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法師:生活在感恩的世界


 2023/2/12    熱度:1572    下載DOC文檔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

2010/12/26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諸位法師,諸位同修,大家好!歡迎諸位到香港這個小道場來參學,我們這個道場也希望做一個帶頭的作用,把佛教回歸到教學。我們想到世尊在當年,照中國人歷史的記載,釋迦牟尼佛滅度到今年是三千零三十七年,跟外國人的算法不一樣,外國人是二千五百多年,相差六百年。到底哪個對哪個不對,不要去計較,都有依據。

  這個事情曾經有人問我,佛滅度幾年的事情,我就告訴大家,我說這個是沒法子解答的。不要問佛,問我們自己,我們自己小時候,二、三歲的事情,六、七歲的事情,你能曉得到底是哪一天,哪一月哪一日?搞不清楚,連自己出生的時辰都搞不清楚,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你說是三千年前的事情,找誰?只有找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來了問他,他曉得,除他之外,沒人知道這個事實真相。所以不必在這上打妄想,佛法叫我們學的是清淨心,不要去計較這些事情。但是我們中國老一代的法師,像我們熟悉的虛雲老和尚、印光老法師、谛閒老法師,他們都用中國的紀年,都是用三千零三十七年,都用這個紀年。世尊成道之後,三十歲成道之後,一生都在教學,這是我們從經典裡面都能看得出來的,每一天講經教學,沒有中斷過。所以佛法是教育,佛法不是宗教,這一點一定要認識清楚。

  可是佛法變成宗教,被人誤以為是宗教,而且以為是低級宗教,給我們的印象很深。我在沒有遇到方東美先生之前,我也認為佛教是宗教、是迷信,所以從來不接觸宗教,不願意接觸。自己以為自己是個知識分子,不願意跟宗教為伍,你說這個毛病犯得多大!我二十六歲跟方東美先生學哲學,方老師非常難得,特別給我開的課程,給我講一部《哲學概論》。《哲學概論》是從西方講起,講到中國,最後講到印度,從印度哲學裡頭,最後一個單元他跟我講的是「佛經哲學」。我那個時候感到很驚訝,我說佛教是宗教,是多神教,它什麼神都拜,是多神教,多神教在宗教裡頭是屬於低級宗教,高級宗教只有一個真神,沒那麼復雜。佛教裡面你看看佛菩薩,不知道,都以為是神,所以就很輕視它。

  老師告訴我,他說你還年輕,你不知道,釋迦牟尼佛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我們學哲學,找哲學家學,他是哲學家。說「佛經哲學是全世界哲學的最高峰」,這我們從來沒有聽人說過,「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從這個課程裡面,才把從前那些誤會洗刷干淨,接受佛教是偉大的教育,這才開始接觸佛經。老師告訴我(那些話都很重要),他說你要真正修學佛經哲學,佛經哲學不在寺廟。我問在哪裡?過去的出家人真正都是有學問、有德行,真的是大哲學家,這是過去的。他說現代出家人他們不學,不研究經典了,經典在,沒有人去研究它,所以現在佛經哲學在經典裡頭。他叫我從經典上下手,這條路指得非常正確,所以以後我們就進入寺院,也參加些活動,主要的目的是找經書。

  在我那個時代,就是六十年前,經書非常稀少,一般書店沒有得買。那時候我住在台灣,台灣印經書只有三家,台北有個佛經流通處,是居士們辦的,種類少,數量也很少。第二個就是台中瑞成書局,第三個是台南有個慶芳書局,這兩個書局印一點佛書,數量、種類都非常稀少,都是一般寺廟裡讀誦的,像《彌陀經》、《金剛經》、《地藏經》,這些類普遍,他們印這些東西。我們所要學習的典籍、經論幾乎都找不到,所以必須要找《大藏經》。寺廟裡頭有藏經樓,有圖書館,我們到寺廟裡面去借經書。《藏經》是借不出來的,因為它整套的,他怕散失,多半我們帶筆記本,一整天在裡頭抄經,所以學東西都非常辛苦。我還抄過十幾部經典,這在那個環境之下,才真正認識了這個東西。

