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先和居士:當世人學佛的三大業障


 2021/7/30    熱度:4571    下載DOC文檔    

當世人學佛的三大業障

劉先和

  當世人學佛者甚多,成果者甚少,這自然受制於當世人的根器,難以更改。但無疑與社會發展現代化,人們受用塵世間越來越多,業障越積越重有關。放眼看看當世,打量眾生,很明顯地便會覺察到當世人學佛的多重業障,尤其以三障為最突出。
  一、所知障
  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當世人大多懂得一些世間知識,現代科學的發展,對一般自然、社會現象也都有了初步的解脫,因而當世人認識自然、認識生命都習慣於將現代科學作為認識武器,即便是學習佛學,也習慣於將自己掌握的物理知識,化學知識,地理天文知識、哲學知識等來與佛學作對照,並以自己了知的世間知識作為標准,為真理,由此去判斷佛學原理的是與非。這就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殊不知,現代科技知識是人類發展的經驗總結,是人類認識自然、認識社會的不斷深化過程中的一定階段。這些知識並非是絕對真理,並非是停止不前的,還有個不斷發展的漫長過程。而佛學原理是釋迦牟尼通過親身體證,透悟宇宙、生命運作奧秘的真理,且二千多年來又通過無數高僧大德的印證。再創佛學與現代科技研究宇宙、生命的渠道也不一樣,佛學從解剖精神著手,直指人性,透知生命本體,由本體至本體的種種現象來認識一切;而現代科技是從分解物質著手,層層剝離,處處分析,認識一步進一步。如果將世間知識與佛學作對照、作比較,這兩者之間除了有一些共同點外,難免在許多方面還有一些差距,這是很正常的。現代科技的一切成果均是人類社會認識自然的階段性成果,將階段性成果與佛學原理的這種終端成果作比較,以此來確定佛學的是與非,那顯然是不合情理的,也是不公平的,顯然這不是一種科學的態度。不知當世人是否注意到這一點,就是佛學中的許多原理現代科技知識無法作解答,但也只是停留在無法解答之上,至今為止,現代科技的發展,並沒有推翻佛學原理的定理定論。倘若把不能解說的東西都視為迷信、視為妄說,那就終生只能在佛道之外。作為當世人學習佛學是應特別克服這個觀念的。
  社會發展的客觀事實是,現代科技知識每進一步,對佛學原理的認識就深一層。要不,社會已經進入到今天這麼一個高科技的時代,佛學、佛教這個東西還會如此發展旺盛。因此,現代人學佛理應不被所知而障,放下所知,從頭開始,克服習力,精進研學,如是操行,必定進入到一個嶄新的世界。
  二、坐不住
  如今社會開放。百業興旺,市場活躍,世間震蕩。人們處在這麼一個環境當中,攀緣心隨外境動蕩,欲望強烈、人心躁動,這是最常見的一種現象。處在這種大環境中學習佛學,很多人反映:學佛坐不住。是難以坐得住,一個沸騰的世界,滿街滿巷的卡拉OK廳、歌舞廳、酒吧,還有健身房,保齡球館,影視廳,不去潇灑潇灑,簡直有枉為在世之感。經商的、搞生產的、坐機關的,無不神情緊張,要麼兩眼死死盯住那變幻莫測的市場,盤算著自己的利益,要麼扣住心思,盤算那權力官位,膨脹著自己的私欲。“時間就是金錢”、“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時流尚社會,刺激人們的心扉,增長人們的貪欲,而且社會崇尚這種貪欲,極力贊頌這種貪欲,在這種環境當中,想靜靜地坐下來,的確是一件很難的事,並非人人能行。不過,不妨認真想一想,人生在世,實質上到底需要些什麼。吃的、穿的是滿足身體需要,這是不可少的。至於那些名譽、地位對人的實質生存又有什麼意義?過多的貪求除了增加自己的痛苦之外,好像並沒有什麼收益。倘若過多的索取,留給自己的也只是病痛。何況那些與自己生存發展無實質意義的東西。有的人終生都是在為著自己的虛榮心奮斗,為自己出人頭地而與天、與地、與人斗,這是十分值得憐憫的。殊不知,虛榮心是永遠填不滿的,人若在虛榮心的支配下生活、實在太苦太累,一切個人的地位、名利那完全只能隨緣而有,強緣所求,往往是苦了自己,害了別人。至於當世人的那種外境來平衡自己心態的情形,靠刺激來滿足自己的心理需求的作法也是不可取的。一旦失去這種外境而產生的空虛,會使自己感到極度不安,很容易對生活、對人生產生變態的心理。其實,靜心便是福。這是很多人體會不到的人生快樂。
  三、貪神通
  當世人有一個比較普遍的習性,就是急功近利。不少人將這種心態帶到學佛中去,於是造成種種弊端,最為突出的便是貪神通。其實學佛的根本旨意在增進人智慧,使之正確認識世界,認識自己,認識人生,從而把握住自己,沿著一條屬於自己的軌道生活,最大的利益是使自己從痛苦煩惱中解脫出來,成為一個完全自由的人、覺悟的人。學佛的過程是一個覺悟的過程,是一個不斷提高心智,悟入佛道的過程,絕對不會是清晨坐禅,夜允成果。然而眾多當世人學佛,總想通過三兩日用功,一二月努力就獲得一些奇異功術,以用於社會,顯示於天下。以這種心態來學佛,往往容易浮心急燥,極其容易誤入外道,乃至走火入魔。近些年,隨著佛學佛教的發展,許多寄附於佛教的外道,高揚著佛家的旗號蜂擁而圭,活動十分瘋狂。他們以一些奇功異術,以一些低劣的說教,迷惑群眾,取得信眾盲目的支持。以致有些學佛多年的人,乃至於一些有相當知識水平的人,在眾多外道面前是非不分,呈一種有奶便是娘的態度,這雖然與這些人信力不堅,智慧不高,佛理不通有關,但與其心底那種急功近利,貪求神通的意識是有密切關系的。
  所謂神通只是學佛人脫離塵緣、靠心性智慧的使用而出現的一種現象,他僅僅是學佛過程中的階段成果,他不是學佛的最終目的,貪神通者一則停止不前,由所愛而止步;二則易亂用神通,誤己害人,這是一個真正學佛人應該克服的。何況在我們常見的人當中,真正能有神通者,恐怕千人萬人中難尋一名,若我們學佛被那些小方小術所牽引,自以為那是神通顯示,那真叫人啼笑皆非。
  學佛是學智慧,若學佛被神通所迷,或立志學佛是求得神通,那恰如從一個泥坑跳入另一個泥坑,終生不得清淨。因此,當世人學佛切不可心急火躁,不可將世間功利之心帶入學佛之中。我見周圍不少人學佛心切,大有一種急病亂投醫之作。見有的人四處求師拜藝,急於求得功果,以至於誤入外道,走火入魔,心裡尤為悲切,如此這般,既毀了自己,又拖累了家庭、朋友,實為一大災難。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