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忏華居士:中國佛教史略—北朝佛教


 2022/8/8    熱度:224    下載DOC文檔    

中國佛教史略--北朝佛教

北朝佛教,是包括從北魏明元帝泰常年(420,即晉亡之年)到北周靜帝大定元年(581)中國南北分裂時期,中國北部的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諸代的佛教。

北魏拓跋氏從道武帝(396—409)和晉室通聘後,即信奉佛教。道武帝本人好黃老,覽佛經。見沙門,都加敬禮,並利用佛教以收攬人心。繼而任趙郡沙門法果為沙門統,令绾攝僧徒,並於都城平城(今山西大同市)建立塔寺。明元帝(409—423)也在都城的四方建立佛像,並令沙門開導民俗。其嗣子太武帝(423—452),“銳志武功”,因道士寇謙之、司徒崔篈浩的進言,遂於太延四年(438)三月,令五十歲以下的沙門,一概還俗,以充兵役。太平真君五年(444)正月,又禁止官民私養沙門。到了七年(446)二月,因對蓋吳的內亂用兵,發見長安一寺院收藏兵器、釀具及官民寄存的很多財物,懷疑僧徒與內亂有關,又聽信崔浩的話,命盡殺長安及各地沙門,並焚毀經像。這一命令,由於太子拓跋晃故意延遲宣布,遠近沙門多聞風逃匿,佛像經卷也多秘藏,只有境內的寺塔被破毀無遺。這就是中國佛教史上三武一宗滅法之始。不久寇謙之病死,崔浩也因事被殺,禁律稍弛。至文成帝(452—465)嗣位,即明令重興佛教,准許諸州城郡縣於眾居處各建寺一所,並許平民出家,寺塔經像漸漸修復。文成帝還以罽賓(今克什米爾)沙門師賢為道人統,後又以涼州沙門昙曜繼任,井一再改稱沙門統,乃至昭玄沙門都統,並禮以為師。昙曜原來和玄高同在涼州修習禅業,後到平城,即為太子晃所禮重,被任為昭玄都統,即請於平城西武州山開鑿石窟,镌建佛像,這就是遺留至今的著名佛教遺跡——雲岡石窟。此外有沙門僧周,常在嵩山修頭陀行坐禅,太武帝滅佛時,與數十人同入長安西南的寒山,後令弟子僧亮到長安,修復故寺,延請沙門,關中佛法的復興,他是出了力的。獻文帝(465—471)繼位,也嗜好黃老浮屠之學,六年即退位,在宮中建寺習禅。後孝文帝(471—499)時,迎像、度僧、立寺、設齋、起塔,廣作佛事,並提倡《成實》、《涅槃》、《毗昙》等佛教義學,師事通曉《涅槃》、《成實》的學者道登。又敬信佛陀扇多,替他在嵩山立少林寺,與以供給。在鸠摩羅什所居舊堂建三級浮圖,訪求羅什後裔。孝文帝還允許了昙曜的申請,令以所掠得的青齊地方的人民等,每年輸谷六十斛入僧曹以為僧只戶,其谷即稱僧只粟,作為赈饑及佛事之用。又以一些犯了重罪的人和官奴為佛圖戶,以充寺院的雜役和耕作等事。這些措施促進了寺院經濟的發展,也產生了不少流弊。其後宣武帝(499—515)時大興佛教,有不少外國僧人來到洛陽,帝為立永明寺,房捨一千余間,共住外國沙門千余人,其中有著名的譯師昙摩流支、菩提流支、勒那摩提、佛陀扇多等,而菩提流支為其首席。他到洛陽時,宣武帝殷勤慰勞;他在內殿翻譯《十地經論》的第一日,帝親自筆受。著名的龍門石窟(在洛陽城南伊阙龍門山),也是這時所營造。因之當時佛事很盛。至孝明帝(515—528)時,太後胡氏(世稱靈太後)攝政,她在熙平元年(516)營造了洛陽的永寧寺塔,極其壯麗。同年她又遣敦煌人宋雲,偕崇立寺比丘惠生往西域朝禮佛跡,訪求經典。宋雲等歷訪乾陀羅等十余國,留居烏場二年,到正光三年(522)冬,獲得大乘經論一百七十部以歸。宋雲撰有《家記》(《唐志》作《魏國以西十一國事》一卷),全書已佚;惠生撰有《行記》(《隋志》作《慧生行傳》一卷),現存(題作《北魏僧惠生使西域記》)。同時有沙門道藥(一作榮),也越蔥嶺到過西域。由於北魏諸帝奉佛的影響,朝野風從,人民經官私得度出家為僧的日多,另一方面也因戰爭頻繁,人民多假稱入道以避徭役。孝文帝太和元年(477),平城即有僧尼二千余人,各地僧尼七萬七千二百五十八人。到了魏末,各地僧尼多到二百余萬人。出家的猥濫,為前所未有(《釋老志》、《洛陽伽藍記》)。當時興造寺塔的風氣極盛,孝文帝太和元年,平城新舊寺約一百所,各地六千四百七十八所。但到了魏末,洛陽一千三百七十六所,各地寺廟達三萬有余(《釋老志》、《洛陽伽藍記》)。魏代佛教的發展,可謂盛極一時。

