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嚴法師:只顧耕耘


 2021/7/20    熱度:194    下載DOC文檔    

只顧耕耘

聖 嚴

   絕不能用企圖心、希求心、期待心修行。諸位懷抱著不同的目的來參加禅七,這種有所為而來的態度毋寧說是正確的,但是,在修行的過程中,卻應該把所有期求、期盼的目的暫時忘掉。

  工作時應該只顧耕耘,不管收成;腳踏實地,一心一意地努力工作,不能守株待兔,也不可揠苗助長。以種田為例,風災、雨災、旱災、地震、戰爭等,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我們自己只管盡力而為,卻不能期待一定可以得什麼果。“盡人事”是自己能掌握的,“聽天命”則看因緣了。因緣福報好就會豐收,否則可能欠收甚至荒年。農夫除了盡心盡力耕作之外,沒有別的可以選擇,不過,那些辛苦耕種的經驗確是最寶貴的。

  因此,要以修行的過程作為我們的目標,才是最牢靠的。

  吃飯時,不以貪心吃,不以嗔心吃;打坐時沒有貪求心,不起厭煩心;工作時不可老在念著每一分鐘能賺多少工資,做了多少功德。吃飯時只管吃、打坐時只管坐、工作時只管工作、用方法時只管用方法,心無旁顧,這就是禅法的修行。若是個自私鬼來參加禅七,要他出坡工作,他卻說“不行!我還未開悟,打坐要緊。”讓他打坐時,卻又不用方法而老想著早點開悟。像那種人,我對他便沒有辦法了。要曉得,如果能以專心去砍柴、掃地、打水、切菜、煮飯等,便無一樣不是禅的修行。只要心是平坦、平實、平衡、平常的,就是最好的修行。當以修行的過程為目的,即便是察覺到妄想,感覺到不自在,也全是修行的成果。因為當你不貪取成果而只管修行之後,好的成果才會出現。

  這次的禅七道場中共有一百六十二人,其間難免有人會哭、笑、病、倒、出怪聲、有異行,這發生的一切,全與你無干。任何時間,任何現象,你是你,他是他,絕對不要受外境的影響和牽動。

  今天是第二天,也許你已比較習慣了,但打坐過程中的疼痛也許更麻煩,更難適應。痛的時候由他痛,隨他痛,神經放松,不要動它,也不要忍痛,痛得很難受時,不必數息,但注意痛點,漸漸的痛感就會消失。

  打坐時的昏沉有兩個原因,一是缺氧,一是疲累。

  若系缺氧,當把腰挺直,頭、頸與脊椎成一直線,收下巴,放松小腹。調整好了,呼吸自然暢通,便會清醒過來。

  若因體能一時補充不及而引起的疲累昏沉,依情況輕重,可用下述方法對治:

  輕昏沉時,瞪大眼睛,平視前方,不眨眼直到淚出為止;或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鼻梁上端、雙眉之間),觀想它放光發亮,昏沉也會慢慢消失。若是頭腦因為血液不上升而糊塗了,便轉轉頭、低低頭、搖搖頭,或是跪在墊子、地板上,因雙膝直接觸到硬地面,促進血液循環向上,產生新能源,昏沉便會減輕、消失。

  如果重昏沉已經到了頭疼的地步,便把身子坐直坐正,讓頭腦完全休息,放任它一片空白。五到十分鐘後,體力便會恢復。

  今天開始有小參,也就是個別談話。有話就談,無話就不說,我不管你過去的歷史,不和你談未來的展望,不要問我理論上及佛學上的諸般問題,我只回答你“現在”修行上的困難。入室、問訊、頂禮、離開,動作宜舒緩,但要俐落,切忌拖泥帶水。進出小參室的門,也深有禅意,不要用力推、拉、抬,禅的精神是絕對不能用蠻力的。

——摘自《禅七開示錄》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