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淨法師:認識因果 第十二章 選擇念佛


 2021/7/24    熱度:1021    下載DOC文檔    

第十二章 選擇念佛

西方好,隨念即超群。一點靈光隨落日,萬端塵事付浮雲。人世自紛紛。凝望處,決定去棲神。金地經行光裡步,玉樓宴坐定中身。方好任天真。

西方好,我佛大慈悲。但具三心圓十念,即登九品越三祇。神力不思議。臨報盡,接引定無疑。普願眾生同系念,金台天樂共迎時。彈指到蓮池。

佛陀為了一大事因緣出興於世,一音說法,千機並育。開顯宇宙人生真相,指明了人生的目的與意義。憐愍我們這些煩惱眾生輪回三界六道,頭出頭沒,受無量苦,欲令一切眾生離生死苦得涅槃樂,遂以無盡大悲宣說淨宗出世大法,欲使上智下愚一切人等,信願持名,仰賴阿彌陀佛弘願威力,橫超三界,往生淨土,速疾成佛。

至圓頓至簡易的念佛法門乃一代時教歸宗結頂之法,如同印光大師所贊:淨土法門,其大無外,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九界眾生捨此則上無以圓成佛道,十方諸佛離此則下無以普度群萌。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此法界。

一、超世弘願

在久遠的過去,阿彌陀佛有一世曾經做國王,當時有佛出世,叫“世自在王佛”。國王聽了佛所宣講的無上妙法,非常高興,放棄王位,發心出家,號“法藏比丘”。

心量廣大的法藏比丘為使所有眾生都能脫離苦海,向世自在王佛表露了建立清淨國土的雄心壯志。世自在王佛應法藏比丘的心願,為他廣說諸佛國土的情狀及眾生生存境界。法藏比丘聞佛所說,經過漫長時劫的思惟,超發無上殊勝的四十八願。

其中五願:正定必至涅槃願、光明遍照十方願、諸佛稱名贊歎願、十念皆生我國願與勤修我皆接引願,乃阿彌陀佛大願之眼目,也是釋迦如來一代時教的核心。第十八願“十念皆生我國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大意是:設使我成佛,十方世界一切眾生,聽聞到安樂淨土彌陀名號功德,便生起至誠至信之心,歡喜踴躍,願生我國,所念佛號乃至只有十聲,即得往生。若信願持名十聲者不得往生的話,我終不成佛。唯有犯五逆重罪而又誹謗正法的眾生,不為此願所攝。此願是阿彌陀佛攝眾生願的核心,被尊為大願之王。是四十八願的核心,是阿彌陀佛主動、平等、無條件救度凡夫眾生的一大創舉,其偉大之處在於:以他方諸佛所放捨的、無力修行的罪惡生死凡夫為救度對象。須知往生西方淨土,全仗彌陀願力,無須計較自己修行的功夫、煩惱業障的厚薄。眾生不論智愚、善惡,皆可乘此願王念佛往生,縱是不懂任何佛理的愚夫愚婦,只要真信切願,一向念佛,即潛通佛智、暗合道妙,乘此大願,必得往生。藕益大師說: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

二、依正莊嚴

法藏菩薩在佛前超發弘願之後,用了不可思議兆載永劫的時間來修行,一向專志,勇猛精進,一一梵行皆回向十方眾生,令所有眾生功德成就。

十劫之前,法藏菩薩達成了志願,建立了莊嚴的極樂世界。經言: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這裡的“西方”寓為回歸,因為在我們看來,西方是太陽和月亮沉沒的方位,以此比喻極樂世界是我們生命的歸宿。

西方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慈悲願力所顯現的世界,是沒有生滅的無為界。淨土三部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對極樂世界有詳細的描述:

極樂世界廣大莊嚴,地勢平坦,大地由柔軟的黃金合成,又被無數寶物所裝飾,香潔光明,微妙奇麗。

極樂世界氣候溫和,沒有四季寒暑,清爽舒適,令人心曠神怡。

極樂世界隨處可見宮殿、樓觀、講堂、精捨,或在地上,或在空中,全由眾寶自然而成,又由各色寶珠和寶鈴交絡覆蓋,富麗堂皇,窮微極妙。

極樂世界處處分布著美麗的七寶池,大如湖泊,池底鋪著金沙,池邊是寶物所莊嚴的階道,池中盈滿味如甘露的八功德水。水面上開著各色大如車輪的蓮花,光艷奪目,微妙香潔。他方世界若有一人念佛,七寶池中就會長出一朵蓮花,其人往生極樂後,就會在此蓮花中化生。