  以後我認識章嘉大師,這是藏傳的四大喇嘛之一。很多人都曉得達賴、班禅,其實還有兩個,他們是四兄弟,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前藏達賴,後藏班禅,內蒙章嘉,外蒙哲布尊丹巴,這四大活佛,從元朝時候就開始受帝王的封號。章嘉是內蒙古的。我認識他之後,我的佛學基礎是他老人家奠定的,這位大師非常開明,真的一點迷信都沒有,跟方東美先生一樣。他告訴我,你要學佛,首先要認識釋迦牟尼佛;你要不認識釋迦牟尼佛,你可能就會走向歧途,在我們國內人講的,你要走彎路了。教我看什麼?這書都他指點的,我第一部正式看的佛經是《釋迦譜》、《釋迦方志》。這是唐朝時候人編的釋迦牟尼佛的傳記,才認識釋迦牟尼佛,從這兒開始。才知道世尊一生的行誼,曉得他是王子,聰明好學,代表我們現前的所謂知識分子,他代表知識分子。我們也是知識分子,所以就很投緣,好學,廣學多聞!他十九歲離開家庭,離開宮廷的生活,榮華富貴的生活,出去參學。

  印度在那個時候,我們學哲學知道,印度對於哲學的造詣都非常之高深,印度的學派他都學過,印度的宗教他也都學過。在古印度,不論是宗教還是哲學,他們都非常重視禅定,所以六道輪回不是佛說的,是婆羅門教講的。婆羅門教的歷史至少有一萬三千年,我們能信得過,他是世代相傳,他不重視歷史,不像中國人,中國人對歷史是記載得很詳細,他們不重視歷史,重視禅定。禅定裡面的境界突破了時空,他能看到過去,能看到未來;六道裡面,他上面能夠看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下面能看到阿鼻地獄,他有這種能力。所以對於六道就講得很清楚、很明白。四禅八定,學佛的人也要修,四禅八定是婆羅門教的,那叫世間禅定,你有這個禅定,你就能夠突破六道的空間維次,你就都知道了。修這種禅定的人很多,不是一個、二個,所以這個事是事實真相,他跟我們說出來。可是這裡頭有問題,六道的真相明白了,六道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有六道?六道之外還有沒有世界?像這些問題,你想想看,一個聰明的年輕人肯定打破沙鍋問到底。我年輕時候就是這樣的,就要追根究柢,沒人能解答。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教學的一種方式,真正是了不起,跟我們走的一條路,讓我們完全心悅誠服,你不能不服他。

  在這個狀況之下,佛學了十二年,三十歲,到三十歲了,大概值得去學習的地方他都去過,也就算圓滿了。這答案沒解決,而且一般學術界跟宗教界的解釋不能滿意,他就到恆河邊大樹底下入定,入更深的禅定,把十二年所學的東西統統放下。要不放下,那是障礙,叫所知障。所以,佛跟我們講,煩惱障他放下了,他很早就放下了,這個時候把所知障放下。兩種障礙放下之後,他開悟了,畢缽羅樹現在我們叫它做菩提樹,他在這棵樹底下開悟。夜睹明星,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我們一般講成佛了,問題全部解決,完全了解了。

  了解之後,他把他所見到的境界全都說出來,用了多少時間?經典上講二七日,二個星期,也有經上講三七日,都有根據的,那就是二十一天,換句話說,不超過二十一天。在哪裡講?定中講的。我們看到釋迦牟尼佛是在菩提樹下打坐,在那裡入定,誰知道他在那裡講經。這是什麼經?《大方廣佛華嚴經》,《大方廣佛華嚴經》就是佛開悟的時候,看到整個宇宙的境界,他把它說出來。這定中,我們人看不到,誰參加他這一次的講演、報告?這經上說,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他們有這個能力參與釋迦牟尼佛這個大會的報告,那都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的這些菩薩們。

  這個經講完之後,大龍菩薩,這也是一位等覺菩薩,把這個經典就收到龍宮裡面去收藏,我們世間人不知道。是佛出定之後,看看這些世間人水平都不高,都像小學生一樣,得從頭來起。從頭來起講什麼?講阿含,阿含是什麼?人天法。就等於是辦學,從小學辦起,慢慢再培養他,所以阿含是小學,十二年,基礎教育,教你怎麼做人。你知道有天上,婆羅門都講天,諸天,二十八層天他都知道,佛教你怎麼樣生天,你想到天上去,怎麼個修法,滿大家的願,這是小乘法。小乘講完之後,等於說小學畢業了,再向上提升,這就好比是中學,就是方等,方等八年;八年之後再接著講般若,般若二十二年。這我們就知道,他老人家一生講經是四十九年,般若占二十二年,幾乎是一半,換句話說,我們就知道這是主要的、最重要的,般若好比是大學。最後的八年《法華》,《法華》就又回到了《華嚴》,跟《華嚴》是同樣的境界。這八年像是研究所一樣,這是最高的,成佛的《法華》,開智慧的《楞嚴》,古大德常常說的。所以,釋迦牟尼佛一生,你看他的循序,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他確實是這樣辦的,一生沒休息。

