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群法師:我的判教觀


 2024/6/10    熱度:35    下載DOC文檔    

我的判教觀  

濟 群

   內容提要:本文以皈依、發心、業果、戒律為各宗共同的修學基礎,以解脫為三乘佛法的核心目標,以菩提心為大乘佛教的不共教法,以淨土法門為方便之道,為學佛修行的後保險。
   這一定位,主要是基於對佛教健康發展的思考。從教界現狀來看,普遍存在基礎薄弱、修學無序的問題。有鑒於此,我覺得,佛教的未來發展應重視以下幾個問題。首先,著重共同的基礎建設;其次,強調解脫的核心地位;第三,突出大乘的不共思想;第四,規范淨宗的方便之道。倘大眾於此達成共識,勵力而為,必能扭轉當前教界的諸多問題,令正法久住於世。

   我所談的,並不是傳統的判教問題,而是對佛法修學所做的整體思考。事實上,這一想法已醞釀多年,雖未成文,但對我近年弘法重點的調整有極大影響。
   在今天這個時代,商品空前繁榮。這種繁榮在給我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導致普遍的盲目消費。同樣的盲從,還出現在佛教這個業已國際化的“信仰市場”上。隨著全球化的進程,尤其是網絡世界的普及,一時間,我們有了過去難以想象的學佛便利。足不出戶,即可聆聽海內外高僧大德的開示;點擊鼠標,即可遍覽各宗各派乃至三大語系的典籍。於是乎,許多學人都有條件涉獵種種教法,接觸各個法門。
   在如此眾多的聲音中,我們該何去何從?又以什麼作為抉擇標准?沒有相應的信仰素質,是無法作出正確判斷的。結果自然是跟著感覺走,或來者不拒,或偏執一端;或上下求索,或固步自封。無論那種方式,仍是和凡夫心而非正法相應,這就導致信仰的盲目和混亂。
   更何況,各宗在傳播過程中,為了弘揚的方便,都會立足自宗並強調其殊勝性。當這種方便被無限的擴展後,便會導致自宗的優越感,偏激者還會引發不同程度的排他性。比如部分南傳學者不承認大乘是佛說,以解脫為唯一目標;不少漢傳行人則輕視聲聞教法,以此為不究竟的,不屑修學;至於藏傳信徒,多奉金剛乘為至尊,並發展為無限的優越感。這就使得不同語系的佛教各自為政,甚至出現形同水火的極端局面。尤其在這樣一個信息化的時代,當我們有機會迅速接觸三大語系的佛教時,這種沖突顯得尤為突出。
   即使選擇一個宗派後,也難以短時間內把握其要領、次第和操作方法。我們面對的傳統宗派,或有龐大的理論體系,如天台、華嚴、唯識等,不少人窮畢生精力苦讀參研,仍感學海無涯,不著邊際。另一方面,有些宗派在傳承過程中簡之又簡,如淨宗幾乎只提倡一句佛號,禅宗幾乎僅強調一句話頭。簡單固然不是問題,但這種簡單若無相應理論認知為背景,便易流於膚淺和庸俗。對學人來說,入門似乎不難,可最初的新鮮過去之後,修行仍是難有著落。就像目標太小的靶心,沒有相當功力,是難以准確擊中的。
   我覺得,以上問題的共同點都在於,從某個局部而非佛法修學的整體來認識。只見局部,故不知之前缺失了什麼,之後又走向哪裡。這就有必要探討佛法共同的建立基礎,抉擇普遍的深淺次第,及一代教法的權實成分。在此基礎上,才能對各個宗派及法門給予准確定位,使學人能依此對照,明白自己是在修學過程的哪個環節。
   佛教雖宗派眾多,但都是建立於解脫道或菩薩道的基礎上。換言之,一切法門都是導向解脫或成就菩提的修行。回歸到這個原點來看,我覺得,整個佛法修學大體可歸為四個層次:一是各宗共同的修學基礎,為基礎之道;二是三乘教法的核心目標,為核心之道;三是圓滿生命品質的不共教法,為圓滿之道;四是在個人努力的前提下積極參保,為方便之道。