階道四周,有行行香氣芬馥的寶樹,樹上彌覆著眾寶羅網。人們所欲了解的十方佛國景象,都能在寶樹間映現,就像照鏡子一樣清晰。微風吹來,寶樹及眾寶羅網發出微妙之音,如百千天樂同時演奏,令人自然生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林間棲息著種類繁多的鳥兒,色彩斑斓,奇妙可愛,晝夜聚集在一起,用各自的聲音宣講人們心中所欲了解的佛法,令人生起歡喜踴躍的念佛之心。

極樂世界時常天樂鳴空,音曲和雅,人們聽到這美妙的聲音,一切煩惱頓時煙消雲散,並生起無上的菩提之心。

天空中徐徐飄下奇異的花朵,日夜不停,這些花朵色彩艷麗,香氣撲鼻,使人增長不可思議殊勝功德。每天清晨,人們用衣襟兜著美麗的花瓣,頃刻間飛到他方無量世界,供養那裡的佛陀。

極樂世界是一個遠離黑暗的世界,大地、樓閣、眾生、蓮花……一切萬物皆放光明,無需日月照耀;極樂世界還是一個遠離污穢的世界,萬物皆由無量寶香合成,散發著芬芳的氣息,香氣普熏十方世界。

極樂世界處處可見巨大的寶蓮花,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端坐其上,為人們宣說微妙的佛法。人們為能夠親聞佛法而歡喜。

極樂眾生人人的身形樣貌都跟阿彌陀佛一樣,真金色身,金剛不壞,壽命無量,光明無量,智慧通達,辯才無礙,六通具足,“能於掌中持一切世界”;隨意聞法,隨意觀察他方世界,隨意到他方世界弘法度眾。

衣服、飲食、用具應念即至,想要穿衣,則“應法妙服自然在身”;想要吃飯,則“百味飲食自然盈滿”。一切美景雖然令人身心適悅,卻不生起貪著之心。

極樂世界不但沒有惡事,連惡名都聽不到。人們與菩薩、聖人時常聚會,無有一切身心憂苦,唯有無量清淨喜樂。

三、名號功德

阿彌陀佛以名號作佛事,亦以光明作佛事,名號光明,相資並用。阿彌陀佛光明中內具無盡的功德,在《觀經》中,五逆十惡的壞人一生造惡,沒有絲毫善根,直到臨終才遇見善知識說法,教他念佛。那人被痛苦所逼,無暇思惟,至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十聲,因為念佛的緣故,能夠乘坐金蓮花,於一念頃往生極樂世界。

蓮池大師說:越三祇於一念,齊諸聖於片言。至哉妙用,不可得而思議者,其唯《佛說阿彌陀經》欤!此經為持名念佛法門,發起的因緣。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由彌陀悲智願心稱性緣起,乃法界至上不可思議之音聲,至簡約至玄妙之勝法。六字洪名該攝諸佛如來無盡的奧藏秘髓,具足度盡一切眾生的威德力用。其殊功妙德,唯佛與佛方能究盡,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心所能揣測的。著疏楷定古今的善導大師解釋此“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說:

言“南無”者,即是歸命,亦是發願回向之義。

言“阿彌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義故,必得往生。

歸命:信順釋迦、彌陀二尊之敕命,願生安樂淨土。(信、願)

即是其行:十方眾生的往生因行已由阿彌陀佛修行成就。(行)

可知,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具足信、願、行。阿彌陀佛在因地,以不可思議的悲智,將五劫思惟及兆載永劫的修行功德作為十方眾生的往生之因,收攝於“南無阿彌陀佛”六字之中,至心回向給十方眾生。因此,“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即是阿彌陀佛悲願的載體,也是阿彌陀佛智慧和功德的全部,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即是與阿彌陀佛的悲願相應,即可獲得阿彌陀佛所回施的無上功德。

