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忏華居士:湛然大師苦修中興天台宗


 2022/7/25    熱度:271    下載DOC文檔    

湛然大師苦修中興天台宗

黃忏華

唐代天台宗高僧。俗姓戚,常州晉陵荊溪(今江蘇宜興縣)人,其家世習儒學,幼年便超然有邁俗志。玄宗開元十五年(727),他年十七歲,游浙東,尋師訪道。至十八年(730),於東陽遇金華方巖,示以天台教門並授以《摩诃止觀》等書,於是求學於台宗八祖左溪玄朗(673~754)門下。玄朗知為道器,誨以所傳天台教觀的大旨,其後十余年間專究此學。到天寶七年(748),三十八歲,才在宜興君山鄉的淨樂寺出家。既而往會稽的開元寺,就四分律相部宗名僧昙一,廣究律部。又在吳郡開元寺,敷講《摩诃止觀》。過了六年(天寶十三年,754),玄朗圓寂,於是在東南各地盛弘天台的教法。當時禅、華嚴、法相諸宗,名僧輩出,各闡宗風,湛然概然以中興天台為己任,常對弟子說︰‘今之人或蕩於空,或膠於有,自病病他,道用不振,將欲取正,捨予誰歸?’從而祖述所傳,撰天台三大部的注釋及其他凡數十萬言,顯揚宗義,對抗他家,於是台學復興。天寶、大歷間(742~779),玄、肅、代三宗前後征召他,都托病固辭。初住蘭陵(今江蘇武進縣),晚年遷天台國清寺,以身誨人,耆年不倦,當大兵大饑之際,學徒來集的更多。德宗建中三年(782),在佛隴道場圓寂。天台宗人尊為第九祖。一般稱為荊溪尊者,又稱妙樂大師。弟子有道邃、行滿、元浩等三十九人,其中吳門元浩(?~817)於《法華》、《止觀》之學深有所得,為湛然囑累弟子。道邃、行滿後來傳教觀於日僧最澄(767~822),最澄盡寫此宗的教籍以歸,開立日本的天台宗。賢首宗的名德清涼澄觀,早年亦嘗從湛然受學《止觀》及《法華》、《維摩》等疏。又有翰林學士梁肅,也曾從湛然學教觀,深得心要,嘗以《摩诃止觀》文義弘博,刪定為六卷,又述《止觀統例》一卷等。其說出入儒釋,和宋代理學極有關系。此外,從湛然受學的人士,有李華等數十人。

湛然的著作,有《法華玄義釋簽》二十卷、《法華文句記》三十卷、《摩诃止觀輔行傳弘決》四十卷,注釋三大部,闡明顯教觀的深旨。又有《金剛錍》一卷、《止觀義例》二卷、《法華五百問論》三卷,建立自宗的正義,破斥他家的異解。此外,有《摩诃止觀輔行搜要記》及《維摩經略疏》各十卷、《維摩經疏記》六卷或三卷、《華嚴經骨目》二卷、《法華經大意》、《十不二門》、《始終心要》、《法華三昧行事運想補助儀》各一卷等。其中《十不二門》,原是《法華玄義釋簽》卷十四的一節,湛然在《釋簽》中,立色心、內外、修性等十種不二門,發揮本、跡十妙的深旨,後人以其說在天台教學上占重要的地位,錄出別行,注解多到五十余部。《玄義釋簽》、《文句記》、《止觀輔行》、《金剛錍□》、《始終心要》也都有後人的注解。

湛然極力發揮智顗的宗義,然而有時借助於《大乘起信論》,有時接近賢首家言,其獨特的學說,是‘無情有性’論,他在《金剛錍□》、《止觀義例》及其他著作中,按依正不二、色心一如之理,說佛性遍法界,不隔有情無情,一草一木、一礫一塵,皆有佛性。但他在這裡所說佛性,是三因(正因、了因、緣因)佛性中的正因佛性,即是法性,又即真如。他進而應用《起信論》的真如隨緣不變說,來證明無情有性。依他說︰假如依不變隨緣理,常住的真如和變化的萬法是一體,有情、無情都不在萬法之外,那就彼此真如同一。猶如波雖有清濁之分,濕性卻無彼此之別。如《金剛錍》說(大正46·782c)︰‘萬法是真如,由不變故。真如是萬法,由隨緣故。子信無情無佛性者,豈非萬法無真如耶?故萬法之稱寧隔於纖塵,真如之體何專於彼我?是則無有無波之水,未有不濕之波。在濕讵間於混澄,為波自分於清濁。雖有清有濁而一性無殊,縱造正造依依理終無異轍。’認為不僅有情具有佛性,無情也本來具有。原來早年從湛然受學教觀的澄觀,後來轉入賢首宗,在所撰《華嚴大疏鈔》卷三十說(大正35·726b)︰‘經雲︰佛性除於瓦石。論雲︰在非情數中名為法性,在有情數中名為佛性。忠非情非有覺性。’《華嚴經疏演義鈔》卷三十又說(卍續10·108上)︰‘此段疏為遮妄執一切無情有佛性義。’湛然的《金剛錍論》,主要對其說而發,間及唯識家的決定二乘及無性有情無佛性論。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