一、佛法的基礎之道

   所謂基礎之道,在傳統佛法的結構中,大致屬於人天乘的范疇,主要修學內容為皈依三寶、正確發心、深信業果和嚴持律儀。
   首先是皈依三寶。皈依,是選擇佛、法、僧三寶為究竟依怙。這是人生最為重大的選擇,比起我們對家庭、事業的選擇,這種選擇的影響更為深遠,意義更為重大,因為這是關系到未來生命的走向和歸屬。皈依時的宣誓,象征學佛的開始,更象征我們對這種選擇所作的確認。這是一條以佛陀為榜樣,以佛法為依歸,以僧寶為導師的人生道路;也是一條以皈依三寶為起點,以自身成就三寶品質為終點的修行道路。
   皈依是信仰的基礎。因為皈依,我們才能遵循佛陀指引的解脫和菩提之道修行,才能從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命狀態中脫離,開展以三寶為中心的人生。所以藏傳佛教在修任何一個法門之前,首先要修習皈依。缺失這一基礎,所有修學都像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即使短期見效,也注定不會長久。
   其次是正確發心。發心,是皈依後對學佛目標的確立。我們必須清楚,學佛究竟是為了什麼?是為現世福報,還是解脫輪回,或是成就菩提?在明確目標的前提下,所作努力才能行之有效,才能與目標直接掛鉤。
   發心也包含修行過程中的用心問題。凡夫有種種心念,不同心念,將發展出不同的人生結果。當我們確定人生目標後,頭等大事,就是發展與之相應的心行。如果選擇貪嗔癡的相續,結果必然是發展輪回,成就輪回。如果我們希望超越輪回,就應選擇與解脫或無上菩提相應的心理,那就是出離心和菩提心,這也是一切修行的必備前提。沒有出離心,解脫只是自欺欺人;沒有菩提心,成佛只是一句空話。
   第三是深信業果。緣起因果的理論,代表佛法對世界的認知方式。學佛是要解決人生存在的問題,這就必須了解有情生命的發展規律。佛教所講的六道輪回,正是代表生命開展的六種形態。這些生命形態的建立,根源其實都在於心念。由不同心念的發展,形成不同的心態、性格、人格,乃至不同的生命形態。社會上各行各業的從業者,往往有著與職業相關的氣質和習慣,並體現在日常言行中,所謂“三句不離本行”。之所以這樣,正是他們長期經營某個職業的結果。在經營過程中,不僅成就了外在事業,同時也由心念串習造就了相應的人格特征。
   所以說,心念的形成和發展,直接決定了未來的生命形態。我們時時都在起心動念,念起念落間,就在建立不同的生命程序,建立不同的輪回因果。了解緣起因果的原理,就能幫助我們抉擇生命方向。我們選擇解脫,就要從解脫之因努力,這是邁向解脫必不可少的重要認知。
   深信業果,也是止惡行善的前提。因為相信有善有惡,相信善有樂報,惡有苦報,我們自然會因趨樂避苦而作出正確選擇,這是解脫的基礎和保障。之所以是基礎,因為所有修行皆從止惡行善開始。之所以是保障,因為止惡行善方能感得人身,而人身才是堪為修行的法器,是出離六道的唯一機會。
   第四是嚴持律儀。戒律,主要作用是防非止惡。對於那些身陷不良串習的凡夫來說,即使有心對治,也會異常辛苦,這就必須防患於未然,在內心建立一套防范機制,以止息不良因果的延續。這種防范機制,需要通過受持戒律來完成。經由受戒儀式中的宣誓,在內心形成戒體。具備這種力量,就能有效制止不善心念的生起。
   戒律,也是走向解脫的心路規則。就像保障安全的交通規則那樣,只要我們依戒行事,就能安全行進在人天道上,行進在解脫路上。而不至因操作失當發生意外,墮落惡道。故佛經雲:戒是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
   以上,是基礎之道的四項主要內容。不論修學什麼法門,皆應以此為本,倘若缺失這些基礎,任何法門的修學都會成為空中樓閣。