譬如乘船過海,但能上船,即是“歸命”;啟航之後,船的速度即是乘客的速度,所謂“即是其行”。念佛人但能盡形壽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即是乘上阿彌陀佛普度眾生的大願船,則能安安穩穩到達彼岸,《觀經》雲: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

若有人聞說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歡喜踴躍,至心稱念,深信不懈,於現在身受無比樂。

若有人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而信此教法,稱念此名號,阿彌陀佛就會常住其頂,時時守護;十方諸佛也會不請自來,日夜相隨,護念行者,直至成佛。

若有人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可除去無盡的迷惑世界之罪。即使因為宿世的怨業,今生聾盲、愚癡,甚或生為狂惡之徒,他若能隨順善知識開示而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則於一聲聲中除去無量無邊生死之罪,於名號光明中蒙受解脫。

若有人口稱“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畢命為期,往生信心不動搖,在他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許多聖眾就會顯現在他面前,他的心就不會顛倒慌亂,從而於一剎那間往生極樂世界。在此世間,沒有任何事情比念佛能帶給人更大的利益。無論什麼人,聽聞“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發起信樂欲生之心,聲聲稱名,他已獲得無上大利。即使有人在壽命即將結束之時,聽聞彌陀名號,發心往生,則雖一聲一念,也決定往生。

念佛利益不可稱計,念佛之人:身有佛光,心多歡喜,轉惡成善,至德具足,知恩報恩,常行大悲,入正定聚,諸佛稱贊,菩薩圍繞,善神守護,眾生敬畏,滅罪消業,重障轉輕,化解冤業,離諸災厄,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輔助醫藥,增福延壽,益智開慧,子孫賢達,身心如意,現世安穩,臨終往生。

一句佛號,成佛有余,何況世間福樂!因此,凡求子嗣、延壽命、愈疾病、解災難、取功名、安家宅、謀職業、益資財、度怨親、薦亡靈,皆可以念佛為之,不需夾雜其他行法。

印光大師說:須知真能念佛,不求世間福報,而自得世間福報,如長壽無病、家門清泰、子孫發達、諸緣如意、萬事吉祥等。若求世間福報,不肯回向往生,所得世間福報反為下劣,而心不專一,往生更難決定矣。

世尊在經中盛贊阿彌陀佛名號功德:阿彌陀佛名號,具足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甚深秘密、殊勝微妙無上功德。所以者何?“阿彌陀”三字中,有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一切諸菩薩、聲聞阿羅漢,一切諸經、陀羅尼神咒無量行法。是故,彼佛名號即是為無上真實至極大乘之法,即是為無上殊勝清淨了義妙行,即是為無上最勝微妙陀羅尼。而說偈曰:

“阿”字十方三世佛,“彌”字一切諸菩薩,

“陀”字八萬諸聖教。三字之中是具足。

故知:八萬四千法門,六字全收。一句彌陀,是佛王,是法王,是咒王,是功德之王。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一佛,即是總念總持諸佛、諸菩薩、諸經咒、諸行門,十方諸佛自然護念,觀世音、大勢至及諸多菩薩歡喜擁護。

四、決定往生

淨土念佛法門的原理方法肇起於佛地果覺,其奧義境界唯佛與佛方能究盡。就眾生接受層面,淨土法門的內涵可概述為信願行三門。信願行三者具有內在鉤鎖、相輔相成的關系。非信不足啟願,非願不足導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滿所願而證所信。無願行不名真信,無行信不名真願,無信願不名真行。信願行成,必得往生淨土,證不退轉,直至無上菩提。從性質上分,信願屬般若智慧之行,稱念佛名為行持之門。信願慧行如眼目,導引行持直趨寶所;稱名行持如踐履,精進不懈感生淨土。證知信願行乃淨業修持之宗要,如鼎之三足,缺一不可。