  他常隨弟子,我們現在經裡面所看到的,一千二百五十五人,這是他的常隨弟子,臨時來的,經上就不提了。我們估計他老人家教學,應該聽眾人數不少過三千人,這很正常的,臨時來的很多。所以說非常非常殊勝。你真正了解之後你才曉得,他老人家是教育家,它不是迷信、不是宗教,跟宗教掛不上號的,確確實實是教育家,一生搞教學。印度人稱佛、菩薩、阿羅漢,都是學位的名稱,就像現在大學裡頭學士、碩士、博士三個學位。所以佛經裡頭,人人可以成佛,這個學位人人可以拿得到,你只要好好修學,學位可以拿到。菩薩也是學位,阿羅漢也是學位,都是平等的。佛、菩薩、阿羅漢他不是神,他也不是仙,他是人,這個要搞清楚。

  什麼樣的資格才能拿到這個學位?有的。佛法所追求的終極目標,梵語稱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我們在經上常常念的。這句話可以翻,但是不翻,為什麼不翻?尊重不翻。這是佛法修學的總目標,學佛人就求這個,不是求升官發財,不是求名聞利養,是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翻成中國意思叫無上正等正覺,換句話說,這是智慧!佛告訴我們,真正能夠把見思煩惱斷了,阿羅漢就拿到了,見思煩惱斷了,你證得了正覺,這是第一個學位,你拿到了;再向上提升,你就學第二個學位,第二個學位是正等正覺,等是等於佛,不是佛,比佛還差一級,等於佛,叫正等正覺,這是菩薩;再向上提升,在上加個無上,無上正等正覺,那就是佛,這是最高的學位,這個一定要知道。

  我們佛教徒平常大家口裡稱,但是都忘掉了,意思忘掉了。你看我們稱佛為本師,老師,我們根本的老師,創辦這個教育的創始人,我們稱他為本師,自稱為弟子。中國古時候,這是學校的稱呼,稱老師是本師,弟子是學生,我們跟佛的關系是師生關系;我們跟菩薩、阿羅漢的關系,是同學的關系,他是我們的學長,前期同學,我們是後學的。我們同一個老師,同樣學一部經典,他已經畢業了,我現在才開始,關系搞清楚。但是這些阿羅漢、菩薩都有資格教我們,所以是老學長,也是老師,但是根本老師是一個。從根本老師說,我們都是同學,觀音、勢至都是同學,都是老學長。對學長就會比較放逸一點,對老師就很尊重、很嚴肅,對同學就可以隨便一點。所以,菩薩對我們就特別親切,不像規矩要求那麼嚴格;但對老師我們一定要予以尊重,為什麼?尊師重道。關系要搞清楚。

  佛一生搞教育,一生教學,沒有間斷過。在經裡,沒有聽說他哪一天放假,沒有,也沒有過年,也沒有過節,天天講經教學,沒中斷,他給我們做了老師第一等的示范,模范老師。你不讀這些東西,你不知道。以前你看我們多大的誤會,認為這些菩薩、羅漢、佛都是神,都把他神化了,不知道事實真相。所以我們這一生要是沒有遇到方老師,永遠不會進佛門,永遠不會去碰這個邊,這一生真的就錯過了,沒想到這裡頭這麼大的學問。

  我學了六十年,一個甲子,你看,不但真正證實它是最高的哲學,同時現在我們也真正證實它是最高的科學。近代的科學家,他們的研究向兩個方向,一個是無限大,宏觀宇宙,太空物理;一個是無限的小,量子力學,研究原子、電子、粒子,現在達到了光子,這個東西就是佛經上講的微塵。微塵在佛法裡面,大乘佛法講,它有七個等級,第一個叫牛毛塵。牛毛很粗,牛毛尖端上有一粒塵土,那就很小。它能夠在這個尖端上不會丟掉,我們知道這是什麼?吸力,叫地心吸力,它能夠吸住它,很小的一粒塵。把牛毛塵分為七分,七分之一叫羊毛塵,羊毛就細了,愈分愈小;羊毛塵再分七分之一,叫兔毛塵,兔毛就更細了;兔毛塵再分成七分之一叫水塵,在水裡面,水有空隙,它在那個空隙裡面可以走來走去沒有障礙,我們今天叫分子;水塵再分七分之一叫金塵,金屬密度就很大,還是有空隙,它在裡面還可以跑來跑去,沒有障礙;金塵再分為七分之一才叫微塵。微塵再分為七分之一,名字叫色聚極微。色聚極微再分為七分,那叫極微之微,那就不能再分了。你看現在量子力學他們就搞這個,搞原子,這都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原子再來就是電子、核子、粒子,到基本粒子誇克,現在講到小光子。小光子他說不能再分了,不能再分那就是極微之微,科學家能看到這個,這個不簡單!所以他跟佛法講的是一樣。