二、佛法的核心之道

   佛法的核心是什麼?那就是解脫。所謂解脫,就是解脫惑業,解脫痛苦,解脫生死,解脫輪回,由此,而能了無掛礙,得大自在。
   關於解脫的修行,首先,應認清解脫的意義。在盛行大乘佛教的中國,多數人對解脫的認識不足,只是簡單將之歸於聲聞行果,為不究竟,似乎大可跳開這一步驟,直接上求佛道。事實上,解脫才是三乘佛法的核心所在。聲聞行者固然是以解脫為目標,菩薩行者同樣離不開解脫。不同只是在於,後者是以慈悲和智慧的圓滿為終極目標。慧的修行,正是為了成就解脫。否則,自顧尚且不暇,何以覺他?何以利他?
   其次,應了知解脫的內涵。我們所要解脫的是什麼?從現象來說,是輪回;從心行來說,是惑業,此為輪回之本。那麼,能解脫的又是什麼?就是空性慧。由證得空性,而能鏟除執著,斷惑證真,成就解脫自在的人生。空性慧的生起,須以出離心為前提,以持戒、修定為助緣,這也就是佛法所說的戒定慧三無漏學,由戒生定,由定發慧。
   第三,應選擇相關的法門。各宗派都給我們提供了一套解脫的知見,如阿含的無常見、無我見,唯識的諸法唯識見,中觀的緣起性空見等。此外,還有依此正見建立的禅修方法。對修學而言,知見是代表對人生及世界真相的認識,而禅修是代表方法和實踐手段。各宗在知見和止觀修行上雖有不同,但所要獲得的解脫能力是相同的,所謂“三乘同坐解脫船”。
   第四,應明確解脫的手段,其中包括基礎和核心兩部分。基礎部分是各宗所共的,如皈依、發心、戒律,是修學一切法門的共同基礎。皈依,是將生命中心從自我轉向三寶。發心,為出離心和菩提心,即我要出離輪回和我要利益眾生的願望。戒律,亦名別解脫,即能持一戒,便能從對應的串習中解脫出來,於此事和解脫相應。但這只是相應,並非真正解脫。因為持戒是通過對身口意的規范,為我們營造解脫的心靈環境。真正的解脫力量是慧,而非戒本身。
   基礎扎實了,才能進入修學的核心部分,也就是從正見到止觀的實踐。道宣律祖在《四分律行事鈔》中,將出家人的行為分為三種,分別是凡罪行、凡福行和聖道行。所謂凡罪行,即凡夫的不善行,如貪圖名聞利養,追求世俗成就。所謂凡福行,即凡夫的福報行,包括持戒、修定、建寺、講經等,所有這些培福積德之行,倘無正確發心為前提,也僅是凡福行而已,於修道並不相干。所謂聖道行,則是從確立正見到通過止觀將正見落實於心行的實踐,這是導向聖道、成就解脫的修行,也是佛法的根本之道,是所有宗派修行的核心所在。
   認識解脫在三乘佛法中的核心地位,就能彼此協調各語系及宗派佛教之間的關系。聲聞行者不必否定大乘,因為菩薩也在追求解脫,只是獲得解脫的知見及禅修方法不同罷了。大乘行者也不必輕視聲聞,因為聲聞所成就的解脫,正是菩薩所要具備的核心能力及利他資本。

三、佛法的圓滿之道

   佛法的圓滿之道,為成佛。或者說,是成就佛陀那樣的慈悲和智慧品質,依菩薩道的修行而成就。之所以稱為圓滿之道,因為它是解脫道的延伸和圓滿。
   所謂延伸,包括發心和實踐兩個方面。從發心層面來說,出離心本無大小乘之別,因為學佛都是從發心出離輪回開始。但發心所緣是不同的,若僅限於個人出離,就是小乘的發心。當所緣擴大為一切眾生,發願帶領大眾共同出離,才是大乘的菩提心。從修學實踐來看,若是為個人解脫而修行,無論所修什麼法門,都是聲聞的修行。若發心以成就無上菩提和幫助一切眾生走向解脫為目標,即使修五戒十善,同樣是菩薩道的修行,同樣能成為佛果資糧。
   作為菩薩,能夠給予眾生的最大幫助,就是帶領他們走向解脫。除此而外,其他物質幫助都不是佛教特有的,其作用也是短暫的。當菩薩成就解脫,並將這份解脫經驗延伸到眾生時,他的慈悲也在隨之成長,隨之圓滿。從這個意義上說,菩薩道正是解脫道的延伸和圓滿,是將個人所獲得的解脫經驗從自身延伸到大眾。在延伸過程中,成就圓滿的生命品質,也就是成佛。
   所以,聲聞聖者和佛菩薩成就的品質有共和不共之別。從共的方面來說,正是解脫;從不共方面來說,佛菩薩不僅成就解脫,更圓滿無限慈悲。佛法的核心之道,強調以解脫為本。作為大乘佛法來說,則應特別強調大乘特有的不共之處,也就是菩提心。
   失去菩提心的統領,菩薩道和解脫道就沒有本質區別了,菩薩行和世間善行也會混淆。不是說做一些慈善就是菩薩行,所有的善行,唯有建立在菩提心的前提下,本著利他、無住、無限、無所得的心去做,才會升華為菩提資糧。所以,大乘佛法的殊勝之處就在於菩提心,在於幫助眾生走向解脫。
   菩薩道的修行,是圍繞智慧和慈悲兩大項目開展。不修智慧,無以成就解脫,忽略這一根本,便會導致佛教的膚淺化和世俗化。不修菩提心,無以成就大慈大悲,忽略這一修行,大乘佛教就會失去自身不共之處。唯有在菩提心的統攝下,悲智兼修,自利利他,才能圓成無上佛果。