在這個科技與經濟高速增長的現代社會,強競爭、快節奏,在激發人的創造力的同時,也令我們的貪瞋煩惱展露無遺。瞬息萬變、稍縱即逝的社會生活仿佛現代人心行共業的外現。現代人舔嘗高科技、高消費的些許甜頭,卻開始步入環境污染、生態失衡、內心迷亂、道德滑坡等無盡的苦難歷程。當我們在這個濁染的世間,試圖尋覓一方潔淨的精神家園時,我們最終將會走近佛教,盡管險阻重重。因為諸佛如來以同體大慈悲心,恆常關顧著我們這些漂泊異鄉的伶仃浪子,如母憶子;只要我們一念回光,憶念慈母,諸佛如來的悲智願力便會攝持吾人歸投極樂故鄉。淨宗念佛法門直接傳達阿彌陀佛攝受我等凡夫的大慈大悲,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即是阿彌陀佛悲願的載體,能予眾生多層面需要的滿足,為現代人的心靈提供究竟圓滿的安頓。

善導大師是淨土宗的第二代祖師,公認為阿彌陀佛的化身。大師對淨土信心的闡釋,滲透著淨業行人特有的宗教情懷:

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機之深信)

無始劫來,我們在六道之中隨業流轉,久而久之,習非成是,長醉不醒,被地獄、餓鬼、畜生之苦所煎熬,如佛所說“受苦無窮,無有出期”。

今世幸得人身,可謂千載難逢。但品嘗著生活的甜蜜,我們竟忘記了輪回的存在,大好光陰在身邊白白流走。

更糟的是,我們始終抱持著一個錯覺:我是好人,沒做過什麼壞事。

事實上,我們由惡業所感而來此濁惡的世間,執著著自我的利益,抱持著自我的見解,無時無刻不在造作罪業。縱能值遇戒定慧正法,也因智慧暗鈍、意志不堅而一再退轉墮落。

業因果報,毫厘不爽。佛在《無量壽經》中說:今世為惡,福德盡滅,壽命終盡,諸惡繞歸。歸到哪裡?我們無不是以地獄為故鄉啊!

在此,大師對自己及眾生的身心予以深刻的觀照:雖然具足佛性,但無明厚重,舉心動念無非罪惡,縱發清心,猶如畫水,障深慧淺,自力怯弱,故而沉淪生死苦海,無緣出離。(善導大師嚴峻地把自己定位為罪惡生死凡夫,這對於我們這些驕慢的人來說,不啻當頭一棒。)

萬幸的是,大悲的佛陀沒有捨棄我們。

我們耽戀世間五欲,世尊則極言娑婆世界之苦,折伏我們,令我們生起厭離心;我們茫然不知淨土,世尊則詳陳極樂世界之樂,吸引我們,令我們生起欣慕心。

阿彌陀佛唯恐我們難以激揚厭離娑婆、欣慕極樂之心,遂將使我們厭離穢土、欣求極樂的功能滲入名號光明中,投入我們無明癡暗的心中。

當我們這顆剛強的心在名號光明中漸漸融化的時候,它一下子被開啟了:哦,原來極樂淨土才是我們真正的歸宿!

世尊在此土發遣,彌陀在彼土召喚,共成普度眾生的佛事。

然而,既已願生淨土,又口稱佛名,我們還是如此冥頑:我業障這麼重,心又散亂不清淨,又持不好戒,又沒有智慧,這樣念佛能往生嗎?

對此,善導大師闡示了第二個“決定深信”:

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如來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法之深信)

相信阿彌陀佛的偉大誓願已經實現,相信“稱念我的名號,你若不往生,我誓不成佛!”的第十八願專為我等而發;放心大膽,正念直來,“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即使罪業再大,即使煩惱再多,彌陀的救度永不改變,念佛一定能夠往生成佛。

善導大師以“念佛決定往生”啟發眾生信心,並在著作中勉勵行者“作得生想”,可謂深契彌陀願心。印光大師承善導大師法脈,也有“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極樂,即是極樂之嘉賓”的開示。

應知,法藏菩薩五劫思惟所發大願,正是以我等業障深重、散亂不淨、道心膚淺、卑劣無智之人為標准,《觀無量壽經》之中,五逆十惡之人念佛尚得往生,我們哪有念佛而不能往生之理?

