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法師:業障的來源與對治(三


 2021/1/13    熱度:5224    下載DOC文檔    

廣東化州南山寺2011年農歷正月念佛七法會

(二十下午寂靜法師開示) 業障的來源與對治(三)

我們昨天講到消除業障有八種方法。業障是由心造出來的,功德也是由心造出來的,宇宙萬物、人生的一切都是由我們的心造出來的。所以說,人只能夠活在自己創造的世界。我們表面上是大眾生活在一個世界,實際上每個人都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每一個人的世界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比如說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城市、我們活動的圈子、我們的心態,這一切就是自己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就是自己長時間創造出來的。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都在念佛堂裡邊,但是每一個人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我們都看到這一束花,但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感受是不同的。這個感受不同就是由於生活的世界不同。所以美好也是自己的創造,苦難也是自己創造。我們整個生命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的長相也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昨天說我們的發型、衣著是自己心的表現,我們的長相也是心的表現,我們的高矮還是心的表現。從佛教的因果觀來說,長得好看是因為常常能令別人歡喜。長得不好,《地藏經》告訴我們,是常常生嗔恨心,令別人不歡喜。個子長得高是因為有謙卑心,常常恭敬別人。個子長得矮是由於過去生傲慢心,小看別人。所以連我們的長相高矮都是自己這顆心創造出來的,我們看心的力量是不是很大啊?

昨天給大家講到忏悔。在佛法上,分兩大類:一種叫事忏,一種叫理忏。事忏就是具體的向別人忏悔,理忏是從道理上去明白自己的錯誤。事忏裡邊最難做的就是在當事人面前忏悔,而最有效的也是在當事人面前忏悔。我自己體驗過,我有一件事情讓我在生命中持續做了二十多年的惡夢,我出家以後也在佛前忏悔,但是盡管在忏悔,偶爾還會夢到這些情境。直到有一天我明白過來,我就到當事人面前去忏悔,非常有效。我現在就把這個故事講出來:

我們家有兩兄弟,我是最小的。我的哥哥比我大好多歲,所以在我念小學的時候,我哥哥就結婚了。我嫂子跟我父母的關系非常不好,到我念高中的時候,我的嫂子竟然打我的媽媽,那個時候我是十七八歲,我心裡就很憤怒:“你敢打我的媽媽,我就打你,看誰打得過誰。”這是我們沒有學習佛法之前的想法,所以雖然我心地非常善良,但是必須表現得凶狠,我抄一個棒子把我的嫂子追得滿地跑,我的想法就是想阻止她,不要傷害我的媽媽。那我哥哥呢,又拿一個大石頭追我,所以我這個棒子也不敢打下去。雖然沒有發生真正的打斗,內心的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去了,從此以後,我會經常夢到家庭裡邊的戰爭,這是惡夢啊!醒來總是不舒服的。一直這樣持續到07年,共二十多年。你看內心埋下仇恨的種子,造下一個嚴重的意業,在我的夢境裡邊就經常出現惡夢。

我在07年的上半年,又做了這樣一個夢,又是跟我的哥哥嫂嫂打架。我醒來以後,就思考:這個太苦了,幾十年了都擺脫不了。我也去跪在佛前忏悔過了,為什麼還有這個惡夢跟隨呢?我就想,一定要把這個問題解決掉。

人生的苦難要解決掉,就要尋找理論和方法。我首先決定到我嫂子面前去求忏悔,然後我又想:“我嫂子為什麼打我媽媽呢?是我嫂子這麼惡嗎?”學佛以後,我的因果觀念清晰了,我知道她為什麼打我媽媽,一定是我媽媽上輩子打她。為什麼我媽媽上輩子打我嫂子呢?那一定是上上輩子我嫂子又打我媽媽。繼續往下問,這樣一直推下去,誰對誰錯啊?沒對沒錯,這只是因果規律在她們兩個之間無始劫來的一個現象。那既然不是我媽媽錯,也不是我嫂子錯,在這件事上誰錯了?我明白了,真的是我錯了。我不了解她們生生世世的因果關系,我用凡夫的觀念去分別執著了,如此下去,不但讓她們兩個不得解脫,又賠進去一個我。你們看到沒有?不懂佛法是多麼的可怕!當我認識到這個問題:媽媽沒有錯,嫂子也沒有錯,只是我錯。所以我就更堅定向我嫂子忏悔的決心。

到七八月份,時機終於成熟了。那個時候我也參加一個佛七,離我哥哥嫂子比較近,我就拿了一千塊紅包,買了很多的水果,帶了一些禮物,親自到我的哥哥家,一進門就跟他們說:“我今天專程來你們家的。”我哥哥嫂嫂就問:“什麼事情啊?”我說:“你們先把紅包、禮物收下。”然後就對我嫂子說:“弟弟過去不明白佛法,做了些事情傷害了你們的心靈,今天特別來向哥哥嫂嫂忏悔。”說著,我就跪下去拜他們,我的哥哥就對我說:“你這樣像什麼?街上的人看到了,還不知道干什麼呢。怎麼一個和尚給個在家人拜啊?”我也不管這些,我就拜了下去,跪在地上不起來。我的哥哥嫂嫂都勸我:“快起來。”我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我的嫂子就對我說:“好好,原諒了。”我的嫂子跟我的關系持續幾十年的僵持,在那一刻真的融化了,她顯得非常地高興。但是她也愛面子,她也不認錯,找理由跟我說:“那時候我們家窮嘛,所以我在很多地方沒做好。”隨便她怎麼解釋,我都不做反駁,因為我是去忏悔的,我不是去要求她忏悔的。

