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修平教授:什麼是參禅?


 2021/9/15    熱度:111    下載DOC文檔    

什麼是參禅?

參禅,即參入禅道之意,是禅宗修行方法的統稱。禅宗修禅,注重向內反究,在意識深層次進行參究、伺察,以頓悟真理。參禅的目的在明心見性,除去自心污染的障蔽,實見自性本來面目。污染就是妄想執著,自性就是如來智慧德相。參禅的先決條件是萬緣放下,一念不生。萬緣放下了,妄想自消,分別不起,遠離執著,一念不生,自性光明才能全體顯露。

參禅的最早形式是安心法門。相傳禅宗二祖慧可曾要求達摩為其“安心”,而獲大悟。其後禅宗南北二宗皆教人於息慮忘念處,反究內心。《壇經》中惠能曾開示其師兄慧明:“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慧明言下大悟。這個故事說明,禅宗參禅的要領在於正念正思時,返照內心,內省自己的“本來面目”。

南宗禅在數傳之後,愈加強調參究的重要性。禅師教導參禅的方式日益靈活多變,為避免學徒趨向理性思維,往往不准自佛教經典中探求,而令其內心自省,或輔以棒喝、拳打腳踢、瞪目橫眉、斷指斬貓等手段,以擊學徒心中之疑問,逼其斷落意識,達到開悟的目的。

南宋時,禅宗的參禅法門主要演變為以公案為人手憑借的臨濟宗“看話禅”和從攝心靜坐、潛神內觀、內息攀緣以至悟道的曹洞宗“默照禅”。

看話禅.又作看話頭、話頭禅,是以參看話頭(公案)為門徑的參禅方法,是臨濟宗大慧宗杲所提倡的宗風。公案,原指官府的案牍,禅宗借指前輩祖師的言行范例,並以它作為判斷當前是非的准則,或以此機緣語句去探討古德的意蘊禅趣。五代以來,禅宗祖師的語錄越積越多,禅宗“不立文字”發展為“不離文字”,禅門中更興起注解闡釋古人禅語的風氣,真實參禅者漸少,背離了禅宗原本的宗旨。有鑒於此,大慧宗杲力倡看話禅,以圖重振禅風。宗杲反對將公案作為正面的文章去理解,而提出了一種新的參禅方法,即從公案中提取某一語句作為話頭,對它進行內省式的參究。比較常見的話頭有“萬法歸一,一歸何處”、“狗子有無佛性”、“念佛是誰”,等等。參話頭的要領在於不意解理論,而是單參一句,時時提撕,念念不忘。在參究過程中,時刻反觀內心,提起疑情,一疑到底,至山窮水盡處,大死一番,蓦然咬破,則朗然大悟,生死心絕而諸佛現前。

默照禅,以看心靜坐為根本,無需語言文字,默默靜坐,反觀內照,從而萌生智慧,洞見諸法本源,這是宋代曹洞宗宏智正覺禅師開創的禅法。默,即忘言絕慮,捨棄一切言語分別;照,即靈明常照,不墮昏沉。默照禅的興起,與看話禅一樣,也是針對“文字禅”、“口頭禅”的風行,而力圖革除弊端,重振宗風。正覺的《默照銘》指示了默照禅的基本方法和原則:“默默忘言,昭昭現前,鑒時廓爾,體處靈然。”默照禅法以“不觸事而知,不對緣而照”為要領,講究默照平等,不可偏廢。靜坐時的默照,與把頭腦變成一片空白的情形完全不同。如果陷於呆若木雞似的靜態,固然是“默”了,卻沒有“照”的作用,因此正覺說“照中失默,便見侵凌”,“默中失照,混成剩法”。從某種角度說,默照禅帶有向傳統禅學復歸的色彩,與達摩“面壁而坐,終日默默”相似。所不同的是,宏智正覺也拈、頌古則,將前人的方法,另從體用、理事、空有、明暗、能所等個個宛轉回互的關系加以運用,來說明達到“殺活在我”的大自在、大活潑的悟境。

(摘自《佛學問答》洪修平、許穎 著)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