北魏至孝靜帝(534—550)時,分裂成東西二魏,高歡遷孝靜帝到邺都,成為東魏,洛陽諸寺的僧尼也隨同移邺。邺都臣民多隨便捨宅地、立新寺,其時名僧昙鸾,為孝靜帝所重,稱為神鸾。

繼承東魏的北齊帝室,也利用佛教。文宣帝(550—559)嘗請高僧法常入內庭講《涅槃》,並拜為國師。又置昭玄寺,設大統一人、統十人、都維那三人,令管理佛教,而以法上為大統。法上(454—539),是慧光的弟子,擅講《十地》、《地持》、《楞枷》、《涅槃》等經論,並廣著文疏;其弟子有慧遠(淨影)等,均知名一時。其時,北印沙門那連提黎耶捨於天保七年(556)來邺都,文宣帝出舊藏梵本千余筴,請他在天平寺翻譯。文宣帝於晚年,更到遼陽甘露寺,深居禅觀,不理政務。此後北齊諸帝,多半好佛,邺都的大寺約有四千所,僧尼近八萬人;全境的寺院有四萬余所,僧尼二百余萬人(《續高僧傳》卷八《法上傳》,又卷十《靖嵩傳》)。

西魏都城在長安,其地佛教,曾因北魏太武帝的滅法,一時衰歇,但西魏文帝(535—551)及函相宇文泰都好佛,文帝曾建立大中興寺,並以道臻為魏國大統,道臻即大立科條,以興佛法。宇文泰也提倡大乘,嘗命沙門昙顯等依經撰《菩薩藏眾經要》及《百二十法門》,以為講述的資料。

取代西魏而興的北周王朝,亦頗崇佛。明帝(557—560)建大陟岵、陟屺二寺,並每年大度僧尼。當時名僧昙延、道安稱為玄門二傑,南方的學僧來游關中的也有亡名、僧實、智炫等。但不久即有武帝滅法的事件發生。武帝(560—578)重儒術,信谶緯,由於還俗僧衛元嵩和道士張賓的建議,請省寺減僧。武帝集眾討論三教優劣,前後七次,各有是非。