我曾經也舉過一個例子。兩個人互相傷害,就等於兩個人互相給對方身上潑糞,最後兩個人身上都有糞便。請問,我們是希望對方把身上洗干淨以後我才去洗嗎?智慧的人不管他洗不洗,先把自己洗干淨。

當時我的嫂子非常高興,就說帶我去附近的寺院吃齋飯。當我站起來以後,走路就感覺比過去輕松,內心也歡喜很多。到那個寺院裡邊,我的嫂子表現異常,見到寺院裡的居士,就跟他們打招呼說:“這是我弟弟,講經的法師。”碰到下一個人,又說:“這是我的弟弟,講經的法師。”我看她這樣講,不是我很榮耀,我為她高興,我們幾十年的隔閡融化了。後來,我明白忏悔有大好處,忏悔最少可以拯救兩個人,一個是自己,一個是當事人。當然,即使不為了自己,是為當事人,也應該去忏悔。所以我體會到在當事人面前忏悔的那種力量不同。我在佛前也不知道忏悔多少次,依然時不時有惡夢,但是當我在我嫂子面前親自忏悔之後,得了她兩個字——原諒,這兩個字非常重要。之後,我還夢到過一次,然後就沒有了。

我們在座的同修如果有類似的事件,曾經在生活中傷害過某一個人,應該對當事人忏悔。有人說:“我不孝父母,但是父母已經過世了,怎麼辦?”到墳前去忏悔。像我們有疾病,有災難,子孫有問題,就是自己曾經不孝所得的結果。我們在這兒忏悔了,超渡了老祖宗,還要找機會到祖宗的墳前去忏悔。祖宗還在,就到面前去忏悔。這是我們講的消除業障的第三種方法——忏悔。

忏悔完了之後,我們是不是可以繼續犯呢?不能再犯了,要守戒。所以第四個消除業障的方法就是守戒。有人因為經常吃肉,所以生病了。在這裡念佛,念好了,回去繼續吃肉,病又犯了。所以到這裡吃素念佛好了,回去就要守戒,不能像過去一樣生活,要改變一下我們的生活。我們明天有皈依,皈依完了,有些願意受五戒的,可以受五戒。受了五戒,就要把五戒守好。這個戒是干什麼的呢?用於防非止惡的。

第五個方法就是發大願。發大願可以延壽,也可以增福。那發什麼大願呢?如果有一個人他病很重,或者說有算命先生算他壽命快到了,那發一個什麼樣的大願就可以延壽呢?發願:“只要我活著就不為自己活,而是為佛法、為眾生而活。”這個願發下去以後,壽命就會延長,福報就會增加。但是發了願,必須守信用哦。我們在佛前,跪著發了這樣的願,一下可能病就好了,但是回去又後悔了。我在那邊助念團碰到一個女的,她說她有食道癌,東西吃不進去。她發願:只要佛讓她吃得進去,她就出家。結果呢,真的就吃得進去了,病情好多了。她回到家以後,老公就跟她說:“你還是好好地跟我過日子吧。”她一動搖,病立刻又犯了。這是她親自跟我講的。發了願,不能反悔!

發願也可以發比這個小一點的中願。如果你活著不能完全為佛法、為眾生,你就說:“我活著,我要用很多的時間去弘揚佛法,普度眾生。”一定發自己做得到的願。

第六個方法就是超渡。我體會到,我們南山寺超渡效果特別好,所以要多寫牌位。第七個方法就是修持。我們必須堅持念經、念佛、持咒、禮佛等等修持,包括行善、放生,孝養父母,所有這一切都可以消除業障。

第八個方法就是接受。如果我們通過以上七種方法,還沒有把問題完全解決,或者已經解決一大半了,剩下的部分,我們就歡喜接受。為什麼要接受呢?因為是我們造的業,就該我們去承受。如果我們不接受,等於說我們沒有接受自己的命,不接受就會減壽,因為我們把我們的命拒絕了一部分出去。比如說有一個人生了一個傻的小孩,這就是他命中該有的,對吧?那他就應該歡歡喜喜地接受這樣的小孩。即使不能歡喜接受,那也不能把這個小孩子送給別人,或者處理掉。如果想什麼方法把這個小孩處理掉了,表面上自己是解脫了,實際上在未來會有更大的麻煩。所以我們生命中屬於自己的,只有歡喜接受。不能夠歡喜接受,那也只有忍受。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