  物質怎麼來的?現在科學家發現,他說宇宙之間根本就沒有物質這個東西,物質的本質是什麼?是意識累積連續產生的幻相。這個說法跟彌勒菩薩在《菩薩處胎經》裡面講的是完全相同。彌勒菩薩講,「一彈指三十二億百千念,念念成形」,你看,形就是物質,物質從哪裡來?從念頭來的,念念成形,「形皆有識」。所以任何一個物質裡頭,就這小光子,我們講極微之微,它都圓滿具足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色是物質,受想行識是精神,它是受想行識變現出來的,累積變現出來,產生的幻相。所以科學,我相信再有二十年到三十年,佛教不是宗教,是什麼?科學家承認,是高等科學。佛經裡所說的,通常有很多人問,佛經到底講什麼?有些專家學者我們常常碰頭的時候,問我那是講什麼?我說佛經總的來說,不外乎它講五樣東西,倫理、道德、因果、哲學、科學,這幾個科目它都講到究竟圓滿,確實是世間大學問。

  我們中國人有福,兩千年前,中國的帝王派特使把佛法請到中國來,不是他自己來的,是請到中國來的。這些帝王拜這些高僧大德為老師,接受了佛陀教育,佛陀教育豐富了中國傳統文化,相得益彰。今天大乘佛法是中國的佛教,印度已經沒有了,在中國生根、開花、結果。今天講佛法,那是講中國傳統文化,佛法跟傳統文化已經分不開了。儒釋道在中國唐朝時候就變成一家人,大家都學,外表有儒釋道的形相,學習,統統都學。儒學佛經,也學道;道也學佛,也學儒;佛門弟子也讀儒書,也看老莊,統統都學,互相來解釋。我們有很多地方是用儒、用道來解釋佛的經典;他們那個地方,像講四書五經的時候,他引用佛學來解釋他們的經典,來诠釋,這個是很普遍的現象。所以你嚴格的說,純粹的儒釋道找不到,都是混在一起的,早就成一家人。這個歷史我們要知道,知道之後,我們才曉得我們學佛學的是什麼。你想想看,倫理、道德、因果是做人的基本,科學、哲學是世間所有學術總的根源,都離不開這些東西。

  學佛要學智慧,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宇宙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情、從哪裡來、為什麼會有它、它有什麼作用,統統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個人就叫做佛,就叫做佛陀。誰能做到?人人都能做到,只怕你不肯學,肯學,統統做得到。學了佛之後,無論在什麼境界裡,心是定的。我昨天說了幾句話是無意的,沒有想到今天全世界各地同修都來打電話,都覺得很緊張,這有什麼好緊張?學佛學這麼多年,沒學個名堂出來,考試就不及格,昨天好像出了個考題,統統不及格。應對應該用智慧,怎麼可以用煩惱?所以今天我跟大家講一個老題目。

  我離開台灣,我一生遭遇實在講,一般人看都是非常艱難困苦,在我講我感恩,一切人事物都幫助我提升,對我來講都是好的,沒有壞的。我離開台灣那個時候到新加坡,在新加坡住了三年半,我移民到澳洲。澳洲過了年就十周年了,十年,這是正式移民過去的。沒有移民澳洲之前,前十年,我每年到澳洲去講經一個月,每年去一個月,在那裡有十年。移民到那邊去,現在也是十年了,時間過得非常快。我們在那邊成立了一個淨宗學院,現在淨宗學院范圍擴大了,不僅是學佛,我們學其他宗教,我們來牽頭,希望世界宗教是一家,正式開課。我們請伊斯蘭的長老,是他們教會推薦的這位長老,來教我們《古蘭經》;我們在澳洲當地的基督教,他們為我們推薦一個也是基督教的長老,教我們《新舊約》,《聖經》,我們正式開課來學習。所以澳洲的宗教能夠互相在一起學習,共同在一起生活,希望宗教的團結,宗教相互學習,能給社會帶來安定和平,化解一切沖突。

  市長,新當選的市長,我跟他見過三次面。頭一次見面,很年輕,年輕有為,告訴我,他很想在他這個任期裡頭,把這個城市變成澳洲第一個和諧示范城市,就像我們以前在湯池做的實驗。我相信他真發心,他真會做得成功,我在那裡十年,基礎給他奠定了。這個基礎就是,第一個,這個小城居民只有十萬人,這十年當中,我們跟這個十萬居民結的緣結得太好了。我們是新移民到那邊的,這十萬居民把我們看作一家人,所以居民團結了。第二個,宗教團結了。在以前以為宗教是不可能團結的,我們這十年默默的耕耘,把宗教團結了。怎麼個做法?真誠心對待所有的宗教,關懷他們、幫助他們,他們有困難,不必他來找我,我們主動去幫助他。我們居住在一個城市,希望這個城市安定、繁榮、興旺,人民的生活都能過得很幸福、很快樂,我們全心全力付出。這兩個基礎有了,市長再做的時候就不困難。有沒有必要?有必要,因為今天整個世界混亂。