更令群臣詳論道、佛二教的先後、淺深、同異,意欲借此來廢斥佛教,但當時司隸大夫甄鸾作《笑道論》,沙門道安作《二教論》,僧(勔)著《十八條難道章》、《釋老子化胡傳》等,廢佛之議因而暫止。到了建德三年(574)五月,武帝又大集臣僚,命道士張賓和沙門辯論,沙門智炫駁難道教,武帝亦不能屈智炫,於是命令把佛、道二教一並廢斥,沙門、道士還俗,財物散給臣下,寺觀塔廟分給王公,當時僧、道還俗的二百余萬人。既而又立通道觀,簡取佛、道二教名人一百二十人,並令衣冠笏履,稱為通道觀學士,命通闡三教的經義。後三年(建德六年,577)進兵北齊,攻占邺都,又召集齊境沙門大統法上等五百余人,宣布廢省佛教的意見,只有淨影慧遠一人,和帝反復爭論,武帝雖然詞窮,卻仍然下令毀滅齊境的佛教,所有八州的寺廟四萬余所,全部改作宅第,僧徒將近三百萬人,也全令還俗;焚毀經像;財物由官廳沒收。到了第二年,武帝死了,宣帝(578—579)嗣位;還俗僧任道林等力請恢復佛教,得到許可。大成元年(579),於東西二京立陟岵寺,選擇舊日有名望的沙門二百二十人,須發冠服,在寺行道,並命智藏等長發為菩薩僧,任寺主。至於民間禅誦;一概不加干涉。次年(580)五月,靜帝(579—581)繼立,左丞相楊堅輔政,命全國恢復佛、道二教,重立佛像及天尊像,又給陟岵寺智藏、靈干等落發;並度僧二百二十人。這時佛教算是正式恢復。

北朝各代的佛典翻譯,相續不絕。文成帝和平三年(462),在平城石窟寺,昙曜與西域沙門吉迦夜等譯出《付法藏因緣傳》六卷,又譯《大吉義神咒經》一卷、《雜寶藏經》八卷、《方便心論》一卷等。北魏遷都洛陽以後,昙摩流支、菩提流支、勒那摩提、佛陀扇多等相繼來華。昙摩流支專精律藏,於宣武帝(500—515)景明二年到正始四年(501—507)七年間,在洛陽譯出《信力入印法門經》等三部。菩提流支和勒那摩提等,起初一同翻譯,後因師承和見解不同,各自別譯,因此所譯出的《法華經論》、《寶積經論》及《究竟一乘寶性論》等各有兩本(見《開元釋教錄》卷六勒那摩提條注)。菩提流支博學多識,於永平元年(508)來洛陽,被稱為譯經的元匠,同年譯出世親所造《十地經論》,後來陸續譯出許多經論。到東魏時,隨孝靜帝去邺都,繼續翻譯,他從永平元年到東魏天平二年(535)的將近三十年間,先後譯出《佛名經》、《入楞伽經》、《法集經》、《深密解脫經》、《勝思惟梵天所問經論》、《大乘寶積經論》、《法華經論》、《破外道小乘涅槃論》等,共三十部。勒那摩提精於禅法,於永平元年來洛陽,譯出《寶積經論》、《妙法蓮華經論》、《究竟一乘寶性論》,共三部。佛陀扇多通內外學典籍,特善方言,尤工藝術,從孝明帝正光六年(525)到東魏孝靜帝元象二年(539)十五年間,在洛陽白馬寺及邺都金華寺譯出《金剛上味陀羅尼經》、《攝大乘論》等,共十一部。另外,有中印波羅奈城的婆羅門瞿昙般若流支,於北魏熙平元年(516)來洛陽,後隨孝靜帝遷到邺都,於元象元年到武定元年(538—543),先後共譯出《正法念處經》及龍樹的《壹輸盧迦論》、無著的《順中論》、世親的《唯識論》等,共十八部。又有烏苌沙門毗目智仙,和般若流支一同到邺都,於興和三年(541)譯出龍樹的《回诤論》及世親的《寶髻菩薩四法經論》等,共五部。這一時其所傳譯的經論,以有關大乘瑜伽學系的典籍為多。總計北魏、東魏兩代百余年間,中外僧俗譯人共有十二人,譯出經、論、傳等共八十三部二百七十四卷(《開元釋教錄》卷六)。