淨宗大德開示說:不是將我們的心修清淨了以後再念佛往生,常能念佛,則罪業自然消滅。生為凡夫,怎麼可能心無散亂呢?所謂“將心修清淨之後才能往生”,絕沒有這樣的道理。雖無戒定慧,雖不能清淨此心,但能念佛,皆得往生,這正體現阿彌陀佛本願的可貴。

“往生”的真正含義是“接引”,無論我們是哪種根性的人,如何往生無需計度,只管念佛!所謂“念佛是我的事,往生是佛的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念佛即得往生。

譬如父母有很多兒女,哪個孩子病了父母也會同樣關心,佛的大悲亦然:佛平等對待一切眾生,“無緣大慈,同體大悲”,而對於罪業深重者、放逸懈怠者、無知而煩惱者也不可能遺棄,經言:彌陀大悲於苦者,心偏愍念常沒眾生。

阿彌陀佛深知我心之卑劣,一肩挑起我等眾生所有的罪業(荷負群生,為之重擔),將所有功德以名號為載體無條件、無保留地惠賜給我們,以名號引導我們,以光明妙德遍照、調熟我們,念念不捨,甚於父母思念丟失的幼子,主動而來,不講條件,不因祈求拜托。我們生在阿彌陀佛的光明願海中,只要突破小我的情見,一念回光,如實接納第十八願的真實義,著眼阿彌陀佛同體大悲和威神願力的層面,不因我心之惡、罪業之重而喪失往生信心,單只一向口稱佛名,發起“無疑無慮,乘彼願力,稱佛名號,必定往生”之心,即與阿彌陀佛絕對的普救願力感應道交,即可就路還家、業事成辦,父子相逢,悲喜交集,多劫窮子驟然富貴,現前當來獲大安樂。

印光大師一生專修淨業,力贊念佛法門的殊勝超絕,曾雲:大家要曉得,仗自力修持,自有何種力?但是無始以來的業力。所以萬劫千生,難得解脫。仗阿彌陀佛的弘誓大願力,自然一生成辦。這樣的開示很多,其義理與善導二種深信完全符合。

應信知西方極樂世界是法界中最大的佛學院,不是天國而勝過一切天國,求生極樂世界無需證果、不斷煩惑、帶業往生,而往生後自獲果位、悟證無生、達到至善。在阿彌陀佛無量劫修行積功累德所建立的這個佛學院中,師資力量最好,物質條件優越,教學設備先進,居住環境優雅,開放式、高效率運作,無條件、無門檻招生,凡發願就讀此處的,無論什麼根基、因緣、出身,阿彌陀佛都會與諸聖眾上門迎接。阿彌陀佛所發四十八願,願願攝受眾生。極樂世界種種不可思議,十方諸佛出廣長舌相佐證,本師釋迦牟尼苦口婆心推介,慈父阿彌陀佛望眼欲穿盼歸。

如此,我們便時時刻刻生活在阿彌陀佛的大悲關愛之中,時時刻刻浸潤在阿彌陀佛的無礙光明之中。歡喜時,是“南無阿彌陀佛”;悲傷於自己,無歡喜時,也是“南無阿彌陀佛”;慚愧時,是“南無阿彌陀佛”;深恥於自己,無慚無愧時,也是“南無阿彌陀佛”;心淨時,是“南無阿彌陀佛”;心亂時,也是“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五、一心不亂

《佛說阿彌陀經》中的“一心不亂”,是令眾多淨業同修困擾的話題,蓮池大師對此以“理一心,事一心”作了精辟的論斷。往生淨土有不同的品位,表明“一心不亂”因修行者功夫的不同也有不同的次第,“理一心不亂”是聖者的境界,我們姑且不談。我們單從最基本的凡夫層面來探討“事一心不亂”,筆者個人將此理解為“求生淨土這一終極目標不亂”,也就是“信願不亂”。 眾生“往生”的真正含義是阿彌陀佛的“接引”,只要淨業行人盡形壽真信切願求生淨土,至臨終仍不改初衷,自然與佛願力相應,蒙本尊阿彌陀佛與諸聖眾接引往生極樂世界。

修行淨土法門,最忌目標散亂,前日想求生極樂,昨日又發願兜率,今日又想來生為男身出家,明日又可能發願到藥師佛國,這種心態即與“一心不亂”相違背。所謂“一心不亂”,應是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情形下,均保持求生極樂世界的願望和信心,即使有朝一日豁然開悟,明心見性,登地證果,或者天塌地陷,利刃砍頭,乃至臭名昭著,也至死不渝,決不改變信願。如此,決定能生極樂世界。 