  我們讀中國古歷史,三千八百年前,湯王,那個時候是商湯的時代,中國那個時候沒有統一,周朝都沒有統一。就是諸侯國,一個小國就是我們現代的一個村,一個小鎮,那就是一個國家。湯也是個小國,這國多大?歷史上記載七十裡。不是七十公裡,這個諸位要曉得,古時候他們的度量衡很短,沒有這麼長,七十裡大概合現在三十公裡的樣子。你看,就這麼大的一個小地方。他治理得好,把倫理、道德、因果教育統統落實,人民都教好,所以就變成一個示范點。周圍的這些小國,幾十個小國,都向他學習,尊他為王,尊他為天子。那時候天子、王都是尊稱的,並沒有實際的政權,都向他學習,都聽他的話,就好像成為共主一樣。周朝,成就是最可觀的,比湯進步多了,周距離我們三千二百年。文王他那個小國,史書上記載一百裡,大概合我們現在不到五十公裡。這樣一個國家也是治理得好,成為,那個時候講世界叫天下,天下第一個模范的城市,模范的地區,所以尊稱它為京師。京是什麼?是都會,師是示范,這個都市可以給我們所有城市做榜樣。你看中國人在古時候三千多年前,是拿實際的東西給人看,不是空口說白話。空口說沒人不相信,真的要做出來,你看到,人服了。

  今天整個世界社會動亂,人都過得很辛苦,富貴人家辛苦,勞心,貧窮人家也辛苦,勞身,身心都苦。什麼原因?我們把教育疏忽了。中國古代他為什麼能做典范?沒有別的,教得好,全靠教育。你讀中國古時候的典籍你就曉得,古人把教育擺在第一位,從小到老,所謂是「活到老,學到老,學不了」。政治制度上也把教育擺在第一,你看從前最早的時候是商湯,商湯之前就是堯舜禹,那是聖人。他們那個時候就設得有官職,那時候因為地方不大,就像現在小鄉鎮,官員多少?一百個人,從最高領導人到底下是一百人,一百個職務。第一個職位是冢宰,冢宰就像現在總理,他下面就是現在的部長,頭一個司徒。冢宰下面第一個是司徒,司徒是管教育的,就像現在的教育部長、教育局長,就是這種性質的,他管教育。你看把教育擺在第一。這個設施一直到滿清都沒改變,宰相下面第一個部,禮部,禮部就是教育部,古代稱司徒,以後稱禮部,現代稱為教育部,把它擺第一;換句話說,國家所有一切行政為誰服務?為教育服務。所以人人知禮,人人懂得愛。主要的教什麼?教倫理、教道德、教因果,教這些東西。人人都知道做好人,人人懂得人與人的關系,不但愛自己,還愛別的國家,愛天下人。所以在政治前面,領導人負責,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教人一定先把自己教好,都是從自己開始、從家庭開始,推動到這一個地區,地區就是他們的一個小國家。那個小國家真是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你找不到缺點,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人與人之中是相親相愛,互相關懷,互相照顧,互助合作,要靠教育!

  現在整個世界社會動亂,什麼原因?中國人疏忽了傳統教育,兩百年了。我看曾國藩先生的這些著書,他距離我們現在正好是兩百年,他在世間的時候慈禧太後執政,慈禧對傳統文化已經就疏忽,不重視了。國家領導人不重視,下面也就不尊重,所以有講學的,但是沒有人照做。曾國藩先生那個時候就感到很憂慮,世風日下,人心不善,比現在好多了!滿清亡國之後,民國成立,到現在一百年了,不但沒人做,講的人都沒有了。所以現在很生疏,什麼是中國傳統文化?我們現在知道外國的東西比知道中國的東西多,對中國的東西不知道,這個才是大問題。國家文化沒有了,這個民族會被消滅,諸位要知道,歷史上所講的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國,只剩中國,那三個都沒有了。如果我們在這一世不能把中國傳統文化復興起來,那就跟他們一樣,四大文明古國沒有了,都沒有了。我們怎麼能對得起祖先?怎麼能對得起國家民族?所以,今天復興傳統文化,是我們很大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盡心盡力來做。