北齊時代外來譯人,有烏苌沙門那連提黎耶捨,於天保七年(556)來邺都,文宣帝請他住於天平寺,任翻經三藏,又命昭玄大統法上等二十余人監譯,沙門達摩阇那和居士萬天懿傳語,從天保八年到後主大統四年(557—568)十二年間,譯出《大集月藏經》、《月燈三昧經》、《法勝阿毗昙心論經》等,共七部。萬天懿,原鮮卑人,世居洛陽,少曾出家,師事婆羅門,擅長梵語,因被召為助譯,並在武成帝河清年中(562—565),自譯《尊勝菩薩所問一切諸法入無量門陀羅尼經》。北齊一代,中外僧俗譯者二人,譯出經、論共八部五十二卷。

北周時代,外來的譯人有波頭摩國沙門攘那跋陀羅、中印摩伽陀沙門阇那耶捨和他的弟子優婆沙門耶捨崛多,健陀羅沙門阇那崛多,摩勒國沙門達摩流支五人。阇那耶捨譯出《大乘同性經》、《大雲請雨經》等,共六部。耶捨崛多譯出《十一面觀世音神咒經》等,共三部。阇那崛多先在長安四天王寺譯出《金色仙人問經》,後在益州龍淵寺譯出《妙法蓮華經普門品重誦偈》等,共四部。達摩流支譯出《婆羅門天文》等。北周一代,譯師四人,譯出經、論共有十四部二十九卷。另外,攘那跋陀羅譯了《五明論》一部。關於北朝流行的佛教學說,有由南朝傳入的,如《毗昙》、《成實》、《攝論》乃至《涅槃》各家之說;也有由北地傳出的,如《地論》、四論、《四分律》學,乃至以實修為主的禅法及淨土教等。

一、毗昙師相當於南朝的齊、梁時代,北地毗昙的講習始盛,著名的學者有安、游(智游)、榮三師,其師承均不明。但北齊名僧靈裕即曾從他們三人聽受《雜心》。從高昌來魏的慧嵩法師,亦曾從智游聽受《毗昙》、《成實》,學成後在邺都及洛陽講說,有“毗昙孔子”之稱。傳承慧嵩之學的有志念、道猷、智洪、晃覺、散魏等。志念(535—608)尤以《雜心》擅名,著有《雜心論疏》及《廣鈔》等,盛行於世。弟子知名的有道岳、道傑、神素等二十余人。

二、成實師先有僧嵩,曾在關中從鸠摩羅什親受《成實》,後到徐州(彭城)白塔寺弘傳此論。他的弟子濟州僧淵(414—481),以慧解馳名,後來也在徐州講習。門弟子知名的有昙度、慧記(一作惠紀)、道登、慧球等。昙度(?—489),江陵人,早年游學建康,曾於三論、《涅槃》、《法華》、《維摩》、《大品》,深有研究,後到徐州,從僧淵受《成實》,於是精通此部。北魏孝文帝聽到他的盛名,請到平城開講,學徒千余人,著有《成實論大義疏》八卷,盛行於北地。慧記於《成實》外兼通《數論》,曾在平城郊外的鹿苑講學。道登(?—496),東莞人,早年從僧藥受《涅槃》、《法華》、《勝鬘》,後來又從僧淵學《成實》,五十歲時,聲譽聞於魏都洛陽,應請前往講學,後來入恆山,學侶追隨,講授不辍。又北齊初年,邺下有沙門道紀,盛弘《成實》,講說達三十年,其學統不明。

三、攝論師真谛《攝論》之學,由靖嵩北上徐州,道尼入居長安,而獨在北方敷弘稱盛。靖嵩(537—614),涿郡固安人,北齊時代在邺都為法主,後北周武帝毀滅佛法,避地江南,從法泰谘受《攝論玄義》。後仍回徐州,盛弘《攝論》,著有《攝論疏》、《九識玄義》等,為時人所宗。但北方正宗的攝論師實為地論學者昙遷。昙遷(542—607),博陵饒陽人,早年從慧光的弟子昙遵受學,後來隱居林慮山,精研《華嚴》、《十地》、《維摩》、《楞伽》、《地持》、《起信》等,到周武帝平齊、毀滅佛法,結伴避地江南,輾轉到了桂州,獲得《攝大乘論》。隋初,和同伴往彭城,繼續弘講,乃為北地開創純正的《攝論》法門。

