作說明。
  四、原書已經分段的,盡量保存原貌。未分段的,根據文義和篇幅的要求,酌為處理。
  五、會譯本《無量壽經》中,有魏源的大量夾注。為保存原貌,仍用夾注形式排印,並以小一號字體及字形,以示區別。


  編校者2002年4月18日於
  蘇州戒幢佛學研究所無盡燈樓

 

  注釋:
  01、按:見周詒樸《原刻淨土四經敘》:“六年春,自秦郵馳書問訊,並手錄《四經》,序而見贻。”
  02、見清·咫觀集《修西聞見錄》卷三,《卍續藏經》第135冊第555頁上。《卍續藏經》據台灣新文豐出版公司景印本。
  03、按:上之引文,均見周詒樸《原刻淨土四經敘》。
  04、按:見楊文會《重刊淨土四經跋》:“今者廣募信施,重锓梨棗,庶幾魏公一片婆心,末學鹹受其惠。”時間在“同治五年佛成道日”。又,《淨土四經》之功德名末,有附記一則:“金陵刻經處創始時刻本。、金陵書局甘國有镌板。”又,趙樸初《金陵刻經處重印經書因緣略記》:“清末石埭楊仁山居士發宏誓願,創辦金陵刻經處,首刊《淨土四經》,以饷國人。”(金陵刻經處新刷本《淨土四經》首)
  05、按:《百喻經》為魯迅施資刻印本。
  06、按:其事見《楊仁山居士遺著》第十冊“等不等觀雜錄卷八”之“與日本南條文雄書”及“與日本藏經書院書”。金陵刻經處本。
  07、按:見《卍續藏經》第73冊。
  08、按:“大本《彌陀》”即《無量壽經》。後文“小本《彌陀》”即《阿彌陀經》。
  09、見《無量壽經會譯敘》。
  10、見《卍續藏經》第150冊。
  11、見《卍續藏經》第32冊。
  12、見《卍續藏經》第32冊第559頁上。
  13、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第246頁。
  14、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第251頁。
  15、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第252頁。
  16、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第249頁。
  17、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第252頁。
  18、見中華書局本《魏源集》(增訂本)第934頁。
  19、見《大正藏》第12卷第347頁中。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