  從哪裡做起?從讀書做起,讀什麼書?讀古書,古書從哪裡讀起是個大問題。我們這麼多年來提倡儒釋道的三個根,那是什麼?那是德行的扎根,做人的基本德行,你得像個人的樣子,儒家的《弟子規》、道家的《感應篇》、佛家的《十善業道》。有了德行,就是你有聖賢君子的條件,你也有佛菩薩的條件,你一生努力能有成就,不是不能成就的。這三個德行扎下去之後,然後你得學文言文,因為典籍統統是文言文記載的。文言文是中國老祖宗最了不起的發明,你看幾千年前,老祖宗就把語言跟文言分開,因為語言會變。我們小時候口頭上所說的,現在社會上沒有了;現在社會上年輕人講的話,我們聽不懂。語言會隨著時間變、隨著地區變,你說語跟文是同一個軌道,到後來文字就沒人能看得懂。所以中國老祖宗說,語可以變,文不能變,文言決定不變。你懂文言文,你看老祖宗幾千年前留下的東西,就像現在面對面談話一樣,什麼障礙都沒有,這個發明還了得起嗎?全世界沒有第二家。你說老祖宗對於後世子孫多愛護,把他們的智慧,把他們的經驗,把他們的方法,把他們的效果,用這個方法傳給後世,傳給後人。我們今天不學那是大不孝,大不孝是所有一切災難的根源,是所有一切罪惡的源頭。

  文言文怎麼學法?背書。我學佛的時候老師教給我,因為經典是文言文,老師說,你得熟背五十篇的文言文,你就有能力看,有能力閱讀。一個星期背一篇,一年五十個星期,你一年的功夫,你閱讀文言文沒有問題了;你再下一年功夫,能夠背一百篇的話,你就能寫很好的文言文,你不但能看,你能寫了。所以不難!我最近找蔡禮旭老師,讓他在古文裡頭選一百篇,他把這個題目拿來給我看,一共選了一百六十二篇,很好。我說這一百六十二篇裝訂成一冊,文言文必讀的課本。一百六十二篇,只要能夠背一百篇就夠了,要求你能夠背一百篇。你能夠背,能夠講解,你鑰匙拿到了,這是《大藏經》的鑰匙,是《四庫全書》的鑰匙。兩年功夫就做成了,就完成了。你德行依照這三個根去做,文言文的金鑰匙,一百篇古文,我們這個書要大量的印,將來在這邊免費提供大家,要認真去讀。

  真正向這個方向走的,我還提供典籍,就是《四庫全書》。我這次訂了兩百套《四庫全書荟要》,像《大藏經》那樣的本子五百冊,就是五套《大藏經》這個分量。你們真肯學,我都贈送,把中國傳統文化帶起來。不必多,能有二、三十個人,這二、三十個人十年之後,是全世界第一流的漢學家,在中國是國學專家,就能夠把中國傳統文化帶動到全世界。所以這不難,好好的把根扎穩。我昨天非常感慨,一生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這都是我親自遇到的人。「感激斥責我的人」,毀謗、侮辱我都遇到過,有陷害,統統遇到過。我們不但沒有怨恨,我們有感恩的心,為什麼?他來考我的,我們學傳統文化、學佛法,到底有沒有一點功夫?有沒有看破?這個很重要。為什麼要感激他?因為他助長了我們自己的定慧,我有定功,不會為他所動搖。昨天我說了幾句話,你們就那麼激動,一點定功都沒有,你們煩惱起現行,沒有智慧。所以要生感恩的心,沒有這些人我們怎麼會成就!

  最近我們看到唐太宗編的這部書,叫《群書治要》,唐太宗就是接受別人批評,批評錯的他都接受,他不會處分你。人家都問為什麼?我要處分他,以後沒有人在我面前講真話,我的過失自己永遠不知道。貞觀之治,難!所以他編的這套書非常之好,我現在也是想將來能夠有幾個發心的,十幾二十個專門來學這部東西。這部東西學好了,這部東西要有基礎,就是我剛才講的,你要懂文言文,要有三個根,將來細講這部書。在哪裡講?在廣播電台講、在網路上講,全世界人都看到、都聽到,那對於整個世界的和平安定就起很大的作用。唐朝的盛世貞觀之治,就靠這部書,這部書起了很大的作用。