四、涅槃師《涅槃》大本,本在涼州譯出,當時慧嵩、道朗以此知名,然流行不及南方之盛。其後北魏昙准(439—515),聽說南齊僧宗特善《涅槃》,前往聽講,審知此學南北不同,於是另行研究講說,其說盛行於北地。當時研講《涅槃》者還有僧淵的弟子道登,後來有洛陽融覺寺昙無最,北周有潼州光興寺寶彖(512—561)蒲州仁壽寺僧妙(?—464)等。僧妙化行河表,蒲州昙延(516—588)即其弟子。昙延早年聽僧妙講《涅槃》,深悟經旨,常說佛性妙理是《涅槃》宗極,足供心神游止。後隱於南部太行山百梯寺,撰《涅槃經義疏》十五卷,同時敷講。在昙延稍前,北地有《地論》學系興起,他們差不多都是兼講《涅槃》的。慧光和他的弟子唱四宗(因緣宗、假名宗、不真宗、真宗)的教判。其中真宗又稱顯實宗或常宗,即指《涅槃》、《華嚴》及《地論》而言。慧光著有《涅槃疏》,他的弟子法上也曾講《涅槃》並著文疏,法上的弟子慧遠也著有《涅槃義疏》。

五、地論師是由研習及弘傳《十地經論》而形成的一派。這個學派由於譯論者勒那摩提和菩提流支二人學風相違,分歧為南道、北道二系。北道從菩提流支出,而創始於道寵。道寵從菩提流支聽受《地論》,隨即著疏,從而弘講,為邺下學人所虯推重,門弟子千余人,其中,以僧休、法繼、誕禮、牢直、亻於 果最為特出。名僧志念,也曾從道寵受學《地論》。南道從勒那摩提出,而創始於慧光。慧光初就佛陀扇多出家,繼而廣聽律部,後來又從勒那摩提受《地論》,著有《十地論疏》。他的弟子中傳承《地論》之學的,有法上、僧范、道憑、慧順、靈詢、僧達、道慎、安廪、昙衍、昙遵、馮衮、昙隱等,而以法上為上首。法上(495—580)曾講《地論》,並著文疏。著名的弟子有法存、融智、慧遠等。其中慧遠(523—592)為一代博學者,常講《地論》,並隨講隨疏,著有《十地經論義記》七卷,其中保存南道地論師的學說不少。他的門人也努力弘揚《地論》。關於南北二道的地論師說,據天台宗學者荊溪湛然說:北道唱梨耶依持說,主張一切萬法從梨耶緣起;南道唱真如依持說,主張一切萬法是真如的緣起所生(見《法華玄義釋簽》卷十八、《文句記》卷七中)。北道後來受攝論師的影響,從而和它合流。

六、四論師這是將《大智度論》和《中》、《百》、《十二門》三論並重的一個學派。起初北齊有道長(一作場)法師,精通《智論》,在邺都敷講,為學者所宗,志念曾列席聽講,後來雙弘《智論》及《雜心》十余年。東魏昙鸾也精研四論。北周靜藹(534—578)少聽《智論》,洞明義旨,後來更披尋其他經論,而以四論最為所崇,在終南山等處敷講。又有道判(532—615),曾問道於靜藹,也日夜研尋四論。同時還有道安,博通《智論》,弟子慧影,傳承其學,著有《大智度論疏》二十四卷。

七、四分律師《四分律》譯出後,直到北魏孝文帝時代(471—499),才有法聰在平城專弘。既而有道覆依法聰的口授作《四分律疏》六卷,但只是把文字加以科分而已。後來慧光作《四分律疏》百二十紙,並刪定《羯磨戒本》,此學才大盛。弟子中傳承其學的,有道雲、道晖、洪理及昙隱等。道雲專弘律部,作《疏》九卷。道晖把道雲所作《疏》略為七卷。洪理作《鈔》兩卷。昙隱作《鈔》四卷。道晖的弟子洪道(530—608),專學律部,盛弘《四分》,代替了《僧只》的講傳。