《佛說阿彌陀經》(鸠摩羅什大師譯):捨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稱贊淨土佛攝受經》(玄奘大師譯):又捨利子,若有淨信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聞如是無量壽佛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名號,極樂世界功德莊嚴,聞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亂。是善男子或善女人,臨命終時,無量壽佛與其無量聲聞弟子、菩薩眾俱,前後圍繞,來住其前,慈悲加祐,令心不亂。既捨命已,隨佛眾會,生無量壽極樂世界清淨佛土。

由上可知羅什大師的“一心不亂”即為玄奘大師的“系念不亂”(鎖定目標不動搖),羅什大師的“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為玄奘大師的“慈悲加祐,令心不亂”(佛力加持,令其正念不亂)。而“若一日至若七日”章句後面,應為省略號,以示可以無限延伸,不做片斷想,遇到淨土法門一日就行持一日,遇到一年就行持一年,盡形壽行持終生不辍,直至蒙佛接引。玄奘大師在羅什大師意譯之後又對《佛說阿彌陀經》的重新直譯,是否專就為了解決後人對此等章句的理解差異,個中密義,耐人尋味。

佛法圓融無礙,判斷一位淨業興人是“專修”還是“雜修”,是不能用念一部經或多部經作為尺度的。因為一部與多部是數量的概念,而專與雜是質量的概念。研讀經典多少要根據各人的具體條件以及文化的深淺、悟性的高低,不可一概而論。你主張少而精,可以專念一部經;你主張廣學多聞,可以念多部經。但無論念一部經也好,念多部經也好,以所有功德回向求生極樂世界為唯一目標,便可以稱為“專修”。反之,即使專念一部也不能算是專修。

《佛說無量壽經》“攝生三願”和“三輩往生”都提到“發菩提心、修諸功德、植諸德本”,《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上品上生章也有“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一日一夜”等章句。如一個人發願要賺錢買一套房子,定下既定目標後,他本職工作所賺的錢,開發副業所賺的錢,從事兼職所賺的錢,全部集中起來都用於買房子,就叫“專修”。如果他把賺的錢既用於買房,又用於買車,還挪用去搞投資,則稱為“雜修”。如果淨業行人能把持戒、念佛、誦經、持咒、行善等種種功德回向於“求生極樂世界”,即使是日日誦經、天天持咒、廣行六度四攝,都是“專修淨業”,否則即為“雜修”。

六、念佛實益

念佛一聲,罪滅河沙;禮佛一拜,福增無量。

念佛的人被諸佛菩薩層層圍繞,因而能逢凶化吉,在日常生活中,更是冥冥中受佛護持而未能覺察。佛在經中說:往生極樂世界的人,多如疾雨。在這裡介紹幾則念佛感應實例,以說明念佛的種種利益。

1、病中鬼現,大佛來救

記得在1991年春天,我高燒不退,住進醫院。

住院的第一天晚上,病房裡只有我一個病人,小女兒陪護著我,燈一直亮著。大約10點鐘左右,我神智清楚,但心裡十分不安。突然,我看見右上方床頭有個穿灰衣服的小鬼,見不到臉。我非常害怕,把眼睛閉起,但不管睜眼、閉眼,總能看見那個小鬼站在床頭,我緊張得不得了。

就在這時,左上方床頭出現一位身材高大的和尚,身穿袈裟,頭戴一頂寫有“佛”字的帽子,盤坐在一把古色古香的大木椅子上。我仔細端詳著大佛,慈祥而莊嚴,不知為什麼,我一點兒也不害怕了。我整晚沒睡,大佛一直在那椅子上坐著。

第二天一早,我丈夫來了。我把發生的情況告訴他,並說:“大佛現在還在這裡坐著。”我丈夫不信。我一時無法使他相信,著急地說:“真的還在這裡,我不是講故事。”話音剛落,大佛不見了。

我當時沒入佛門,對佛法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帽子上有個“佛”字,我還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如果當時不是阿彌陀佛救度我,我肯定是小命嗚呼了。從那以後,我就開始學佛了,並勸我的媽媽、妹妹進入佛門。

南無阿彌陀佛!