  這部書是唐太宗,我們知道他十幾歲就跟著他父親打天下,現在講起革命。隋推翻之後,他自己做了皇帝,沒念過什麼書,所以治國、平天下不是簡單的事情。他就想到,要把國家治好一定要吸收古聖先賢的教誨,他就命令魏徵成立一個小組,幫助他搜集這些書籍。從三皇五帝到隋朝,差不多將近兩千年,這裡面關於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理論、方法、效果、經驗,把它搜集起來,編成一本書。總共是取材於六十五部經史子,集沒有,經史子,編成一部書,叫《群書治要》。很難得,我是在講經的時候提到過幾次,我非常感謝同修幫我找到這個書寄給我,我現在將這個書印一萬套。《國學治要》我也印了一萬套,這都很難得的,都找到了,民國初年專家學者編的。這就是《四庫全書》的精華,將來你要想讀《四庫全書》,從這部書入門,你先看這個東西,對《四庫》就有認識、就有感情;然後想學哪個東西,可以在《四庫》裡頭去選,一門深入,十年薰修,你就變成漢學專家,我們中國文化就救起來了。所以得要有人真干,十年時間,兩年扎根,八年是一門深入。「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古人給我們鋪的這個路,有光明大道,我們要對得起祖宗,要認真努力去學習。所以,歡迎人批評我,歡迎人責備我,不管是善意、是惡意,我們統統感恩。

  「感激絆倒你的人,因為他強化了你的能力」,都是好事。大乘教裡面,無佛也無魔,反過來,有佛也有魔。我們以善心應對,敵對的人是佛,他來考驗我;我們要以怨恨心對他,報復心對他,那外面就是魔。所以外頭是佛、是魔,決定在自己的念頭,我用什麼心態對他。外面佛、魔都沒有,他給我種種打擊,他是來教訓我的,看看我能不能承受、能不能忍辱。像佛經上,釋迦牟尼佛行菩薩道的時候,遇到歌利王割截身體,他有沒有怨恨?沒有,不但沒有怨恨,感恩。你來考試,看我忍辱程度到什麼境界;我圓滿了,一絲毫怨恨心都沒有。所以釋迦牟尼佛成佛了,幫助他成佛,幫助他提升德行,幫助證明他定功能夠應付環境。沒有怨恨,有感恩,這就對了!

  還要「感激遺棄你的人」,在社會上講,不孝父母,背師叛道。我們對他感恩,不要去責備他,不要有怨恨心,「因為他教導你應該自立」。你能自立,你會感化他,他會回頭,回頭是岸。胡小林報告裡面講七個拐杖的故事,你們聽了之後就懂得,那是不孝,最後兒女再回頭都是孝子賢孫。所以不要去責備,尤其現代人,他沒有受過教育,他做種種罪孽是應該的,正常現象;他如果受過聖賢教育,你可以責備他。沒有受!雖然聽了幾天經,沒聽進去,讀一點聖賢書,也沒有讀懂,你怎麼可以怪他!這什麼原因?他沒有恭敬心,他就得不到。再好的老師教他,印光祖師說得很好,「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沒有尊師重道的那個心,你跟這個老師再多年都沒用,假的,不是真的。真正有誠敬心,十分誠敬心,你跟這個老師一天都管用,為什麼?你一輩子都不會變質。我們現在到哪裡去找對於道學有真心想學的?找不到。現在都為名利,急功好利,都看眼前,沒有遠大的眼光。所以說,不能責怪這些人。

  底下是「感激鞭打你的人」,這就是我們講陷害,陷害要感激他,消業障!如果我們有怨恨、有報復那就變成仇敵了,以後就變成冤冤相報沒完沒了,雙方都痛苦,那又何必!所以用感恩的心對待他,自己就更向上提升。

  「感激欺騙你的人,因為他增進了你的見識」,上過幾次當,學會了,不上當沒學會。所以你見識長了、知識長了,增長知識。你交了學費,增長知識,好事情,不是壞事情,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

  「感激傷害你的人」,甚至於他想置你於死命,你還是感激他,為什麼?死了到極樂世界去,他早一天送我到極樂世界,這個多好、多難得!要不然我還得晚幾年去,還在世界上多受幾天罪。永遠存感恩的心!

  最後,「感激所有使你堅定成就的人」,你只要感恩,你決定成就,不吃虧。害人是害自己,吃虧是福,古人講的一點沒錯,吃虧是福。永遠謙虛,永遠恭敬,永遠看一切眾生,跟佛的看法一樣,「一切眾生本來是佛」。只是他迷了,他做了這麼多錯事,他要受報。他受報完之後,哪一天醒過來,覺悟了,你再來度他。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所以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我們要以這種心態來看一切眾生。