八、淨土師彌陀淨土法門從北魏昙鸾的淨土教說流出,所以後世的淨土宗常推昙鸾為創始者。其昙鸾一系的傳統是:菩提流支——慧寵——道場——昙鸾——大海——法上(見道綽所撰《安樂集》卷下)。與《地論》、四論兩學系實有交叉的關系。菩提流支曾譯出世親《無量壽經優婆提捨願生偈》(通稱《往生論》)一卷,又曾以《觀無量壽佛經》授昙鸾,稱為能解脫生死的大仙方。慧寵即最初的北道地論師道寵。道場在邺都敷講《智論》,又傳持阿彌陀五十菩薩像。昙鸾(476—542)起初於四論及佛性論深有研究,後來得到菩提流支的啟發,專弘淨土;既而住並州(今山西太原市)的大巖寺,晚年又移住汾州(今山西交城縣)的玄中寺,修淨土念佛之業;著有《無量壽經優婆提捨願生偈注》(通稱《往生論注》)二卷等。他提倡的念佛法門,於觀念以外,著重稱名,遂開後世重視稱名念佛的風氣。大海(即慧海?—609),少年聽受《涅槃》、《楞伽》及大乘毗昙等,北周靜帝大象二年(580),在江都儀濤浦創立安樂寺,以淨土為期,並模寫無量壽佛像。法上有關淨土法門的事跡不詳,其弟子慧遠著有《無量壽》、《觀無量壽》兩經的義疏各二卷,再傳弟子靈裕也著有《觀無量壽經》及《往生論》等的疏記。

九、楞伽師最初有菩提達摩,南天竺人,曾游於嵩洛,住於邺下,隨地以禅法教人,曾惹起一班盛弘經律者的譏謗。只有道育、慧可兩沙門竭誠事奉,經四五年,達摩為他們的精誠所感,於是誨以“二入”(理入、行入)、“四行”(一報怨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之法,並以四卷《楞伽》授慧可以為印證。達摩於東魏孝靜帝天平年(534—537)前在洛濱示寂,傳說一百五十余歲。弟子慧可(又稱僧可,487—593)<虎牢人,四十歲時在嵩洛從達摩受學,後於天平初,到邺下講授達摩的禅法,弟子有那禅師、粲禅師等。那禅師和他的弟子慧滿等,常常攜帶著四卷《楞伽》以為心要。另有僧副(464—524),太原祁縣人,也出於達摩門下,精定學,後於北魏太和末(494—499),南游建康,住在鐘山定林下寺,其高風為梁武帝所歎賞,後更到庸蜀大弘禅法。

總起來說,北朝佛教義學,小乘以《毗昙》、《成實》為盛,大乘則《涅槃》、《華嚴》、《地論》並弘。這正是慧光和他的弟子們所作的“因緣”、“假名”、“不真”、“真”四宗教判的全部內容。其因緣宗即指《毗昙》,假名宗指《成實》,不真宗指《般若》、四論,真宗指《涅槃》、《華嚴》及《地論》。又如淨影慧遠在所撰《大乘義章》中,每一義門都分作《毗昙》、《成實》、《地論》、《涅槃》四層來解說,這也說明了北朝主要佛教義學的全貌。