(安徽貴池 胡阿妙2001年11月)

2、蓮霧芋圓豆腐

金嫂是在台灣打工的菲傭,其子在故鄉菲律賓跑船。每當想起海上的凶險,她就提心吊膽。

主人是個專心學佛的女居士,每日清晨即起而誦經焚修。金嫂聽著那仙樂般的誦經聲,頗生羨慕,認定那必然有某種神力。一日,金嫂請女主人隨便教一句經文念念,好為遠方的兒子祈福。女主人沉吟片刻,微微颔首一笑:你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吧!

“蓮霧、芋圓、豆腐?”她疑惑地瞪大眼睛。她的台語雖差,這幾個字眼倒是知道的,想開口再問,可女主人已經轉身走開了。蓮霧、芋圓、豆腐也可以保佑人?她邊掃地邊想,越想越覺得這個宗教果然好,食物對人不是最重要的嗎?用食物作經文既實在又貼切。“蓮霧、芋圓、豆腐,蓮霧、芋圓、豆腐……”金嫂開始有事沒事都念,念得十分虔誠。

不久,她那瓢泊海上的兒子遭遇暴風雨,全船唯他一人獲救。歷險歸來,提起當時的巧遇,真是不可思議:在驚濤駭浪中,忽有一大片雜亂的蓮霧枝遠遠飄來,他使盡最後一點力氣游過去,攀住纏繞交錯如一張筏子的蓮霧樹桠,隨浪飄流了兩天兩夜,受盡日曬寒凍,幾度餓昏過去。正在感覺獲救無望之際,只見一顆顆芋圓和一方方凝白的杏仁豆腐從落日的方向漂聚過來,他狼吞虎咽,覺得世上再沒有比這更美味的東西了。

這番敘述無人願信,大伙都嘲笑他是被海難嚇呆了,變得癡言瘋語。

唯有金嫂相信,並且感恩戴德:肯定是自己所持念的六字真言發揮功效了。

今晨,金嫂原打算起個大早,趕在女主人誦經前報告這樁奇跡,未料仍是太遲。朝陽透過窗戶照進來,專注於禮拜中的女主人沐浴在一片金光中。金嫂恭敬地伫立於佛堂外,靜靜等候,內心充滿肅穆之情。

按:在台語中,“蓮霧、芋圓、豆腐”與“南無阿彌陀佛”諧音。菲傭中文念不准,亦不知“南無阿彌陀佛”六字之義,誤以為蔬菜水果,念之能保平安,因而行住坐臥念念不捨,音雖不准,亦誤解其義,然彌陀慈悲,仍滿其願,且感應奇特,至使聞者起信,信者稱念。故知:

口雖未言,佛已先知;音雖不合,佛解其義。

願子免難,子即免難;願生彼國,亦必往生。

佛智如何,雖未明信;一向稱名,暗合道妙。

欲學淨土,宜還愚癡;稱名念佛,無義為義。

(《念佛感應錄》)

3、黃打鐵

黃打鐵是宋朝潭州人,打鐵為生,每打鐵時,念佛不絕於口。妻曰:“打鐵本辛苦,再加念佛,豈不更苦?”

黃答:“此法極好,往日爐邊覺火熱,念佛則不熱;打鐵覺臂酸,念佛則不酸。”

一日無疾,托鄰人寫頌雲:

叮叮當當,久煉成鋼。太平將近,我往西方。

執錘立化,面不改容,異香芬郁,天樂鳴空,眾所共聞。

其頌盛傳於湖南,人多念佛。

(《佛祖統記》、《淨土聖賢錄》)

別無他能,只是念佛;一錘一佛,念佛不辍。

留偈立化,面不改容;異香芬郁,天樂鳴空。

念佛作務,兩不相妨;士農工商,皆可模仿。

但願如是,依樣行持;尋奇覓巧,將成虛度。

(《念佛感應錄》)

4、韓有才

韓有才是一位中學教師,家住江蘇省高淳縣鳳山鄉東村,他的母親和弟弟均為佛教信徒,他本人不信佛,但也不排斥誹謗。1991年41歲時,被胃癌折磨致生命將近結束,幡然醒悟。

蓮友勸他念佛,他當即接受:要麼不信,信就不疑。於是開始專心念佛。

農歷12月12日22時,臥床多日的韓有才突然要起來,家人不知何故,他說:佛來了,躺著不尊敬。並問:你們沒看見嗎?