  今天這個世界,整個世界出了麻煩,地球出了麻煩,不是小麻煩,是大麻煩。二0一二的事情,科學家裡頭有一半認為是有可能,另外一半認為是不太可能。有很多人來問我,我說有可能,但是我們有辦法化解。現在全世界,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我們不提,有宗教信仰的人都會為這樁事情來認真祈禱,祈求來化解。有沒有效?有效,科學家告訴我們,集體意識力量非常大。而且還提醒我們,這些科學家很難得,他們告訴我們一個數據,以全世界的人口做個比例,大概六十五億左右,六十五億人口百分之一的平方根,用這個來計算,大概八千人;也就是說,世界上如果真正有八千人發菩提心,捨己為人,為這個災難祈禱,就能化解。六十五億人造罪孽,八千人能救他嗎?這太少了!可是中國,我們古老的祖先告訴我們,叫邪不勝正,六十五億人他邪,這八千人正,邪不勝正,所以有效果。全世界信仰宗教的人不少,超過一半以上,這些宗教徒們虔誠做祈禱,會產生效果,所以我就感覺得災難並不可怕。還有同修建議我,要我趕快寫信給羅馬天主教皇,我們見過面,有交情,勸他告訴全世界的天主教徒,我們一同來祈禱。我覺得他也應該在做了,我們佛教徒也加進來做。全世界基督教跟天主教合起來,他們的信徒大概是二十一個億,回教徒有十五個億,我們佛教比較少,佛教全世界不超過七個億,可是這個合起來是個很大的力量。

  對於造作一切罪業的人要原諒他,不要懷恨,為什麼?迷失自性,沒有好人教導他,所以他造作這些罪業都是正常的,他不是聖人,他是凡夫。凡夫在今天這個社會,怎麼能不造罪業,沒這個道理,所以要原諒。解決社會問題,英國湯恩比博士說,「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大乘佛法也在中國。孔孟學說真能解決嗎?大家提起孔孟學說,都會講到四書五經、十三經,很多人在學。歐洲學漢學的這些學生們都很用功,我去參觀過,就看過。提到大乘,一定想到《華嚴經》、《法華經》、《般若經》,都想這些,行嗎?沒有人能回答。所以我告訴他,我說我們對於湯恩比博士這個話解讀有問題。我說他的話沒說錯,我們想到的都是儒跟佛的花果,不是根本,救要從根本救才行,花果不行。

  孔孟的根本是什麼?仁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仁,仁者愛人,現在人不愛人,為什麼?他不愛自己,他愛自己能自殺嗎?你看現在這世界上自殺的人多少?連小學生都自殺,這還得了嗎?愛自己還能犯罪嗎?還能夠損人利己嗎?他不愛自己,這是最可悲的現象。所以我們一定要提倡,要愛人,起心動念要能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一定要想到別人。義是思想、行為合情、合理、合法,這叫義。這是現在社會上普遍缺乏的,我們要推動。這些沒有受過教育的,總有兩百年了,這病很深,所以對於全世界無論做錯什麼事情的人,無論犯什麼罪的人,我們要以忠恕的心對待他。像孔子,曾子說,「夫子之道,忠恕而已」,忠是真心,是清淨心;恕是原諒別人,不要計較,既往不究,不要再追究。從今之後,我們一起好好的來學傳統文化,來學孔孟教育、大乘教誨就好。學了半年,你還有過失,警告你;學了一年,你學過了,你有過失可以懲罰你;沒有學過的,犯什麼罪都不要計較。我們這樣解釋,我相信湯恩比博士聽了會很開心、會很安慰,真能解決問題。大乘,真誠、慈悲,跟孔孟學說的仁義忠恕是一個意思。用真誠心待人,用慈悲心待人,認真把大乘佛法、把孔孟學說發揚光大,一起從扎根學起。這顆印章是放大的,這是「孔孟仁義忠恕,大乘真誠慈悲」;另外還有一個印章,「神愛世人,和平天使」,這是外國人的。二00五年我將這個印章送給布希總統,現在我准備再做兩百個,送給全世界國家領導人,希望他們都做和平天使,都要學神愛世人。

  現在八點鐘了,我想我的話就說到此地。希望大家對昨天說的話不要誤會,不要激動,更不要采取什麼行動,那就錯了。行動就是自己真正檢點自己,學佛菩薩慈悲,學孔子的忠恕,原諒一切造罪業的人。你要知道,造罪業的人真可憐,我們原諒他,他逃不過因果,他將來墮三途,那多可憐!哪一輩子才能再得人身?你往前面一想,憐憫心就生起來,不會再責備他了。這是沒有辦法的,因為有很多性罪,性罪它本身就有罪,像不忠不孝、不仁不義,這是性罪;佛家講的是殺盜淫妄,這是性罪,你造了就有罪。不管你信不信,不管你是不是佛教徒,不管你有沒有受戒,你犯了就有罪,這些妄語、兩舌、绮語、惡口、貪瞋癡慢都是罪,都是性罪。我們對這些人真的要憐憫他,要同情他,他真的是可憐,無知!不要再去責怪他,自己好好修行,認真努力把三個根認真修的話,就能夠化解災難,就能夠幫助社會消弭沖突,促進安定和平。這是我們佛弟子,我們幫助這個國家,幫助社會,幫助全世界。好,謝謝大家。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