但是北朝佛教的特點,還在於側重實踐,特別是禅觀,而非空談理論,這和同時聲方佛教有顯著的不同。這一時期除上述楞伽師而外,還有不少著名的禅師,如北魏時代玄高(402—444),早年往關中師事佛陀跋陀羅,通禅法。後往西秦,隱居麥積山,從受禅法的學者達百余人。又有外國禅師昙無毗,來西秦領徒立眾,玄高也曾從他受法。後入北涼,受沮渠蒙遜的敬事。北魏太武帝攻入北涼時,請他往平城,大弘禅化。此外,勒那摩提、佛陀扇多也並弘傳禅法。北齊,有佛陀扇多的再傳弟子僧稠(480—560),道宣把他和達摩並稱(見《續高僧傳習禅篇後論》)。僧稠起初從道房受止觀,常依《涅槃》行四念處法。後來又從道明受十六特勝法。佛陀扇多贊為“自蔥嶺以東,禅學之最”。他先後在嵩岳等地講學,魏孝武帝為他在懷州尚書谷中立禅室,集徒供養。齊文宣帝於天保二年(551)又請他到邺城,從受禅法和菩薩戒,並為立精捨,禮敬備至。後來侍郎李獎等請出禅要,為撰《止觀法》兩卷。又天台宗所祖述的慧文、慧思也提倡定慧,為南北禅家所尊重。慧文嘗聚徒數百人洪學,據說他讀《大智度論》“三智實在一心中得”之文及《中論》“因緣所生法”之偈,頓悟龍樹空、假、中三谛道理,由此而建立一心三觀的觀法。慧思(515—577),武津人,從慧文受學,晝夜研磨,對《法華》等深有造就,於是敷揚大小乘定慧等法。天保年中(550—559),率領徒眾南行,中途停留在大蘇山,數年之間來學的甚多,智顗也就在這時來其門下,谘受“法華行法”。後更率徒眾入南岳山,提倡定慧,世稱南岳大師。北周有僧實(476—563),起初歸依擅名魏代的道原法師,太和末(499)到洛陽,遇勒那摩提,授以禅法,得其心要。周太祖禮請為國三藏,並從受歸戒。此外一般弘修禅法的,有慧初、僧周、慧通(以上北魏)、道恆、慧可、僧達、道明、法常(以上北齊)、僧玮、昙相、昙准、昙詢、恩光、先路、慧命、昙崇(以上北周)等。

北朝一般社會上的佛教信仰,從北魏初年起,北地盛行一種一族一村等的佛教組織,叫作“義邑”,由僧尼和在家信徒構成,而以信徒為主。原來是民間為共同造像而發起飛的,後來逐漸發展,兼及於修建窟院、舉行齋會、寫經、誦經各事。它的首腦矨E為邑義主、法義主、邑主、邑長等,成員稱為邑義、法義、邑子、邑人、邑徒等。而以教養更高的僧尼為指導,稱為邑師。其時民間所誦習的經典,是昙靖自撰的二卷本《提謂波利經》,勸持五戒。邑人每月齋會二次,以正律為標准,互相督察。此外還有一種叫作法社的佛教組織,其旨趣和義邑略同,但由貴族達官知識分子和一些僧尼組成。

北朝在中國佛教文物方面,留下不少宏偉的遺跡,特別是石窟。如北魏開鑿的有雲崗、龍門等石窟。昙曜於興安二年(453)請文成帝在平城西武州山開鑿石窟五所,建立佛寺,稱為靈巖。石窟大的高二十余丈,每窟各镌建佛像一尊,大的高七十尺,次為六十尺,建制奇偉,雕飾工致。後來獻文帝、孝文帝更相繼開鑿許多石窟。其次,宣武帝於景明初(500),在洛陽城南伊阙龍門山的斷崖開鑿石窟。這個石窟原來是孝文帝太和年中(477—499)民間創始開鑿,宣武帝命大長秋卿白整,仿照雲崗石窟樣式,為孝文帝及文昭皇太後營造石窟二所。熙平年中(516—518),孝明帝也為宣武帝營造石窟一所。諸窟的開鑿歷時二十三年,人工八十萬二千三百六十六個。其規模的宏偉、技巧的精工,可與雲崗石窟並稱。龍門的東方,有鞏縣(河市省)石窟,也是景明年中(500—503)所營造。還有天水麥積山石窟,也是北魏時代所開鑿。這個石窟,在高出地面數十丈的萬佛洞內,有深廣五丈余的長方洞,內有大佛造像二十五軀,巨碑十八座,碑上浮雕佛像三十四排,每排二三軀,碑側也刻有佛像,並有壁畫。北齊開鑿的有天龍山、響堂山等石窟。天龍山在北齊的陪都晉陽(今山西太原市)西南三十裡,文宣帝在山麓創立仙巖石窟寺,孝昭帝(560)也創立天龍石窟寺,幼主(577)更開鑿晉陽西山大佛像,即所謂天龍山造像,與雲崗、龍門齊名。響堂山有南北二處(南響堂山在河北磁縣西四十五裡的彭城鎮,北響堂山一名鼓山,在南響堂山西北三十五裡的武安縣義井裡),都有北齊時代開鑿的石窟。就中北響堂山的窟壁所攜刻的石經,是房山石經的先驅,實為佛教文化史上可以大書特書的大事。北響堂山的石窟,即以北齊開鑿的刻經洞和釋迦洞、大佛洞三大窟為中心,其中刻經洞,是北齊特進骠騎大將軍唐邕所刻。他以為“缣缃有壞,簡策非久,金牒難求,皮紙易滅,”於是發願把佛所說經镌刻在名山,以為保存之計。從後主天統四年(568)三月初起,開鑿石窟,並將窟內外的壁面上镌刻《維摩經》、《勝鬘經》,《孛經》、《彌勒成佛經》各一部,歷時四年,到武平三年(572)五月末才完工(此後經過四十年,才有房山石經)。北齊時代的石經除這以外,現存的,還有山東省泰山經石峪的《金剛般若經》,同省徂徕山映佛巖的《般若經》(武平元年刻),同省遼州屋嶝的《華嚴經》(北齊初年刻)。