五分鐘後韓有才安然逝去。

(朱寶華供稿)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绀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鹹令登彼岸。

附:往生的因緣和品位

《佛說無量壽經》之“三輩往生”和《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之“九品往生”不能簡單的會通,也不能機械的分開,所謂“不一不異”,其中即有不共,也有開合。按照其基本內容來看,大經三輩是按照攝生三願(第十八十念皆生我國願、十九勤修我皆接引願、二十願系念必得往生願)建立的,而觀經九品則是按照淨業三福建立的,如大經三輩皆系善人,而觀經下品破戒犯惡之人。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二·復王子立居士書三》雲:《無量壽經》中,有三輩;《觀無量壽佛經》,有九品。下三品,皆造惡業之人,臨終遇善知識開示念佛,而得往生者。王龍舒死執三輩即是九品,此是錯誤根本。故以下輩作下三品,其錯大矣。

附表: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九品往生(表1)

 

屬性

品位

生前相狀

往生因緣

大乘凡夫(淨業三福之大乘福)

上品上生

發三種心,即便往生。何等為三,一者至誠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發願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國。復有三種眾生,當得往生。何等為三,一者慈心不殺,具諸戒行。二者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三者修行六念,回向發願,願生彼國。

只具上述任一功德一日,乃至七日,回向願生彼國。行者自見乘金剛台,隨佛歡喜往生。

上品中生

不必受持讀誦方等經典。善解義趣,於第一義,心不驚動,深信因果,不謗大乘。

回向願生彼國。行者自見坐紫金台,合掌仰贊彌陀,慶慰往生。

上品下生

亦信因果,不謗大乘,發無上道心。

回向願生彼國。行者自見坐金蓮華,華合隨佛往生。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九品往生(表2)

屬性

品位

生前相狀

往生因緣

小乘凡夫(淨業三福之二乘福)

中品上生

受持五戒,持八戒齋,修行諸戒,不造五逆,無眾過患。

以此戒德,回向願生彼國。聞已歡喜,自見身已坐華台,低頭禮佛。未舉頭頃,已得往生。

中品中生

受持沙彌戒,或比丘戒,或八關齋戒一日一夜,威儀無缺。

回向願生彼國。行者自見坐蓮華上,華合往生。

具善凡夫(人天福)

中品下生

孝養父母,

行世仁慈。

臨終遇善知識廣說阿彌陀佛國土莊嚴與四十八大願。聞已,尋即命終,少時即得往生。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九品往生(表3)

屬性

品位

生前相狀

往生因緣

罪惡凡夫(無有善行)

下品上生

若有眾生,作眾惡業。雖不誹謗方等經典,如此愚人,多造惡法,無有慚愧。

臨終忽遇善知識教稱念彌陀名號,以稱名故除五十億劫生死之罪。行者即見化佛光明遍室,報命尋終,乘華隨佛往生。

下品中生

毀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盜現前僧物,不淨說法,無有慚愧,以諸惡業而自莊嚴。如此罪人,以惡業故,應墮地獄。

善知識以大慈悲,為其贊說阿彌陀佛,罪人聞已,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如一念頃,即得往生。

下品下生

作不善業,五逆十惡,具諸不善。如此愚人,以惡業故,應墮惡道,經歷多劫,受苦無窮。

臨終遇善知識,教令念佛,具足十聲。稱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如日輪的金蓮華,住其人前,如一念頃,即得往生。

印贈經書有五種福報

1、長壽:因為人們聽經和讀經以後,不造殺業,所以施者將來能感到長壽的果報;

2、大富:因為人們聽經和讀經以後,不會偷盜,所以施者將來能感到大富的果報;

3、端正:因為人們聽經和讀經以後,心平氣和,所以施者將來能感到端莊的果報;

4、尊貴:因為人們聽經和讀經以後,會信仰佛法,歸依三寶,所以施者將來能感到尊貴和有名望的果報;

5、聰明:因為人們聽經和讀經以後,領悟力會增長,而且容易明白微妙的道理,所以施者將來能感到聰明的果報。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