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康菲爾德:踏上心靈幽靜 第13章 神聖之地,沒有疆界 分裂的實例


 2020/11/21    熱度:85    下載DOC文檔    

  分裂的實例

  就像近敵一樣,區隔的力量會使身體和心靈分裂、精神和情緒分裂、靈性生活和關系分裂。若不檢視這些分裂,靈性生活就會停滯,覺察力也無法繼續成長。

  關於這種情形,我以一位決心修行的年輕男子為例。他花了數年在許多日本禅寺和一座斯裡蘭卡的佛寺修行。他來自破碎的家庭,幼時父親過世,繼父有醒酒的習慣,姐姐對毒品上瘾。他通過非常堅決的意志和強大的動機,學習讓心平靜,達到深入的專注。他在日本回答許多公案時,曾對空性和萬物的相互聯結有強烈的體悟,也在斯裡蘭卡的佛寺學會在禅修中讓身體消融於光中。姐姐過世時,他趕回去面對殘破的家庭,幫每個人度過這段艱難時期,但過不了多久,他就病倒了,並為此感到害怕。

  為了了解自己的狀況,他找了一位咨詢師,咨詢師請他述說一生的故事。在他陳述的過程中,咨詢師會間歇打斷他,詢問他的感受,他都以精確的禅修語言加以描述,如“我的呼吸暫停了一會兒,雙手變冷”或“我的胃部緊縮”。他在第二次會談被問到有何感受時,描述“喉嚨跳了一下”和“全身通紅發熱”。經過數次類似的會談,最後再問到“你有什麼感受”時,他淚流滿面,一股以前不知道的巨大哀傷和情緒突然湧現。他過去能覺察身體和心靈,卻在禅修中以這種覺察能力築起一道牆,不讓自己感受到一生經歷的痛苦情緒。此後,他了解自己的修行方式必須包含感受的部分,結果許多過去的創傷都得到療愈,他的生活展現出以前不曾有過的喜悅。

  一位天主教修女向我描述靈性生活分裂的團體實例。她在修道院生活了二十四年,前十四年保持嚴格的靜默修行。表面上,整個團體有良好的運作,但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後,各個修會逐漸開放, 於是這位修女所屬的修會改變做法,開始交談。她說,開始說話的頭一年,對整個團體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不滿、瑣碎的怨恨和妒忌, 以及累積數十年未解決的所有問題,都在這群缺少談話技巧的人之間不自覺地散播開來。她們花了痛苦而長久的時間,學習在修行中包含說話的部分,這段過程幾乎摧毀整個團體。許多修女在這個過程中覺得過去浪費了一段生命,沒有處理好彼此的真實關系,因而離開團體。所幸留下來的修女對真理和姐妹般的愛抱持全新的獻身精神,而得以改造整個團體。她們引進一些智慧的良師,幫助大家學習如何把沖突和談話帶入禱告生活,團體終於恢復了完整與恩典。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