除了石窟寺外,一般寺塔的建築,在北朝也極一時之盛,真所謂“招提栉比,寶塔骈羅”(《洛陽伽藍記》序)。當北魏道武帝接受了佛教之時,便於天興元年(398)在首都平城“作五級浮圖,耆阇崛山及須彌山殿,加以繪飾”。後來獻文帝又於皇興元年(467)在平城“起永寧寺,構七級浮圖,高三百余尺,基架博敞。”更於天宮寺“構三級石佛圖高十丈,榱棟楣楹,上下重結,大小皆石,鎮固巧密,為京華壯觀。”到孝文帝遷都洛陽以後,更大力營造寺塔,洛陽一地就有一千余寺,其中著名的有永寧寺、瑤光寺、景樂寺、法雲寺、皇舅寺、只洹精捨等。特別是永寧寺,宏偉莊嚴,建築、雕塑及工藝美術皆為奇觀。此寺是胡太後於熙平元年按照平城永寧寺樣式所營造,其中有九層浮圖一所,高九十丈,“殚土木之功,窮形造之巧”。浮圖北石佛殿一所,中有丈八金像一軀、等身金像十軀、編真珠像三軀、金織成像五軀,“作功奇巧”。還有僧房一千余間,“台觀星羅,參差間出”。菩提達摩曾合掌贊歎為閻浮提所無。瑤光寺是宣武帝所立,中有五層浮圖一所,高五十丈,作工的美妙,和永寧不相上下。景樂寺是清河文獻王元怿所立,有佛殿一所,中有像辇,雕刻巧妙,冠絕一時。法雲寺是西域烏場國沙門僧摩羅所立,“工制甚精”(以上均見《洛陽伽藍記》)。皇舅寺是昌黎王馮晉國所造,有五級浮圖,“其神圖像皆合青石為之,加以金銀火齊,眾彩之上炜炜有精光”(《水經注 漯水篇》)。只洹精捨是宕昌公鉗耳慶時所立,椽瓦梁棟,台壁棂陛,尊容聖像及床坐軒帳,都是青石,圖制可觀(同上)。此外河南登封有北魏所立嵩岳寺塔,山東歷城有東魏所立神通寺塔等。

北朝的佛畫家,有北魏的楊其德(見《歷代名畫記》卷八)、王由(字茂道,見《後魏書》卷七十一《王世弼傳》附)等,而以北齊的曹仲達為最。仲達本來是西域曹國人,所畫璎珞天衣,帶有域外犍陀羅式的作風,後世畫家稱為“曹衣出水”,和吳道子的“吳帶當風”並稱。

台灣學佛網首頁居士文章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