四、佛法的方便之道

   佛法的方便之道,主要指淨土法門。此處所說的方便,是從加強保障的意義而言。因為三界險惡,處處陷阱,即使對於修行人來說,流轉其中也難有把握。是以仰仗佛力的慈悲接引,往生極樂,得不退轉。
   從修行來說,佛法主要是強調自力,由依法修行而得解脫,所謂“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這也是佛法有別於其他宗教的核心精神所在。但是,並非所有眾生都能依自力走向解脫。
   修學淨土法門者大體有兩類,一是沒有能力獨立走上解脫道或菩薩道,也就是龍樹菩薩在《十住毘婆沙論》所說的,根機不夠的怯懦眾生。他們覺得自己業障深重,靠自力解脫極其艱辛,不如仰仗佛菩薩願力來得安全保險,是以選擇淨土法門,期待他力拯救。一是在解脫道和菩薩道的前進途中走得信心不足了,感到解脫遙遙無期,希望渺茫,從而轉向淨土法門。這在傳統佛教,包括藏傳佛教,都有類似現象。修什麼宗派,修著修著就歸向淨土了。修天台也歸於淨土,修華嚴也歸於淨土,修禅宗也歸於淨土。所以有句話叫做“教學天台,行歸淨土”。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組合?教學天台應當行歸止觀,為什麼行歸淨土?原因往往就在於,學天台之後修得沒有把握,對於自解脫缺乏信心,所以才行歸淨土。此外,禅淨雙修之類也屬於同樣現象。有些禅者對能否解脫沒有十分把握,固選擇禅淨雙修以增加保險系數,所謂“有禅有淨土,猶如帶角虎”。
   這就使得淨宗變成一個特別的法門。特別在哪裡?比如說,淨土法門有沒有知見?可以說它沒有知見,也可以說知見極多。因為它是一個以信為首的法門,特別強調信的重要性,並未提供多少從理上入手的途徑,只要深信彌陀,再輔以相應願行,就能蒙佛接引,速生西方。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淨宗在知見部分又極其豐富。天台學人將天台見地賦予其中,華嚴學人將華嚴見地賦予其中,禅宗學人將禅宗見地賦予其中。本來,淨土法門應該是簡明直接的,最後卻包羅萬象,深不可測。從基本的持名念佛,到觀像念佛、觀想念佛、實相念佛,再到“自性彌陀,唯心淨土”,“即心念佛,即心是佛”。這種現象是其他各宗鮮見的。
   但我們不要覺得,稱淨土法門為方便之道是帶有貶義的,或者說,就會略遜一籌。事實上,淨土法門提供的保險對學人極為重要。一方面,可以為那些沒有信心走解脫道和菩薩道的學人提供方便;另一方面,可以為那些已經走上解脫道和菩薩道卻信心不足者提供保障。這是彌陀由大願力成就的淨土,也正是佛陀為眾生指示的安全通道。
   此外,也不能否定有些大德修淨土法門是屬於菩薩示現,未必就是修不上去,而是為了慈悲後學所作的示范,讓那些艱難跋涉中的學人看到:我也是這麼修的,你們就追隨其後吧。

   以上分判,從內容本身來說並無新意。我所做的,只是對佛教基本理路的重新認識。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想,各宗乃至大小乘之間就沒有不可調和的分歧了。缺失基礎,根本便無從而立。否定根本,圓滿又從何談起?三者是層層遞進,不可或缺的。至於各個宗派,只是並列於其中某個層面的不同路線,看似各異,卻都是由不同途徑而抵達同一個終點,都將為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
   由此,也使我對教界的發展方向有了新的思考:其一,重視共同的基礎建設;其二,強調解脫的核心地位;其三,突出大乘的不共思想;其四,規范淨宗的方便之道。倘能抓住這幾個要領,我想,就能有效扭轉目前教界的無序狀態,令佛教健康發展,長久住世。

2008秋於蘇州西園戒幢律寺


 

台灣學佛網首頁法师开示     回上壹頁